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18日 星期四

Deadpool--《惡棍英雄:死侍》惡棍變英雄,票房大長紅

古今中外的文學作品或戲劇電影中,英雄的特點可以概括為外表俊美、能力強大以及行為正確等特點。

而農曆新年電影票房開春直衝第一炮的惡棍英雄死侍》,精壯俊美的萊恩雷諾斯所飾演的韋德威爾森,既已是傭兵,惹事生非,尋歡舞女,限制露點,嘴砲打炮樣樣來,爾後因加入X-Weapon而烈火焚身後的毀容,樣樣無以符合古典英雄的特質與條件。導演提姆米勒(Tim Miller)卻能成功打造X-戰警英雄外傳,不但影迷拍手叫好,美國首映週末票房飆破一億三千五百萬美元,霸氣穩坐當週冠軍;此外,死侍還追殺了《刺客聯盟》與《守護者》的紀錄,榮登「最賣座R級漫畫超級英雄電影」等多項首映冠軍寶座。
就其大搖大賣的主因,萊恩雷諾斯炫風式來台宣傳不無小補,民眾新春假期錢多事少心情好之外,與其X-戰警美國隊長》眾星雲集的大鍋炒相較,只專注說好一個角色,擺爛無上限,鏡頭超養眼的《死侍》,無疑是觀眾跳脫「維護世界和平的嚴肅英雄電影」的放鬆小確幸。從電影起始,主要演職員的不正經動畫名單,即可知曉《死侍》不但可大開斷頭斷尾的死亡玩笑,還有別於美國隊長、雷神索爾等沈重的歷史成長背景,不按牌理出牌的行事風格,《死侍》是不折不扣的「全球全民反英雄」。

和眾英雄相比,反英雄行為偏離常規,人格特質偏差甚多,甚至生活失敗,事業皆空。反英雄或許和英雄一樣有著崇高的理想與強大的力量,即使動機並不高尚(好如死侍不過是想向阿賈克斯討回那曾帥到破表的面皮罷了)也可能在理想與能力方面和普通人並無二致,卻不得不完成非凡超人的舉動。反英雄和英雄同為正義而戰,但他們也同享悲劇性的缺陷,(例如死侍好死不如歹活的投機心理,或是黑寡婦和金鋼狼飽經折磨的過往),藐視現有法規,使用法外暴力,來達成他們心中的目標。
 
因此,反英雄是一個矛盾的角色:在某個場景中是英雄,而在另一個場景中是大反派或是不受歡迎人物。死侍恰恰符合許多市井小民的生活寫照:他的名字普通不過,在故事開始時,是個自私幼稚,驕傲自大,過分執著於面子與復仇的douchebag (混混惡棍),這個角色起初無法令人信服,但通過故事的發展而蛻變為出色的特質(其實死侍韋德威爾森在自己得知面容全毀時他已與死亡無異,但復仇的意念卻讓他浴火重生)他是矛盾的混合體,就如同他的名字,是名也是姓,是姓也是名(Wade Wilson)時好時壞,甚至不好不壞。他是女友及鄰居心目中的超英雄,卻是2009X-戰警 金鋼狼》中的大壞蛋。最有趣的是,2009年版本也是萊恩雷諾斯擔綱,體力戰力樣樣不輸那匹狼,只是被封了嘴,是史崔克實驗下的劣等品。聽煩了死侍》信口開黃腔的大家們,電影惡搞的小復仇竟然令我們耳根清靜,心情爽快。
死侍》如你我,當我們不安地知道,無論如何打拼,都無法近乎完美,討好地表所有物種之後,或許豁然開朗的那一瞬間,我們也能坦然接受這令人焦慮的事實,進而喜歡並同理了這個口才若懸河,婊人不嫌累,娘腔無上限的惡棍英雄。(嘴砲文化在台、美兩地蔚為主流,反映了當地民眾認可的社交能力,所以符合此特質的角色,例如鋼鐵人與死侍,票房定大賣。買票進場觀賞的潛意識在於投票默認了長舌婦特質即為幽默感的表徵)電影尤以時序交錯的手法,以《死侍》為第一人稱的獨白交代帥臉變衰臉的始末,導演運鏡的第三方觀點介紹角色們出場,《死侍》再不時穿透第四面牆,與觀眾互動對話。除了大開電影製片商預算之外(除了萊恩雷諾斯,死侍其餘角色皆為非一線演員擔綱,但是飾演少女核彈頭的Brianna Hildebrand卻因本片星運大漲,芳齡19的德州新星已被許多時尚雜誌相中,未來前景看好),死侍萊恩雷諾斯也自行PK與金鋼狼休傑克曼的人氣度,加上片尾彩蛋的無厘頭預告,整場歡樂一家親的氛圍正對了猴因仔行大運的味兒,無怪乎這另類反英雄備受華人市場青睞。值得注意在於,連北歐國家對於電影偏好走藝術路線的口味,死侍也出乎意料地打下票房長紅的江山。在片尾客串脫衣舞孃居樂部主持人的漫威原創者史丹李(Stan Lee),製片構想時想必更樂不可支,春風得意吧!


At Miramax, Taipei 
Special Thanks: Sean Yuan, JMH 
Photography & Works Cited: 
www.imdb.com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