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13日 星期五

The WOMB/《複製情人》:末日過後,異境之前

高雄電影館20126月影展片單與提前報到的初夏雙颱恰恰反映末日/異境的詭譎氛圍。有別於好萊塢近年來高成本大場面的活死殭屍風潮,6/177/8的影展選片多有著村上村樹於《世界末日與冷酷意境》一書中那靜謐深黑的黯影。由匈牙利籍導演Benedek Fliegauf自編自導的複製情人,以與世無爭的冷冽海濱為背景,娓娓訴說一個失去摯愛的女子,如何孕育複製心中強烈的思念與慾望。

童年的美麗初探,讓Rebecca (Eva Green)Tommy( Matt Smith)雙方深戀彼此。十二年後的社會歷練,仍因為小蝸牛的實體存在,無須言語多磨,兩人的世界重溫兒時斷裂的空白。而湯米的意外喪生,蕾貝卡的傷心欲絕,卻開啟了複製技術道德倫理的拉扯,這是蕾貝卡內心世界的第一次崩解。孤島戀情往往使人孤注一擲,進而孤立無援,直至最終得孤枕難眠。父母親均在此片中缺席的蕾貝卡,本身就是後現代母體,為躲避鎮上世俗眼光而遷居至濱海小屋,冷調室內陳設,是與事無爭的另一母體,卻也反諷「愛的小屋」應有的溫暖色調。她的選擇,既危險又多情;初為人母的喜悅,與兒子/情人一同泡澡同眠,既溫暖又曖昧:直到複製人兒子也自身發展青春情慾。埋葬生日禮物小恐龍象徵童年的畢業式,進而帶回女友同住,蕾貝卡的兩人世界頓時啞巴吃黃蓮,為第二次毀滅。失眠之苦折磨不擅言詞的母親,她與複製情人的情路漸行漸遠。某天,蕾貝卡與湯米居住的海濱小屋來了不速之客,湯米的身世之謎幾於爆發之時,蕾貝卡卻不發一語,只讓情人的遺物說明。片末毫無情慾可言的高潮(強暴??)對心碎片片的蕾貝卡而言,已與末日無異。
基因的成功只在於型體同源,卻無法保證性格情感的多變與流動。本片之於語言學的幽默,恰似主角們間的短句碎語,或許複製人議題永遠無法以言語辯論作結,導演運用海浪與冰藍的靜謐畫面,打點蕾貝卡內心憂鬱色調,不但開了有情人(是夫?)終成眷屬(是子?)一語的大玩笑,也讓困惑無情的兒子成了名副其實的Mother Fucker。複製情人或可成為倫理驚悚片的另一主因,在於Rebecca的片初一景:她緩緩摸摸身懷六甲的自己,獨白道:「你走了,但你留下了此,我夫復何求」。諭示了亂倫狀態後暴力(愛情???)結晶的靜態驚悚,母體似成了情緒掙扎的溫床。Eva Green冷豔的外貌心碎絕望的同時,更彰顯那份欲哭無淚的末日異境。

Photography & Works Cited: 
www.imdb.com
At Movie Archive Museum, Kaohsiung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