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9日 星期三

Transformers 4: Age of Extinction /《變形金剛4》:絕跡重生---數大便是美,炸爛仍無悔

1998世界末日之始拍攝準則奉行數大便是美炸爛仍無悔的麥可貝2014年絕跡又重生召集頭好壯壯馬克華柏格新生代妮可拉佩特茲(Nicola Peltz)與傑克雷諾(Jack Reynor)延續布魯斯威利麗芙泰勒與班艾佛列克的帥爸靚女與情敵之喜劇三角關係老套劇本將銀幕道具佈景再次燒爛爛爆光光發動機器天神地球保衛戰
羅馬共和國時期詩人奧維德(Publius Ovidius Naso)於公元8年完成的變形記描述古希臘羅馬神話中的宇宙觀。變形記中的故事大多為人類由於種種原因被迫或主動變成動植物或星辰,為古希臘哲學中「靈魂轉回」之中心思想。其250多個故事影響中世紀繪畫,巴洛克藝術,存在主義文學,直至當代公仔文化與電影劇本, 深遠而豐富。有機體的變形,無論是人體或金剛,無言的沉默是變體過程中之必須。奧維德認為失去言說能力的變形,與死亡無異。但是麥可貝的金剛兵團變形為卡車跑車機車,卻是可橫行無阻的自我保護色:金剛們勢必得先偽裝地球人再熟悉不過的破銅爛鐵,才得以接近說服猜疑怕生的人類,絕跡後重生。無論是古希臘羅馬神話還是爆破爽片,變形的意識是本我的衝動(大黃蜂於第一集與西亞李畢福相遇的過程),變形的轉換是自我的展現(比如柯博文),變形後威力的是超我的昇華(好如Dinobot),所以即使麥可貝的電影劇情薄弱,又喜大玩置入性行銷,金剛、帥哥與靖女卻可以持續保證場場爆滿,年年長紅之大絕招在於,柯博文在公路上吸吮擦身而過的冷凍貨櫃車的能量後,那閃閃發亮的火焰烤漆,黑溜溜圓滾滾的突齒輪胎,拋光車頭再自動表露博派鋼印,沒事飆個車,有事就馴個龍; (總覺得柯博文神似拿破崙pic 1……而且還是鋼鎖暴龍Dinobot可不是陳龍小龍哩!)大黃蜂性雖急躁但忠心耿耿,心情不爽時還放個MC Hammer’U Can’t Touch This’幽默一下。全球有機體時時刻刻都需要能量與力量才得以存活享樂的事實,您說,這不叫浪漫破表,什麼才算??

總覺得柯博文神似拿破崙,Dinobot就是侏儸紀公園啦!(Napoleon Crossing the Alps)
pic 1: Napoleon Crossing the Alps, 
Jacques-Louis David, 1801
美利堅合眾國崇尚力量與重生的特質,敬重擁有變形能力的(外星)有機體,其核心思想非常接近古希臘羅馬之文化信念。無論是前三集的男主角西亞李畢福,還是本片的帥爸馬克華柏格都一定得從高處往下直直落冷不防再輕輕地巧巧地被金剛之手恰恰接住這運用古希臘羅馬劇場中天降神兵(Deus ex machina)的老梗,當戰鬥陷入膠著,困境難以解決時,突然天外飛來強大力量的機器/神明將難題解決(古時則是以手動起重機械將扮演神明的演員載送至舞台上,所以才會有machina一字),製造出意料之外的大逆轉,令劇情得以「重生」,喜劇收尾。
《變形金剛4》最終決鬥場在金主家地盤大打出手。中資贊助,必有冰冰。雖說不少影評皆認為李小姐這次戲份頗足,已從插花瓶晉身女配角之列,但無奈冰冰的英語口條不到位,也無有模仿力掩蓋語言上的弱勢,即使發火拍桌時以中文來句「怎麼搞的!」都毫無戲劇張力,飆車飛踢時又以替身上陣,本小姐倒是覺得冰冰的深紫葡萄口紅挺彰顯她幾乎無以發音到位的小嘴。麥可貝為了討好金主, 重蹈《變形金剛3的覆轍:大量濫用毫無演技的甲乙丙丁填充人類世界的敘事線 好在《變形金剛4爆破連連變形不斷不但Dinobot奔馳大鬧香港渡邊謙配音的日本武士耍刀耍帥不時對柯博文敬稱せんせい,彌補了其餘突兀角色亂入的遺憾。
 《變形金剛4》的拍攝場景由地底能源蘊藏豐富的美國德州移轉至財源滾滾的中國廣東山寨版變形金剛轟炸蹂躪之時殘破大樓內的人性掙扎中國女性的打仔型象在在突顯美利堅合眾國之於中國崛起的刻板印象也反射了暴發戶國家財大氣粗的商業嘴臉美蘇70年代冷戰過後嫌隙仍在好在與不惜成本強要出頭的大中華合作金剛還有不壞之身絕跡又重生一起攜手共同創造美好未來(片中山寨工場水泥牆上之標語)!

At Finnkino, Helsinki
Special Thanks: Rosie, Linda
開眼e週報第456期轉載(2014/07/17):http://eweekly.atmovies.com.tw/Data/456/34566415/

Photography & Works Cited: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