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17日 星期二

The Hobbit: The Desolation of Smaug/《哈比人歷險記》:意外旅程後,荒谷惡龍戰

睽違整整365,紐西蘭導演彼得傑克森,擅長魔幻寫實風格的西班牙鬼才Guillermo Del Toro 與紐國當地技術團隊聯手打造,於大螢幕再現J.R.R.托爾金教授的<哈比人歷險記>十三矮人,歷險犯難,途經幽暗密林與精靈國度,直至孤山荒谷, 智取惡龍

一年前的意外旅程,讓原本生活無憂無慮的比爾博巴金斯與十三矮人相遇相持 首部曲的步調緩慢,配合比爾博與山中老妖和咕魯得碎碎細語,雖頗令觀者不耐, 卻也暗示了哈比人個性猶豫不決的優柔寡斷,但整部電影色調較溫馨暖和,還有令人驚喜的矮人acapella 的輕鬆橋段二部曲荒谷惡龍的冰冷陰暗,起始先由彼得傑克森照魔戒三部曲拍攝的慣例,以渾身濕透的布里鎮居民現身一秒過過演員乾癮後,爾後運鏡緊湊,加速旅程的步調與隱隱的不詳之感
由老牌演員Ian McKellen所飾的灰袍巫師甘道夫的帶領下,十三矮人與比爾博必須翻山越嶺,進入幽暗密林濃霧層層與毫無目的之迴圈小路,讓矮人們你爭我吵, 接踵而至的闃黑蜘蛛谷,毛毛長腳與黏呼呼剪不斷理還亂的獵物大蛹,更使電影畫面氛圍淒涼無望比爾博戴上戒指後,寓言隱喻上,即進入了黑魔法的世界: 以腥紅闇黑與慘白呈現視覺角度,故事觀點也由旁觀(攝影機)急轉至比爾博的主觀敘事(聽取蜘蛛語),雖無至於佛羅多的走火入魔,但是哈比人藉魔戒之力,已達隱身之便的依存上癮度,也於旅程中漸進不覺地無法自拔古今中外之於既不反光也不吸光的物理理論,為精神逃離(escape)概念的延伸或許為偷窺,或許為偷吃,或又為偷竊,使其既得利益,坐享其成又可不負刑責,進而提高自我滿足感覺 矮人王之於對外人的不信任,為人性黑暗的冰山一角,暗伏於其下的逃離潛意識, 托爾金運用文字,傑克森運用色調,不言而喻
精靈前來相救卻使矮人們打入狹窄陰暗小小牢(否則以矮人身高進精靈牢還挺浪費空間的),而比爾博的隱身此時搖身變為天降神兵(Deus ex machine),開門解鎖,化解劇本進展的僵局。原著小說中木桶急湍漂流橋段,電影全速前進,展現精靈身手了得: 那一箭雙獸,踏頭輕功,行雲流水,神準無敵的打鬥場面,奧蘭多布魯的優雅帥氣,實在令女性觀者們小鹿亂亂撞啊!! 再加諸矮人們合作無間的斧頭接力賽與刀插出桶的童玩幽默橋段,也令在場影迷們大呼過癮,笑聲連連。而由Evangelin Lilly所飾的木精靈陶烈兒,也為導演承襲魔戒三部曲拍攝的另類詮釋:使母親角色缺席的原著增添些許溫柔的浪漫。之於勒苟拉斯,她獨立堅強、聰穎果決;之於跨種族之戀的矮人奇力,她宛如天使下凡、美麗高貴。陶烈兒絕對是此冒險旅途中陽剛之氣過重的絕佳緩合,男性觀者的養眼糖果。但是以電影政治正確觀點而言,除了著墨精靈王(高階)的冷酷無情與矮人們(低階)的不修邊幅外,對於各個角色歷經深山、 急流、深谷、豬圈、稻草、酒桶、爛泥、唾液、黏蛹、魚肚與大火的折磨蹂躪(難怪教授禁止女性角色一塊兒受苦受難,托爾金先生可是位不折不扣得英國紳士哪!),長湖鎮官員們的卑鄙貪婪,加諸矮人族好像無以使用洗髮產品之概念,清新可人的陶烈兒於此片中不啻為髒汙狼狽的男性(沙豬)們一掃不潔恐懼(Mysophobia),以達文學本質與攝影影像中「洗禮淨化」之功效。
屏除替政治正確加持的疑慮與結尾對話的突兀而終,以及HFR眼鏡實在是鼻梁一大負擔外,比爾博與惡龍史矛革的一來一往,若是《新世紀福爾摩斯》的頭號影迷,肯定是逗趣的影射。飾演比爾博與華生醫生的馬丁費曼,剛好與飾演福爾摩斯與替惡龍發聲的Benedict Cumberbatch, 於大小銀幕前,明爭暗鬥,令人莞爾而比爾博要竊取的矮人明珠與(氣質型男路卡斯伊凡所飾)Bard的隱憂憤怒,使故事線埋伏了聖喬治屠龍的宗教隱喻365日後,長征待續,引領期盼

開演e週報第426期轉載(2013/12/19):http://eweekly.atmovies.com.tw/Data/426/34266163/

Photography & Works Cited:
At Finnkino, Helsinki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