2011年9月19日 星期一

Amanda Seyfried v.s Justin Timberlake 血紅帽專訪 5

JT: 你所舉出的人物都是天才. 我就是頭號Ray LaMontagne迷! 幾乎每場他於洛杉磯舉辦的演唱會我都有參加!

AS: 不是我愛炫耀,但是Ray真的幫我簽了名!最特殊的是他的音樂多年來總是保有一些流行的元素,但是他又不是那麼在意.我發現許多音樂人都懼於主流音樂.我有許多音樂家友人,我總常鼓勵他們售出一些作品,因為如果無人聆聽,作音樂的目的又在哪裡呢??

JT: 只要身為音樂人,無論作品多麼傑出, 總是有些人不屑一顧. 只求盡心盡力, 船到橋頭自然直. 但這格言顯然不適用於所有藝術創作家.....不過畫家及攝影師性質比較接近, 這就是所謂的藝術特質吧.

AS: 但這可不就是令人震懾之處嗎? 豁了出去且全然無視於他者批評, 就好比當時我思考接下色誘(Chloe)此片後所帶來的大眾觀感及風險時, 我所想到的是: 此片對我的表演生涯而言至為重要! 這種想法可以填補先前的不安感, 無視於他者的想法是多麼令人著迷啊!除非, 你是要殺人放火!

JT: 你是如何決定成為女演員的?你又如何去篩選電影角色的?

AS: 這全然是取決於導演及劇本. 且任一選項必須截然不同或是及其有趣的才行-----雖然我很討厭有趣這個詞兒... 我真的很努力尋找我不曾讀過或看過的作品, 最好是有一點古怪卻有驚人創作的導演作品. 我深深著迷於某些另類風格的創作人, 他們不侷限於某種框架, 卻仍貼近其作品故事的精髓. 當然啦, 演員也很重要. 明顯易見的是, 我喜歡與我所信任的導演合作, 但是當我展讀劇本時我發現自己更關注我的角色與其他腳色之間的關係. 我想望其他角色也一樣有趣, 這會使故事情節更加迷人. 如果事事皆完美, 這部電影將會非常無趣. 電影中總是要有些反派角色或張力凝聚才是.

JT: 那是什麼原因將你引至我們合演的現在此時(Now)呢??

AS: 全劇的主題:時間就是金錢. 此片場景發展在一個全然不同的時空裡, 而且此片角色也是我從未嘗試過的. 還有, 當我遇上我們的大導Andrew Niccol時, 他花了幾近150分鐘解釋他創作撰寫此片的始末. 我必須承認, 當你聽到一位編導如此談論他的構想時, 實在是非常美好的經驗! 當Andrew Niccol貼近作品時總是會使我們想到如何使該片更自然且具體化.

JT: 並且從中加入一些幽默感!

AS: 對啊!但有時好像不太可能耶!感謝老天賜與想像力, 因為我們演員必須憑空想像演出, 就好像我在拍血紅帽時, 我必須想像我的面前真有隻大野狼, 因為大多時候我們必須對著綠屏演戲. 我時常瞪著樹枝念台詞, 但是看到毛片時, 我真的覺得自己與其他演員們表演情感多麼投入其中, 我們在鏡頭前進進出出, 真是瘋狂!!(大笑!)

JT: 你已經拍過不少電影. 過去這六年中, 還參與了三棲大丈夫(Big Love)的拍攝. 你如何比較電視劇演出和電影參與的不同? 我不知道三棲大丈夫拍攝的狀況, 但據我朋友的經驗, 電視劇演員必須隨著每一集不同的導演及編劇而有多元的演出風格, 與電影大異其趣, 甚至是更高度的挑戰.

AS: 是真的! 而且電視劇的演出和演員們間的互動會比導演個人風格來的重要. 其實這是很棒的! 因為由此可以增進演員角色之間彼此的默契. 有些導演的風格無法引發漣漪效應, 使得整個工作團隊失去某些平衡一致性. 且拍攝電視劇的節奏快速... 比如說拍攝三棲大丈夫時, 某個場景的拍攝速度使我無法將情緒沉澱且融入我的角色裡.......

JT: 我知道這是個魚與熊掌的問題,但是,你比較喜歡參與電視劇還是電影的演出呢?

AS: 噢, 老天!電影張力可豐富多了!我是說, 我盡量作正確的選擇, 避免製造糟糕的演出履歷. 因為每天都有令我興奮且引發高度熱情的選項等著我. 選擇電影演出時某些生活模式必須要有所犧牲 ,但是我因為真的很喜歡旅行拍電影 ,整個過程約二至三個月, 我從中學到大量的知識,然後再進行下一個提案... 拍電影永遠新奇有趣!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