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16日 星期三

The Toxic Avenger---Body Worship v.s Body Disability/ 身體崇拜v.s身體失能的小鎮傳說

赫爾辛基夜視影展最令影迷津津樂道之處,除了搶先觀賞最離奇最詭異最暴力最血腥的各國新片外,不外乎為大銀幕重現70-80年代許多獨立製片的瘋狂創意20144月場國際視窗主題為美國獨立製片編導Lloyd Kaufman,其主導的Troma製片公司代表作The Toxic Avenger,2014年正好屆滿30週年1984年全美部分戲院首映時,紐約時報影評便評為:全片充斥滑稽可笑的暴力幽默」。低成本怪片難得重現大螢幕,或可博君一笑,本小姐也因此參了此次赫爾辛基首映會一角。(2014/04/12 at 20:30)
美國80年代經濟大好,健身有氧運動隨之而起本片初始場景即為帥哥辣妹齊聚一堂的健身俱樂部:肌肉發達高挑誘人的青少男女們,最喜歡霸凌個頭矮小捲髮暴牙的清潔小弟Melvin當消遣直至一回意外, Melvin變種為毒廢料復仇者(the toxic avenger)身強力壯的大肉塊也激發心理潛意識,於是乎小鎮英雄之名,不脛而走全片演員群演技乏善可陳,倒還比較類似社區高中舞台劇首演之水平劇情線穿插毒廢料場變形毀容同儕霸凌暴徒搶結平民遭殃警署腐敗藥物氾濫瘋狂性愛血腥開膛等橋段,在在平鋪直敘控訴美國經濟起飛後之現況 Melvin從被欺侮之受虐者,毒廢料已將之改造非一般常人之加害者,但惡棍貪官暴民之狼心狗肺,導演Lloyd Kaufman運用電影拍攝手法,將法律無以觸及的公平正義還諸於觀者大眾
有趣在於,以健身中心為起始,光鮮亮麗的女模對比短小粗胖的肥女,帥氣挺拔的小生對照五官扭曲的復仇者,汗水淋漓的作愛場景,掏腸剖附的打鬥橋段,癡肥貪婪的昏官對照毒料汙染的土地,The Toxic Avenger從身體的轉變至心理的仇恨,動用拳腳的武力式治暴,運用超能力氣扶幼濟貧。運用實驗組v.s對照組的敘事技巧,本片不時強調身體乃權力較勁之場域。因身體上的與眾不同(無論是變身前的瘦小娘娘腔處男,抑或是變種後力大無窮,性技巧也突然一絕的巨人英雄),在社會觀點中總被(歧)視為「他者」。Melvin原本身軀脆弱的物質性無以抵抗「能者」(健身中心的男女與小鎮貪官汙吏)意識形態及權力的宰制,致使難以建構自主的主體,其表達論述、人際關係及參與公共空間的機會也因而受到剝奪。而失能的身軀實則潛藏濃烈嗆鼻的文化政治意涵:從自我認同的危機、被邊緣化、被隔離化、自我流放到被剝奪自主權及生存權等,都呈現高度的政治操作。而在主流文化中,這些議題隱而未現,或被視為正常。若真要超越人性中欺負弱者的霸權心態,導演的解釋,則並須有另一身體失能(body dsiability)之存在,才得以平衡(好如本片中盲女與復仇者的戀情……..愛情果然是盲目的)Kaufman更以大自然的汙染,化身the Toxic Avenger猙獰的五官與毒瘤的身軀反撲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正常社會
映後座談會導演Lloyd Kaufman風趣幽默,還說了個頗能反映獨立製片人被好萊塢大製片商邊緣化的小故事:因漫威眾家超級英雄的崛起與愛戴,MARVEL版權律師曾寄了警告函給Kaufman及旗下的Troma製片公司,認為superhero一詞,MARVEL版權所有,翻用必究;結果Kaufman只好把The Toxic Avenger文宣中的superhero(超級英雄)改名為super human hero(超人類英雄)The Toxic Avenger雖說不過是眾演員演技貧弱的小鎮故事,但以80年代獨立製片而論,其化妝特效已屬逼真的確,本片充斥滑稽可笑的暴力幽默,但之於身體失能/全能與崇尚健美之文化影射,不失為一有趣探討符碼

At Bio Rex, Helsinki
Special Thanks: JMH

Works Cited & Photography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