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27日 星期二

The Incident: Blackout Asylum/ 正常v.s 異常--平常v.s 反常

The Incident: When the Lights go down, the insane inmates will rise

赫爾辛基2012萬聖節影展初午夜場之一由法國音樂錄影帶導演Alexandre Courtès處女作The Incident: Asylum Blackout領銜或許曾多與全球知名搖滾團體合作之,Courtès在角色設定明暗調度背景音樂上,都呈現硬蕊搖滾之氛圍三位年輕的樂團成員為了生計,得到華盛頓州郊區的精神病監獄打工,除了George之女友Lynn,配藥護士與獄警辦事員之外,全片清一雄性生物Courtès正可赤裸裸地比照正常v.s 異常;平常v.s 反常之血腥暴力情節,再運用比Bleak House更黑死金屬的場景 Blackout Asylum,激起官能恐懼。觀眾好似被迫鎖進無處可逃之困境,整場85分鐘,呼吸急促,思緒震撼。
生活正常的小夥子George,MaxRicky,一如平常,照時間表打卡上班,於死白卻一塵不染的廚房後場工作,準備伙食影片初始雖有緊張情緒,但節奏與調色皆如劇情片般通常,直至George失手掉出一地血淋淋的白斬雞頭與其臟器,開啟腥紅駭人之始。或許吃了病死雞的美國獄友們因此失心瘋而變本加厲???美國廉價大賣場與好些黑心食品廠商不就連手提供便宜食品給(通常為藍領階級與非法移民)佔全人口近40%買者,以而進行不沾鍋不留證據不負責任的規模性人口滅絕???或許監獄內的互相殘殺正可替全能全知的美利堅合眾國省下納稅人薪水與免除因執行電椅死刑的國際道德批判,豈不一石多鳥之舉??(還真鳥勒!!)而當三人接下不尋常的加班要求,George離開象徵精神生活豐富,滿飾書本唱片的公寓後,天候即驟變,電力供應反常,漆黑一片,牢門大開,原本精神就異常的罪犯們極盡燒殺擄掠之能事George,MaxRicky被迫在玻璃窗後的廚房視覺強暴,好些砍人橋段頗有搖滾吉他手在舞台上砸名電吉他的況味室內瘋狂與室外的暴雨成一平行線,狂躁喧囂地破壞與解構常人之例行常規,或許正常如你我,均無法隨即見殺就殺,使精神病院的一群非一般等級之殺人魔頭得以一路打打殺殺約60分鐘:姦淫女警打斷鼻樑燒烤好友踐踩無辜,而暴動幕後主腦竟是….!!!
影片至終,導演藉由the final boy的視覺角度,使觀眾(還是只有本人而已???!!!)已分不清那黑色幽默是George(Rubert Evens,帥哥一枚,不禁使余聯想是否為物競天擇之才得以生存之恐怖片法則??畢竟帥哥鏡頭多靚女觀眾才多啊…..)的現實,妄想抑或是惡夢,而造成錯置的與誤認精神官能異常Alexandre Courtès之運鏡風格頗有Black Swan (黑天鵝)導演Darren Aronofsky之趣味,雖為電影界出生之犢,拍片風格卻無視常理,的確頗不尋常


Works Cited & Photography: 

www.imdb.com
At Maxim, Helsinki.
Special Thanks: JMH
SHARE:

