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31日 星期二

Gemma Bovery:《情迷包法利》—為愛而生,為情而死

 包法利夫人就是我!法國文豪古斯塔夫福樓拜(Gustave Flaubert)如是說。

福樓拜曾為了尋找「適當的字」(le mot juste)而在書房裡絞盡腦汁、在地打滾的長篇小說代表作<包法利夫人>1856年始在《巴黎雜誌》上連載。其因內容詳細描述女性情慾與激情場面,而被衛道人士指控為淫穢之作,批評這部書「違反公共和宗教、道德及善良風俗」,並要求刪除某些篇章段落。福樓拜堅持不刪改一字一句,185727日經法院審判無罪,福樓拜開始聲名大噪。
包法利夫人被視為新藝術的法典,呈現法國第二共和時期的社會面貌,為一真實事件改編。小說中的查爾斯包法利醫生正是福樓拜父親的學生:外科醫生德拉馬爾。德拉馬爾行醫鄉間小鎮,早年喪偶,1839年娶了農場主人的女兒,17歲的德爾菲娜,也就是小說中愛瑪包法利的原型。爾後妻子德爾菲娜與人私奔,最後走上自殺的絕路。小說出版約90(1947-2014),法國、英國、美國電影電視劇導演已改編呈現大螢幕不下數十次(Isabelle Huppert1991年飾演的版本最迷人煽情)2014年由盧森堡導演Anne Fontaine執導的<Gemma Bovery>情迷包法利,與1949Vincent Minnelli版本相似: 作者福樓拜皆在戲中以旁觀者的身份客串,再以倖存敘事者的角色復述美麗少婦的內心情感。法語片名將英國氣質女星,前龐德女郎Gemma ArtertonG加諸於emma艾瑪包法利,為替Gemma Arterton量身定做的夏日鄉間清新小品。
馬丁(Fabrice Luchini)厭倦巴黎人的生活後,決定搬遷到大文豪福樓拜的故鄉諾曼第,開個烘培坊悠閒度日。隔壁搬來的新婚夫妻GemmaCharlie Bovery引起他的高度關注,因為書中情節似乎好如天注定一般,在鄉間小鎮上演。法語初級、寂寞芳心、曾未讀過福樓拜大作的潔瑪(以女性角色暗諷英國之於法國歷史文化的不熟稔),卻堅信自己能找到屬於自己的幸福,而不至於走向自我毀滅。潔瑪在烘培、飲食、凝視、斟酒、散步、瞭望時,導演以男性的目光集中在Gemma Arterton的杏眼、噘唇、細頸、香肩、蠻腰、翹臀與長腿間,攝影角度放大檢視女性性感的五官符號;而潔瑪與略帶憂鬱卻俊俏英挺的Hervé de Bressigny調情時(法國新生代小生Niels Schneider飾,具有典型法國男孩的蓬髮挺鼻,口音迷人,本小姐也願意跟他來的小邂逅,喔呵呵。也預測若往後劇本慎選,絕對是繼法國第一美男子Gaspard Ulliel之後最有潛力接班人),身著法式頂級手工蕾絲內衣,邊走邊甩開英式長版風衣瞬間,那無視道德、只為愛情的橋段,大膽挑戰女性自覺與社會觀感的拉扯。究竟女性情慾的解放仍必須屈就於傳統凝視暴力之下,還是追尋真愛與身心愉悅仍為新世紀鼓吹的生活方式,其中的矛盾與撕裂,絕大部份的負面情緒,無論是十九世紀的男性作家還是二十一世紀的女性導演,都還是選擇迫使女性角色承擔。潔瑪和英俊小生Hervé de Bressigny激情時不慎打破的tjp純白愛神邱比特雕像,已暗示潔瑪追尋反道德的不可能,也預示愛情的契機皆會毀於女性手中。而de Bressigny夫人手捧這摔碎的邱比特雕像心急如焚地尋找修膳師父,直呼 這是最保貴的家產哪!也說明了傳統之於愛情與婚姻神聖純潔的價值觀,而此價值觀仍需擁有良好教育的父權體系來維護維持。作者福樓拜終生未婚,生前男女關係複雜,時時流連於風月場所,有一說為他1880年非死於中風,而是梅毒併發症。他本身受惠於開放關係的好處,卻將他最知名的長篇小說女主角及其女兒發落到如此淒涼的慘況。若說1857年的判決起因是他的筆觸敗壞社會善良風俗,或許言輕了些,因為男女偷情,古今中外,見怪不怪,倒是他本身的經歷對照筆下不自覺流露出的女性鄙夷,頗值得文學與心理學各家研究批判一番。
無論是潔瑪還是艾瑪,生為愛情,死也為愛情。而生死之間,卻被動操控於男性霸權手中。本片潔瑪的遭遇,是為情夫,丈夫與中年男子(福樓拜的化身)無心鑄造的悲哀,原著小說中的艾瑪,是遭到貴族、商人與花花公子的剝削,而自尋其短。福樓拜是極度社會寫實主義者,雖然他確切地點出當時法國社會的現實,卻無以在作品中發揮文學正義,而冷酷無情地,利用小說與法院判決後的聲名大噪,追求女人肉體的刺激,用過即丟。爾後讚揚吹捧福樓拜的男性文學評論家,大抵也是受惠於名聲,私生活女性倒貼不完,也因此無以對於福樓拜作品以外的思想加以質疑討論。
福樓拜的混亂私生活與艾瑪並無二致,他也誠實以對,常說包法利夫人就是我!」但是女人與艾瑪,在福樓拜的眼中,或許都是一具具停在父親診所內的無名女屍,都只是高度消費性的商品爾爾。在無數改編重拍的電影電視劇中,大抵不過是認同福樓拜對於女性的觀點的反射罷了。片末導演以輕鬆詼諧的俄羅斯民族音樂介紹另一位因情所苦的Femme Fatale: 安娜卡列尼娜(為俄國大文豪托爾斯泰於1874-77年發表的社會寫實主義小說,出版後也引發熱議),讓觀眾更有想像空間,也為這輕鬆法式鄉間小品隱含一絲絲幽暗的社會寫實。

女性自覺與凝視反暴,仍是慢慢長夜路迢迢啊!

At Maxim, Helsinki, Season Film Festival
Works Cited & Photography: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