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12日 星期六

We love Life of Pi, because Life is indeed an endless π: 人心獸性,大海無情

Life of Pi (少年Pi的奇幻漂流)改編自加拿大作家Yann Martel 2002年榮獲英國布克獎(The Booker Prize)之當代小說海洋文學自大航海時代至今,自成一獨特的風貌,既迷人內斂, 卻又飽含孤寂奮鬥的人性掙扎美加海洋小說自白鯨記,老人與海至少年Pi的奇幻漂流,文字簡潔深富哲理,均有魔幻寫實之風,而化為視覺藝術甚有難度大導李安深知如何拿捏無邊汪洋與內心矛盾之調度,藉由台灣美景,呈現與書封相呼應的氛圍,將台北木柵動物園台中舊湳機場、墾丁沙灘以及片中狐獴處處的神祕小島----屏東白榕園----帶領觀眾進入無法算計,沒有單一答案的世界.........
少年Pi Patel的童年於法屬印度旁遮普省一處動物園中,與父母親和哥哥於學校與諸多宗教中幽幽度過多彩繽紛的熱帶氛圍,直到父親決定舉家移居加拿大,大鼻子Gérard Depardieu於船艙廚房讓觀眾眼睛為之一亮後,即轉至冰冷墨黑的深藍色調, 諭示了日籍輪船無以避免的末日()難主題帶出了漂流之旅,此一模式可由19世紀美國作家愛倫坡Edgar Allan Poe唯一之長篇小說”The Narrative of Arthur Gordon Pym of Nantucket”Stephen Crane1851年出版的短篇小說”The Open Boat”可為解構Life of Pi之影射愛倫坡1838年之作品講述Grampus號因遭逢暴風雨而沉沒, 船員之一理查帕克(Richard Parker)建議獲救四人中抽籤決定犧牲一命以換三人之生存,而自己剛好就抽中了死籤而被生吞活剝1884 Mignonette 號遊艇翻覆,四人上艇逃生,其中三名因飢不擇食,將船艙小弟Richard Parker活人生吃此真實案件也為英美判決法R v Dudley and Stephens之由來人心獸性,大海無情同為理查帕克,一虛一實,少年Pi的奇幻漂流暗示令人不寒而慄的血色童話

少年Pi在海上漂流了227,22除以7為剛好為無法除盡之3.14285…圓周率,無獨有偶,4這數字於此片和美加海洋文學之關係,密而不可分從少年Pi的兩個故事版本中,非洲鬣狗啃食斷腿斑馬,攻擊紅毛猩猩至死,而孟加拉虎理查帕克突從過於狹小的船艙竄出而撲殺鬣狗,對照Pi之後對日籍理賠人員所說的廚師先後謀害船員與Pi之母親,將他們作為魚餌求生,顯然易見,適者生存的是孟加拉虎,即少年本身老虎之於獸性, 相較於少年之於人性,馴服理查帕克的過程為淨化自身之惡在孤單與飢餓之下,單一的獸性與人性並無清楚的界線,所以也無須在靠岸後好好說再見若與孟加拉虎的拉鋸相處為真,那麼人獸互依互存成了我要活下去的希望,道別時或比Tom Hanks在浩劫重生(Cast Away)中與排球笑臉先生Wilson還更真摯感人回顧一虛一實的理查帕克故事,加諸美國小說家Stephen Crane將自身於佛羅里達外海遭遇船難一社會事件,書寫成四位分別為船長通訊記者廚子和油艙員於救生艇中求生的寫實短篇小說,不禁使觀者檢視為數過多的文學/數字巧合,是否暗喻美妙奇幻之旅或為只是少年於嗜血之餘,無力昏睡中的莊周綺夢罷了
美國當代小說家Matthew Pearl在愛倫坡暗影(The Poe Shadow,中文版由時報出版社出版, 2008)一書中, 曾藉由愛倫坡之口提出了文學為何用?的大哉問成千上萬的主角情節主題明喻和暗諷幾千年來構成了虛虛實實真真假假的故事而我們都需要故事, 我們都需要會說故事之好手, 聽故事說故事是一種信仰一種宗教一種文化一種解放、一種希望,一種更高層次的自由最重要的那是我們的心智」。

我們不得不Pi,因為我們的生活即是不斷輪迴無解的π

Works Cited
At  Finnkino Forum, Jyväskylä
Special Thanks: Perhe Heikkinen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