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4日 星期六

The Duke of Burgundy《情慾勃根第》:復古修女院中的五十道陰影

英國獨立電影雜誌<Little White Lies>推薦:「溫柔感傷,惡趣味十足卻性感無比」。

英國<衛報>點評:「奇詭性感、獨一無二」。

1973年次的英國獨立電影導演Peter Strickland,繼2006年《卡塔琳的秘密》 <Katalin Varga>2012年《邪典錄音室》<Berberian Sound Studio>甫獲影展盛讚,橫掃多項大獎後,2015年描述主僕V.S情人之間權力遊戲的《情慾勃根第》,拓展情色藝術電影的無限可能,建構百分百陰性書寫的內心起伏,以夾雜既唯美又驚悚的性虐角度,大膽偷襲觀者的感官世界
曾獲丹麥奧斯卡<羅伯獎>最佳女主角殊榮的Sidse Babett Knudsen飾演冷酷無情的業餘鱗翅目昆蟲學家,義大利籍的劇場才女Chiara D’Anna則是嬌柔順從的年輕女僕艾芙琳。每天清早,艾芙琳以單車代步,至女主人辛西亞的豪宅,打掃滿是珍稀蝴蝶標本的研究室,擦拭高檔皮靴,手洗蕾絲內衣。日落時分,豪宅燈火熄滅,年輕女僕與富有主人間溫柔的愛撫,輕聲的細語,娛虐的性愛,直至辛西亞逐漸露出破綻,鄰居的耳語,加上艾芙琳尋求與眾不同的感官刺激……….
英文片名The Duke of Burgundy,與法國皇室史上路易十四前身的勃根第公爵並無關聯,而是俗名為勃根第公爵的歐洲蜆蝶(拉丁學名Hamearies Lucina)。英國多樣生態保育計畫書與1981野生動植物保育法都明令禁止非法勃根第公爵的蟲蛹交易。此品種幼蟲期為四週,成蛹期長達九個月,於攝氏11度以下無法存活。導演以珍稀蝴蝶暗喻女性間的獨特卻脆弱的愛情樣貌,片中的美術風格含有大量隱晦(soft-core)的情色運鏡:艾芙琳不時喃喃自語著Pinastri,為拉丁文飛蛾之意,暗喻兩女的慾望如同乾柴撲火,危險而不可自拔。艾芙琳自願鎖進象徵蟲蛹的黑木箱作繭自縛為性奴、而她凝視著的細緻粉彩的肥皂水泡泡既是女人的性幻想,也是脆弱愛情關係的象徵。每當蝴蝶翩翩飛舞的一瞬間橋段,則是女僕與女人的交歡時分。若以勃根第蝴蝶生物特性而論,雄蝶擁有極高的地域性觀念,就好如辛西亞所擁有的昆蟲學知識與豪宅領地,兩女間的情慾只限於屋內,室外不宜;而雌蝶深居簡出,卻喜閒晃遊蕩,就像著年輕美麗的艾芙琳,夜深人靜穿梭在林間小溪旁,流連忘返。影片一段珍稀蝴蝶漫天飛舞,艾芙琳身著墨黑斗篷,湛藍的大眼直視鏡頭,直至鏡頭極度放大聚焦的特寫處理,毫無特效輔助,令人震懾卻又無比詩意,被國際影評譽為近十年難得一見的珍稀佳作。
影片中辛西亞稍嫌臃腫粗臀的身形,雖說稍稍降低視覺享受的等級,導演卻以高級訂製緊身馬甲,細薄如薄膜的嶄新絲襪,象徵女性權力的漆皮九吋高跟鞋,服貼柔順的髮髻,稍嫌有風霜的彩妝面容,不以侏羅紀公園考古學家而是以研究珍稀品種的優雅女性,細緻地帶出陰性的慾望輪廓,卻又突破了框架,玩轉皮繩愉虐和戀物等概念的印象,其中對情慾及權力的精湛描繪,辛西亞與艾芙琳的背景故事如同彩蝶飛舞般的無影無蹤,主從角色對換的不可捉摸,愉虐程度更勝《格雷的五十道陰影》。蝴蝶研討會一景,觀眾細看還可一瞥清一色女性的參加者群,景深處還有假人模特兒。或許擅長製作標本的昆蟲學家,為了保存情人最美麗的樣貌,就是將她的變成……???如夢似幻的復古場景設計,宛如被時間遺棄的修女學院;哥德式懸疑的攝影風格,就如勃根第紅酒般,留下絕美難忘的驚悚餘韻。

At Maxin Nightvision, Helsinki
Special Thanks: JMH

Works Cited & Photography: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