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6日 星期三

We Are What We Are/《屍房宴》---吾輩本如斯,噬弒為本質

改編自2010年墨西哥導演Jorge Michel GrauSomos Lo Que Hay(中譯:餓夜:終極食人族),2013Jim MickleWe Are What We Are(台譯:噬血天性/屍房宴;陸譯:吾輩本如斯,為兼具信達雅之譯名,實屬難得),翻轉原作的性別觀點與權力關係,已橫掃2013坎城影展導演雙週單元,日舞影展,高雄電影節與赫爾辛基萬聖節影展,其風格迥異,佳評不斷

起始場景的暴雨,讓一家之主艾瑪帕克失足至死,開啟了看似與世無爭的帕克家族神秘過往。Bill Sage飾演傷心欲絕,卻又得扛起家庭生計的法蘭克帕克。爾後綿綿不絕的水患,將低調靜謐的氛圍,逼迫至無以收拾之邊緣。滂沱濕冷的鄉間小路,深綠老舊的小型卡車,灰暗單調的廚房壁紙,磨損古樸的餐桌木椅,強烈對照IrisRose兩姐妹,身著縫製精細的淡色蕾絲裙裝的玉潔冰清。家中么兒時處飢餓狀態;乳白的牛奶與粉彩色燕麥片,先行點綴了看似貧苦拮据的清教徒家居生活,伴隨著連日不歇的陰冷幽暗,將孤絕抑鬱的帕克一家人,一步步誘發瘋狂嗜血的人/獸性面向。當運鏡色彩由暉淺灰愈趨濃烈,Iris紅藍相間的格紋襯衫象徵對巡佐Anders的情竇初開,姐妹們赭紅的眼袋諭示飢渴與不耐,()濃於(),帕克家族餐廳的暗紅燈光與腥紅湯汁暗藏殺戮伏筆。
本片帕克家族一脈相承的食()肉主義是為了防範/治療退化性神經系統疾病發作以醫學記錄而言,此罕見的海綿狀腦部病變則源於巴布亞紐幾內亞Fore部落因食用死人腦部及肉身所傳播的疾病,而劇本概念翻轉人病因果的關係屍房宴拍攝場景多取於象徵信仰秩序與家庭和樂的餐廳廚房說話總是引用聖經福音的法蘭克,宛如父權獨裁,指著生鏽鐵門,對小兒解釋禁臠者是尖叫不斷的怪獸,烹煮()肉丸濃湯掩人耳目,以達視覺上的自我安慰,避免家族成員間的人/獸性衝突Bread-winnerBlood-sucker,覓食打獵的重責由兩姐妹繼承,二度翻轉了原作電影餓夜:終極食人族(Somos Lo Que Hay)中男主外的權力關係
屋外蓊蓊鬱鬱的森林一向為美國清教徒視之為超自然世界,也是那場既無浪漫也無情感的男歡女愛絕佳地點儘管帕克家族如何於屋簷下地窖裡小心翼翼地砍切割鋸,卻無法控制大自然的流動沖刷的原力:源源不絕的白骨順溪而下,誘發法蘭克的病情,激起小鎮名醫(由老牌演員Michael Parks)的懷疑。而當摻砒霜的集體自殺伎倆被識破之時,兩姐妹於聖餐儀式上聯合噬父與弒父,再次翻轉了男性至上教條為先之概念女性角色IrisRose於此,看似潛越了家庭成員中的強弱關係,實則因遺傳疾病的循環與不可治癒,家族傳統與責任更為身心無以逃脫的隱形束縛

肉食性的IrisRose (Ambyr ChildersJulia Garner首挑大樑,令觀者驚艷)掙扎迷惘,鎖眉含蓄的外表型象,無須攝取蔬菜水果,肌膚也能水噹噹,與其後兇殘報復與駕車逃逸明示了反戀父(權威)情結,也悄悄暗示了人食人的殺戮本質噬血為天性,生存為本能,自由真無價,全因吾輩本如斯啊!!
At Maxim, Helsinki Night Visions
Photography & Works Cited: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