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26日 星期一

Seasoning House: 殘破大宅x雛妓淫窟=霹靂嬌娃之殺戮戰場

赫爾辛基2012年萬聖節影展呈現好些一鳴驚人的初犢之作英國電影特效大師Paul Hyett首部執導的Seasoning House,集合暴戾血腥殺戮與姦淫的調度,將戰火孤兒脫胎成霹靂嬌娃的絕望與希望,令在場影迷閉幕後鼓掌叫好運用驚悚電影一貫的the final girl遊戲規則,隱隱控訴戰爭的可悲與可恥,張膽控訴人性的嗜血與脆弱之本質
劇本平鋪直述純真粉嫩的鄰家女孩因戰火波及失去家人與童貞,在老舊殘破的雛妓窟因壓迫而復仇的故事人類最慣於之棲身處通常為顫慄之源,電影史百年來喜好以低成本的屋內外為恐怖驚悚拍片場景,履拍不厭倦(例如:HorrorHouse, The Last House on the Left, House of Wax, Panic Room, Room 1408….)或許英國人喜好運用陰森大宅暗喻人性的陰險狡詐,Charles DickensPaul Hyett, 都將Bleak House這文學主題轉換自如:寒風刺骨,絕望陰暗,為風濕性關節炎速成班最佳地點為劇情背景Dickens1852-53Bleak House暗諷當時英國的大法官制度2012HyettSeasoning House譴責自古男人好戰,見死不救,喜踐踏女性之惡行惡狀Dickens藉由私生女(原為孤兒)Esther Summerson娓娓描述事由始末Hyett卻讓啞女Angel的行動狠狠大開殺戒一為文字,一由影像,相隔160年的時空,男性藝術家心目中的女英雄們,既嬌弱又堅強,故事的陳述,既無情卻又充滿希望
首度獨挑Seasoning House大樑的Rosie Day戲分吃重,不同於Dickens,Hyett將此大宅由Angel在牆壁細縫通道間格穿梭自如,建構了房間眾多的複雜度而妓院屋主Goran還不如Angel了解大宅本身森林象徵通向自由的大道,禁錮殺戮與逃亡的戲碼好似功夫片的關關難過關關過,中途休息之粉嫩之家讓觀眾鬆了口氣的情緒又因纏鬥而破壞殆盡,讓人不禁佩服Angel果真為上帝之力,腎上腺素儲存量無上限,訓練精良的肌肉士兵個個成了血淋淋的豬(八戒)肉塊,或許死很困難(此為大陸翻譯版本,Die Hard,台灣譯為終極警探)的老布(Bruce Willies)都要自嘆弗如禁臠利用少女們的下場, Goran的肉身在工業管內,幽閉恐懼而終,臉上的血妝為此片的黑色幽默而另一文字幽默,則為余之發想,因有許多弟兄在妓院大玩窒息性愛的橋段,所以’Don’t bother those brothers in the bleak brothel’,壓了頭韻,就哈哈一笑(??)!!


Works Cited & Photography: 

www.imdb.com
At Maxim, Helsinki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