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12日 星期三

300: Rise of an Empire---帝國崛起時的腥風血雨,擴張主義中的悲劇英雄

2006,擅長分鏡風格的Zack Snyder依據漫畫奇才法蘭克米勒(Frank Miller)的漫畫原著,使愛家護國的斯巴達戰士們,逆襲溫泉關(西元前480),震撼濺血大銀幕 8年後,Zack Snyder監製,諾姆穆洛為300壯士:帝國崛起講述雅典空城計與薩拉米灣戰爭的血淚史,還原波希戰爭場景,進而填補帝國史觀之裂面

帝國崛起片頭起始即為300壯士逆襲之末:運用斯巴達國王列奧尼達一世的鐵青腦袋黑色大鴉啄食腐爛屍塊的眼珠,象徵戰爭的嚴肅與悲愴,並諭示家國無以避免的衰亡以亞里斯多德論述古希臘悲劇的專著《詩學》中的定義,古希臘悲劇「描寫嚴肅的事件,是對一定長度動作的摹仿;目的在於引起觀者的憐憫和恐懼,導致人們情感上的淨化。悲劇中的主人公總遭致出乎意外的不幸,從而成悲劇,爾後的發展,成了人類和命運的衝突」。
由巴西知名演員Rodrigo Santoro二度扮演的薛西斯一世(Xerxes),在法蘭克米勒的300壯士系列,為外表神格化的雌雄同體修長的身軀於宮殿至高點接受民眾的歡呼一景,酷似巴西里約熱內盧的基督像其一統希臘的鐵血政策,帝國崛起中回溯於父親大流士一世身中Themistokles暗箭而亡(但歷史記載為大流士一世Darius I駕崩於西元前486,年老體衰,享年約64)的哀痛欲絕,轉而桀驁狂妄的悲劇英雄薛西斯一世的悲,於本片中,除了喪父尋仇成為畢生使命,還包括了邪惡的平庸,以及超乎尋常的人格淺薄他只能以奉獻靈魂於財富與巫術,火燒雅典城,好達內心淨化安定的功效,卻無以自省內心憂傷與貪婪的衝突
前龐德女郎伊娃葛林飾演波斯女將Artemisia,身懷絕技卻心狠手辣雖說歷史記載Artemisia為王者之女,教夫相子,但生母不詳爾後喪夫,繼承王權她鼎力相助薛西斯一世(Xerxes)攻打希臘諸城邦的真正動機,於史實中付之闕如於本片中則描述為因親眼目睹家破人亡後,又淪為希臘性奴的強烈恨意,進而發誓有仇必報此一角色塑造不出好萊塢電影女性反派的老套模式:一為孤苦無依(編劇可輕鬆將家族背景一筆勾銷);二為往事不堪回首(開啟殺人放火之必要手段);三為冶豔神秘的哥德風武打派(以激發宅男腎上腺素,製造新一代銀幕女神,且老牌男星通常客串師父高僧,本片則為影集浴血戰士中飾演奴隸頭兒的Peter Mensah)伊娃葛林在薩拉米灣戰一景中那套仿龍脊的黝黑裝束以及龍骨金飾,象徵她的野心與自傲,殺人不眨眼卻頻頻性感放電,既危險又迷人

於私會Themistokles的那場兼具暴力與性虐的橋段,伊娃葛林身著金光閃閃的露背禮服,明示了個人的慾望與權力當迷人酮體相互磨蹭,男上女下的拉扯嘶吼後,Themistokles臉上浮現征服的快感,Artemisia卻畏懼自己主動於先的性誘之計加諸Artemisia於片末的負傷跪地一幕,不止突顯Artemisia的悲,也在在顯示女性之於男性霸權的反動,於歷史抗爭至好萊塢文化,仍為一長路迢迢無限期的進行式悲劇
波斯帝國的版圖擴張史,由陸路擴建至海戰為區別暗示雄心壯志的斯巴達戰士紅衣袍, Themistokles身披藍絨以示他的沉著穩健的貴族特質(Sullivan Stapleton所飾,但領袖魅力不及斯巴達王傑瑞巴特勒),並代表了那千船出征的海洋大戰 希臘聯軍採用衝撞戰術,集中兵力;波斯部隊則牽制敵方,全力火攻畫面調度先以鳥瞰俯視船艇佈陣,拉近焦油爆破後,船奴溺海染血,再浮出腥紅,往上運鏡至雙方人馬甲板刺戳剁砍導演以本片向Zack Snyder與法蘭克米勒致敬:全片畫面色調偏暗黃,以示戰事的膠著與絕望;打鬥廝殺啟用分鏡圖停格之效果,砍頭噴血一瞬間為三秒之停頓,再迅速短鏡一閃壯士們的血肉橫飛無頭斷肢哀鴻遍野影片敘事線簡單平淡,卻運用攝影調度,使每一幕每一秒,伏擊衝鋒的人海戰術,駕馬親征的大刀闊斧,都好似一幅幅文藝復興時期那同時充滿絕望與希望的厚實油畫帝國崛起》一片飽含早期悲劇英雄文學中尚武鬥狠之寫實主義風格,精壯肌肉與俊俏美男的體力展現,讓視覺權力與帝國暴力相互對話

在政治中,服從就等於支持」。300壯士至帝國崛起,希臘諸城邦之於個人權力與自由意志的實踐,對照當今新帝國/集團主義擴張的霸氣與瘋狂,揭示了公民們的核心理念與憐憫自省,將決定全體的尊嚴與能量

不自由,毋寧死

At Finnkino, Sello.
Special Thanks: JMH
Works Cited & Photography:

開眼e週報vol.438期(2014/3/13)轉載http://eweekly.atmovies.com.tw/Data/438/34385272/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