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30日 星期日

Amanda Seyfried v.s Justin Timberlake 血紅帽專訪 6

JT: 你得到最好的建議或箴言是什麼?

AS: 瞬息萬變,完美無常,事事皆於未完成式.

JT: 對啊,雖不常掛在嘴上,但此刻我真有同感,真的與我們一同拍攝的片子息息相關.

AS: 可不是!

JT: 陳腔之所以為濫調, 就是因為其中道理永恆不變!

AS: 如果你覺得某些箴言真是聽夠了, 那是因為字句中總有真理, 那些陳腔濫調的箴言總勝過生與死的課題.

JT: 是否有那麼一位良師益友影響你至深, 甚至超越你個人本身層次?當然把我排除在外囉!!

AS: (哈哈)!! 當然有! 我曾和某位男孩子交往多年.....此段關係比其他後來約會的男孩子們都還來得久.....他的名字叫做Jesse. 而且到目前為止我仍認為他對我的影響至深. 他的家庭, 他的成長過程, 他處理事情的態度等等....在在都影響了我. 在個人創造力方面, 我深受Jesse影響, 生活方面, 我一直教育我自己別誤入歧途, 我感覺直到遇見他, 我才從又聾又瞎的生活中清醒. 我對藝術演戲的初衷從未改變, 他也是位音樂家, 常常運用優美的方式表達自我. 如果我能像他一樣啊 ....我就.....我也不知道我現在身在何處了.....

JT: 那感覺真美!

AS: 喔,對啊.....(嘆口氣)....對啊!

JT: 那我再問你喔,你對我們合演的鐘點戰(Now)所必須戴的紅色假髮, 還喜歡嗎?

AS: 我很愛我的紅假髮啊!

JT: 我覺得當你一戴上, 感覺就是另外個人似的!

AS: 這我就不知了, 但感覺假髮真的能使我入戲. 因為我向來都是留著長卷髮啊! 改變髮型其實就很容易改變心情, 那就是為何許多人有了中年危機時, 他們第一件做的事就是改變髮型. 如果我今天髮型很糟的話, 那絕對會影響我的心情的, 倒不是影響多大, 但是總是會有影響. 所以我很愛我的假髮啊! 你比較喜歡我戴假髮嗎??

JT: 你戴不戴假髮其實我都很喜歡. 但是因為自從我認識你以來你就留金色長卷髮了, 所以你戴假髮有助於我對你新角色的認識.

AS: 我覺得為戲披假髮上陣的確是個好主意, 因為你可知道有許多電影公司喜歡與金髮女孩兒簽約. 公司老闆們會說: 瞧 !!! 我可是買了個金髮女孩兒呢! 然後他們才發現其實我本人根本不是那種金髮妞兒!!!(兩人大笑)

JT: 對啊, 那種過程對於女孩們而言真不一樣. 其實如果以和男孩兒的情況相比, 有一點不公平.

AS: 是有一點那麼不公平啦! 不過我早就習慣了!!!(大笑)

JT: 所以接下來的打算是??有無心儀的合作對象呢?

AS: 就像你常提到的Will Gluck,他在2010年導了破處女王(Easy A),我想如果導演願意用我 那就是他了吧!

JT: 你喜歡演喜劇嗎?

AS: 喜歡啊!!  我現在正在洽談一部喜劇的腳色呢!

JT: 當真??

AS: 對啊, 結果又有誰知道呢?如果真的談成了, 那真的很棒. 我已經演了許多嚴肅且深沉的角色了, 每件事看來都如此沉重..... 我都忘了十八歲時拍攝辣妹過招(Mean Girls)那種輕鬆的感覺了,所以我現在只想好好兒地放輕鬆, 我是說, 喜劇是最能娛樂他人的電影類型啊!

JT: 我了解. 我最愛做的一件事就是迫使別人唱歌, 直到他們自己笑得東倒西歪為止. 那就是為何每每來到紐約市, 我一定會上SNL節目的原因.

AS: 使人們發笑其實是魔術啊! 我發現如果你充滿人性的溫暖, 任何事都可以是喜劇.

JT: 當然自己本身也得要有趣才行.

AS: 但問題就出在這個大城市的人們, 並不懂得自我解嘲.

JT: 我可不否認你所說的啊!哇!我發現我們談得好深入啊!

AS: 你發現我們心心相繫嗎??

JT: 對啊!(狗叫)....那是你的狗狗嗎?

AS: 不是耶(笑)!! 來啊! 狗狗! 好孩子!

JT: 對啊!但是Will Gluck 可是超級有才氣的啊!在喜劇的導演群中, 他可是我所見過反應最快的一位. Will的高智商就如同David Fincher (大衛.芬奇)一般. 他們都有著自己的獨特見解, 但是我發現他們思考模式及做事風格如出一轍. Will真的會緊迫釘人, 我不知道你的狀況, 但是總是聽人說與Will合作時, 罩子要放亮一點. 我覺得我在演出時, 這種氛圍會使我更進步.

AS: 的確是.如果你身處在事業危機邊緣, 當有人告訴你妳應該要更好時, 你就必須做得更好, 除非, 你知道的, 你已經崩潰了!!! (大笑). 但我總不知不覺會對那些絕頂聰明的人吸引, 因為我無法如此聰明, 所以就搭他們的順風車吧!

JT: 然後儘可能吸取他們的經驗.


AS: 還有一件事: 我接近他們是因為我非天才, 但是卻又不想成為天才, 因為天才是很難當的... 一定是個很沮喪的角色吧!!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