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13日 星期四

愛情過短,而遺忘太長: 羅伯特.安布埃羅之《聶魯達的情人》-El Caso Neruda

Literature is Liberty部落格名靈感源自Susan Sontag女士於2003年法蘭克福書展德國出版人協會和平獎頒獎典禮之致辭標題因段落最後提到:在過去文學即自由尤其是在一個閱讀與內在價值正受到嚴厲挑戰的時代文學即自由」。於此Literature is Liberty不但評論主流/非主流電影也會不時談談藝術的初衷----文學,一個更自由寬廣的領域。

愛情過短而遺忘太長----羅伯特安布埃羅之《聶魯達的情人》-El Caso Neruda
書名:聶魯達的情人(El Caso Neruda
作者:羅伯特.安布埃羅 Roberto Ampuero
譯者:趙德明
出版:南方家園2012 / 03
中文版書封
Pablo Neruda
諾貝爾文學獎詩人聶魯達的晚年懺情多年來不為人知的祕密全寄於一位謎樣女子而困惑迷惘的智利青年卡耶塔諾臨危受命只繫於極微薄弱的線索輾轉踏遍中南美洲明查暗訪遭逢1970年代外交政治上的爾虞我詐只為了一圓病榻中詩人的最後心願

小說開篇倒敘的回憶在晨間咖啡館的菜單封底幽幽綿延咖啡的苦澀與香醇情報資訊的交易與質變揭示自16世紀薩非王朝(Safavid Dynasty)以降咖啡館便象徵人文薈萃之地思想革命之發源從智利往墨西哥或由古巴至東德卡耶塔諾的人生隨著一杯杯的啜飲見證了拉丁美洲時局的詭譎多變:咖啡館窗外的人民暴動/與座位間的低聲細語隱喻了左派共產主義/仍擁抱金錢至上的資本帝國,剪影卡耶塔諾神秘任務的勞頓紛擾/及個人最終的精神自由

書中委託人聶魯達(Pablo Neruda)原名Neftalí Ricardo Reyes Basoalto(1904-1973)1972年榮獲諾貝爾文學獎一生功成名就情史轟轟烈烈1927年起於智利外交部任職先後與緬甸女子荷席熱戀與荷蘭籍的瑪莉亞安東尼塔生有一女在馬德里與德莉亞墜入愛河爾後與馬蒂爾德結婚卻又與有夫之婦碧雅翠絲偷情他的慾釀成動人詩篇他的情,既懦弱且寡恩他自己曾言:「我是一個肆無忌憚的人……逃離就是我的藝術」(Ampuero 2008, 2012; 376)菜鳥偵探卡耶塔諾僅僅代表了詩人心中存有那最後一些些良知與希望卻於潛移默化間也成了詩人的翻版愛情的逃犯政局的棋子作者不但透過偵查案件的手法揭示聶魯達的假面傳達了自身左派思想的現實也經由羅拉謝伯爾特與碧雅翠絲的談話微妙地諷刺詩人的人生態度以及中南美洲70年代政治狂熱的荒謬與無奈聶魯達狠手利用了謬思們成就了他的字裡行間,而書中無數拔刀相助的藏鏡人卻個個情深義重有血有肉這是安布埃羅透過細膩生動的描寫直搗化妝舞會的幕後謊言。詩人總感嘆愛情過短而遺忘太長;那麼叱刹一時卻仍不敵死劫悄聲相訪

延伸閱讀: 羅伯特.安布埃羅 (Roberto Ampuero)《斯德哥爾摩的情人》(2012 / 01),《希臘激情》(2012/02)
譯者:趙德明  
出版:南方家園 
http://homewardpublish.wordpress.com/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