2012年11月26日 星期一

Seasoning House: 殘破大宅x雛妓淫窟=霹靂嬌娃之殺戮戰場

赫爾辛基2012年萬聖節影展呈現好些一鳴驚人的初犢之作英國電影特效大師Paul Hyett首部執導的Seasoning House,集合暴戾血腥殺戮與姦淫的調度,將戰火孤兒脫胎成霹靂嬌娃的絕望與希望,令在場影迷閉幕後鼓掌叫好運用驚悚電影一貫的the final girl遊戲規則,隱隱控訴戰爭的可悲與可恥,張膽控訴人性的嗜血與脆弱之本質
劇本平鋪直述純真粉嫩的鄰家女孩因戰火波及失去家人與童貞,在老舊殘破的雛妓窟因壓迫而復仇的故事人類最慣於之棲身處通常為顫慄之源,電影史百年來喜好以低成本的屋內外為恐怖驚悚拍片場景,履拍不厭倦(例如:HorrorHouse, The Last House on the Left, House of Wax, Panic Room, Room 1408….)或許英國人喜好運用陰森大宅暗喻人性的陰險狡詐,Charles DickensPaul Hyett, 都將Bleak House這文學主題轉換自如:寒風刺骨,絕望陰暗,為風濕性關節炎速成班最佳地點為劇情背景Dickens1852-53Bleak House暗諷當時英國的大法官制度2012HyettSeasoning House譴責自古男人好戰,見死不救,喜踐踏女性之惡行惡狀Dickens藉由私生女(原為孤兒)Esther Summerson娓娓描述事由始末Hyett卻讓啞女Angel的行動狠狠大開殺戒一為文字,一由影像,相隔160年的時空,男性藝術家心目中的女英雄們,既嬌弱又堅強,故事的陳述,既無情卻又充滿希望
首度獨挑Seasoning House大樑的Rosie Day戲分吃重,不同於Dickens,Hyett將此大宅由Angel在牆壁細縫通道間格穿梭自如,建構了房間眾多的複雜度而妓院屋主Goran還不如Angel了解大宅本身森林象徵通向自由的大道,禁錮殺戮與逃亡的戲碼好似功夫片的關關難過關關過,中途休息之粉嫩之家讓觀眾鬆了口氣的情緒又因纏鬥而破壞殆盡,讓人不禁佩服Angel果真為上帝之力,腎上腺素儲存量無上限,訓練精良的肌肉士兵個個成了血淋淋的豬(八戒)肉塊,或許死很困難(此為大陸翻譯版本,Die Hard,台灣譯為終極警探)的老布(Bruce Willies)都要自嘆弗如禁臠利用少女們的下場, Goran的肉身在工業管內,幽閉恐懼而終,臉上的血妝為此片的黑色幽默而另一文字幽默,則為余之發想,因有許多弟兄在妓院大玩窒息性愛的橋段,所以’Don’t bother those brothers in the bleak brothel’,壓了頭韻,就哈哈一笑(??)!!


Works Cited & Photography: 

www.imdb.com
At Maxim, Helsinki
SHARE:

2012年11月15日 星期四

Excision: 當開膛異想遇上怪咖少女=???

當開膛異想遇上怪咖少女=之體

Paulin是平凡美國小鎮的普通高中生,有位控制狂母親,好好先生父親,溫柔可愛的小妹,Paulin營養稍微不良彎腰駝背膚色泛黃髮尾分岔臉上幾顆痘,厭煩學校生活,性經驗值1,同儕好友數0,性感活潑度-100%在另一翻轉面,她身材火辣,髮量豐腴,奶油膚色,濃妝豔抹,性愛姿勢火辣,專精解剖,職稱外科,實驗大體無數,嗜血指數飆破100%

Excision (開膛少女的異想世界)是導演Richard Bates Jr.重拍自己2008年自編自導的同名短片,因深信恐怖片能洗滌人心,Bates Jr.從選角就向B級電影致意,除《新飛越比佛利》性感女王Anna Lynne McCord挑戰邋榻怪咖與夢境慾女兩極造型,拍過近百部成人影片的80年代AV女星Traci Lords詮釋滿嘴道德上帝的母親一角,本次赫爾辛基影展導演單元主打的CULT片大導John Waters插花告解神父,連史丹利庫柏力克《發條橘子》的Malcolm McDowellin也來客串中學老師。
影片的結構簡單,主要為Paulin的夢境、她的現實與每週告解三大元素。顏色敘事才是Richard Bates Jr.的真正主題:夢境的色彩鮮明奪目,腥紅代表Paulin的嗜血潛意識,純白明示了醫病關係,土耳其藍暗喻自由思想,間接點綴金黃髮色,使視覺調度與現實生活中的美國中產家庭居家裝潢更涇渭分明、更怵目驚心。而告解的橋段,背景漆黑,宣示了少女心境的混濁晦暗,攝影機角度空照近80度,觀眾好似一瞬間成了垂頭喪氣的耶穌,高高在上,卻無能拯救Paulin瘋狂偏執的外科白日夢。

最終高潮地點為象徵美國家庭創造力的車庫房, 兩具滴血不止的青春「肉體,成就了Paulin的實驗決心。當Paulin因觸摸多種器官而滿手鮮血時,她的大藍眼襯托她真心笑容,而她的終極勝利,卻讓控制狂母親同時失去兩位她可操縱監控的「人體」。某些影片導讀介紹Paulin因想獲得母親認同而不擇手段, 但余反覺得倒不如說Paulin是象徵全美國高中生中自戀嗜血的集體潛在精神官能分裂者,他們的破壞力與爆發度,深不可測,防不慎防。他們存在於平凡小鎮的不起眼的「身體」內,相較於世人鼓吹的美國夢(American Dream),這才可稱作美國夢魘(American Nightmare),才是恐怖所在。有趣的是,影片海報設計深具16世紀英國女王血腥瑪莉風格,華麗且繁複(像足了Norton英國文學史的血腥版書封),但Paulin的片中穿著風卻邋榻破舊,十足90年代Garage Grunge Style,實在吊足且翻轉觀眾口味啊!!

