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21日 星期三

Crimson Peak--《腥紅山莊》:華麗黑暗的維多莉亞女性焦慮


由《羊男的迷宮》與《地獄怪客:金甲軍團》導演Guillermo del Toro 2015年最新力作的《腥紅山莊》,以英格蘭北部古老華麗的山莊豪宅為背景,洛基Tom Hiddleston為夏普家族繼承人,《姐妹》潔西卡翠絲坦則是不懷好意的老小姐,澳洲新星Mia Wasikowska則是紐約水牛城富家女伊迪絲,家父是當地知名實業家(影集《超自然檔案》<supernatural> Jim Beaver)。當家道中落的夏普男爵欲遊說投資新發明時,與才貌雙全的伊迪絲巧遇,就此展開一段橫跨英美,情慾輾轉無絕期的哥德暗黑羅曼史。


電影以倒敘手法,從伊迪絲身穿白色蕾絲,細緻而脆弱的長袍,胸前點綴著愛心的小花,卻雙手沾滿鮮血開場。從結局反推,伊迪絲家鄉水牛城充滿金黃飽滿色調,家境富裕,總是身著蕾絲淺粉的蓬蓬洋裝,尤其當伊迪絲表明她絕非珍奧斯丁時期的孤苦寡女,而是維多莉亞時期哥德派小說家的瑪麗雪萊時,所身著的洋裝剪裁極富男性化。父親離奇去世後,伊迪絲便隨著夫婿夏普男爵入住Allerdale領地。巨大華麗卻落葉不斷的夏普大宅座落於偏遠的英格蘭山丘間,地底蘊藏罕見的血紅黏土礦,染紅雪地與山腰,因此被戲稱為「腥紅山莊」。從伊迪絲看到來路不明的狐狸犬的那一刻起始,她已入住了鬼影幢幢的凶宅。醋意極強的小姑露西爾夏普解釋腥紅山莊沒有翩翩蝴蝶,只有以蝶幼蟲為食的黑蛾環繞。其實劇情起始已強烈暗示黑髮褐眼的小姑為黑蛾,正蠶食鯨吞地毀滅金髮碧眼新嫁娘的新婚生活,再加諸小姑在廚房瘋狂敲鍋的肢體語言,傑西卡翠絲坦猙獰卻優雅的犀利眼神實已透露太多劇情,抽絲剝繭的偵探樂趣大打折扣。加諸爾後私家偵探的調查報告出爐,顯示夏普家族有段不堪回首的家暴史,小姑出入精神病院的紀錄,以及夏普男爵與前妻們的多張結婚證書,《腥紅山莊》以恐怖童話<藍鬍子>故事為主軸,以哥德風維多莉亞小說<咆哮山莊>為背景設定,揉雜驚悚短篇大師愛倫坡的<The Fall of House of Usher>為不可告人的秘密來源,再添個兩男爭一女的鄉土劇情節(二十一世紀的狼人跟吸血鬼都可以搶人類女性了,有何不可),觀眾實不難推敲出劇情進展與結局。
 
劇情轉折驚喜之處,則是夏普男爵詢問前來英雄救美的艾倫醫生,究竟如何才可行刺不致死:”If I don’t do it, she will. Where, tell me where?” 短短一句,只需數秒,導演Guillermo del Toro極迅速交代了夏普男爵對伊迪絲的深情與自身的絕望。片名Crimson一字,本是猩紅色之意,但解構該詞,即可得「犯罪之子」,(crime son),可見編導以片名控訴犯罪之實(詐欺、偽造文書、騙婚、亂倫、家暴、遺棄等多重組合)。比較搞笑的是,天真心軟的夏普男爵還盼望離開殘破大宅,與伊迪絲和胞姐共同展開(3P??)新生活,當然踩到親姊姊的無數枚地雷,引爆轟天後一發不可收拾。
《腥紅山莊》的美術設計,極富符號學暗示。透過伊迪絲的特殊體質,觀眾可察覺《腥紅山莊》的鬼魂共分紅、黑、白三種色調。紅色為被謀殺的冤魂,具有滿腹的委屈;黑色的則是具有起伏不定的情緒,而白色則是個性軟弱但具悔意的魂魄。夏普家族的家徽,設計狀似骷髏人骨,上幅為Ad Montes Oculu Levavi,拉丁文轉譯為當代英文為”I shall lift up my eyes unto the hills”,其實此句為位於英國北部約克郡家族1974年的家徽標語,源自古代以色列人對上帝讚美的詩集《詩篇》第121(Psalms 121)。在影片中,此死不瞑目的雙眼可為腥紅山莊所有的鬼眼,也可能為伊迪絲的陰陽眼,因為逃脫不出驚悚片the final girl的一貫設定,伊迪絲是敘述華麗大宅奇人異事的倖存者。而家徽下幅為Mors Vincit Omnia,拉丁翻譯英文則為”Death Conquers All/Death Always Wins/Death Comes to us all.”這極富自然主義的暗黑哥德思想,鮮明點出了本片的眾角色們的遭遇。
片尾角色片單陳列著:《腥紅山莊》,伊迪絲庫欣----的動畫停格。若熟悉Guillermo del Toro羊男的迷宮》劇情的影迷們,可以得知真正驚悚在於,腥紅山莊發生的所有大小事,其實都只是伊迪絲一人的幻想。這或也可合理解釋為何體弱多病的伊迪絲可以於墜樓後還拿著戰斧揮刀霍霍向小姑;為何白色的鬼魂突然現身於採礦機旁,噙著淚水,與主角永別;為何狐狸犬得以在天寒雪地、無人餵食的狀況下,仍舊精神奕奕,一來就啣著紅色的小球,與伊迪絲交好;為何早逝的母親,從未去過英格蘭,卻不斷驚嚇著警告獨處的伊迪絲,「小心腥紅山莊」!(有一黑色幽默的說法是伊迪絲母親與夏普夫人在地下打牌摸八圈的時候,從別的牌搭子口中套出夏普家族不法勾檔的小道消息,呵呵真有趣)。進一步以榮格心理學解讀,夏普男爵其實是伊迪絲浪漫少女心的父親原型崇拜,而小姑露西爾夏普則是她對於女性報復的黑暗潛意識,認為女性脆弱的本質終將成為變態精神疾病患者。伊迪絲對於她的手稿,也不時解釋,這不是一個鬼故事,只不過是裡面有鬼」。
導演Guillermo del Toro其實升級羊男的迷宮》中小女孩Ofelia對於西班牙戰亂轉化為怪獸的恐懼幻想,到《腥紅山莊》中適婚女性之於職業身份與情場競爭者的焦慮(導演可能偷懶,不想處理婆媳關係,所以都將片中的媽媽角色全部賜死,只剩小姑與新嫁娘的同儕女性競爭劇情,所以伊迪絲才可以在雪地裡如金剛附身般全力敲打,因為她的婚姻地位與人身安全受到極度威脅,當然伊迪絲敲打的過程也可視為扼殺成為老小姐的可能,因為露西爾夏普的變態亂倫遭遇就是許多女性的焦慮化身),用華麗服飾與復古場景精心打造,所有的鬼魅都是人性的投射,驚悚點出人性最深沈陰暗的本能與本質。
At Sello Finnkino, Espoo
Works Cited & Photography: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