Works Cited & Photography: 
http://app.atmovies.com.tw/movie/movie.cfm?action=filmdata&film_id=feus01984153
At Maxim, Helsinki.
SHARE:

2012年11月12日 星期一

Mientras Duermes: Sleep Tight《你快樂,所以我不快樂》之暗夜惡夢

亮麗小妞+寬敞公寓+完美男友唯獨床底下……

西班牙導演豪梅巴拿蓋魯(Jaume Balagueró)向來擅長以偽紀錄片的驚悚題材,揭發人性最黑暗陰險的本質。2011年於巴塞隆納市區所拍攝的《你快樂,所以我不快樂(英文譯名Sleep Tight,西文原名Mientras Duermes)運用西班牙加泰隆尼亞地區繽紛多彩的中產階級公寓反諷管理員西薩(César,路易斯托薩Luis Tosar)的假面,由電梯下降至B1公寓辦公區,墨綠燈光與狹小起居室,César現實生活的低階身分,暗示隱藏在人模人樣的面具下,其瘋狂、變態與偏執的心靈獨白。全劇幾於在公寓室內拍攝,無特別外景,也象徵César個人世界封閉如井底影片起頭字眼為Feliz (西語快樂之意),César其實並不知道快樂為何物,並由早晨05:00鬧鐘鈴響,開啟他機械式的工作順序與住戶對話他將自己的快樂建築在他人的痛苦之上,他的愛意、他的厭世、他的嫉妒、他的計謀他的告白,用自言自語,用封封情書,將影片一步步推向混雜心碎與快感的高潮導演將觀眾情緒帶至替美麗單純的卡拉(Clara瑪塔艾圖拉Marta Etura)擔心不已之時,又將卡拉與男友馬可斯(Marcos)在浴室調情一戲,使緊繃的態勢迴轉到César身上。敘述原音在César與旁觀者(導演)間切換自如,除了西班牙高地獎影帝路易斯托薩演技精彩如謎外,導演豪梅巴拿蓋魯說驚悚故事的功力也令人激賞不已
但如果以犯罪調查的角度來分析,不免覺得César最終勝利來得過於僥倖。長得挺像羅賓.威廉斯(Robin Williams)失散多年的禿頭兄弟,César絕非聰明絕頂的智慧型罪犯。卡拉對門鄰居小女孩烏蘇拉(Úrsula),於影片一開張就確立為目擊證人,警方辦案時獨漏問訊烏蘇拉,而對César離職日期與起居室搜查不免過於輕率。或許導演藉此機會譏諷西班牙警方向來辦事不彰之弊病?卡拉輕率天真,將裝修水管、除蟲工作與打掃事宜全權交由擁有全樓住戶鑰匙的管理員處理,甚至請César到臥房衣櫃挑選性感小洋裝,即刻在電梯間當場穿脫。是西班牙美女胸大無腦邪?是西班牙已走進大同社會邪?抑或是西班牙公寓管理員均為多才多藝的社會主義者邪?? César無意間看到卡拉馬可斯吵架一景,將觀眾原本誤為終結的劇碼,又推至另一驚人的發展。情侶熱戀果然盲目,但是他們的疏失不免令觀者覺得編劇不過是將César的陰險算計合理化,填補César的犯案漏洞,否則,故事可就說不下去了。

有趣在於,歐洲神話體系傳統認為睡神(Sleep)與死神(Death)形影不離,甚至西語中麻醉與睡眠同為一動詞(dormir)。César對於卡拉在睡夢時的所作所為,恰恰反映「睡死」後的夢魘與不幸。或許這種萬能公寓管理員現時生活中並不多見(量產就糟了!),但César的分裂人格,在於羞辱Verónica老太太的那段對話,才真令人毛骨悚然。因為這種見不得人開心的謠言散播者,在你我之間,俯拾即是,隨處可見啊!


開眼e週報第391期轉載(2013/04/18):http://eweekly.atmovies.com.tw/Data/391/33919870/

At Maxim, Helsinki 

Works Cited & Photography: 
es.paperblog.com
SHARE:
Blogger Template Created by pipd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