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30日 星期一

X-Men: Apocalypse《X戰警:天啟》--末世預言中多神論述之新左派

2014漫威英雄巔峰之作《X戰警:未來昔日》在全球瘋狂延燒下,一手打造《X戰警》系列的鬼才名導布萊恩辛格2016回鍋執導《X戰警:天啟》,為X戰警系列」史詩故事系列的第九部作品,故事的時間點設定於《X戰警:未來昔日1973戰役的10年後做為《X戰警》系列前傳三部曲最終章。1983年,強大無匹且永生不朽的史上首位變種人「天啟」從數千年的深埋中獲釋,自人類文明於尼羅河流域開展以來,「天啟」便廣為世人當作天神來膜拜,五千年脫殼後,卻驚覺自身的至高無上已不復再,便召集了天啟四騎士,欲將重整全人類並創造新世界秩序。
舊約聖經中的四騎士Four Horsemen of the Apocalypse記載在《啟示錄》第六章,天啟四騎士分別駕馭白、紅、黑、灰戰馬,代表了人類的末世危機順次:瘟疫、屠殺、飢荒、死亡。白騎士以疾病征服人口數,攜帶弓箭,X戰警》中,Olivia Munn飾演的靈蝶psylocke雙臂能變種各項武器,靈活矯健;紅騎士象徵屠殺,以戰爭或迫害毀滅眾生,身穿赭紅色戰衣披風的萬磁王Michael Fassbender操控全球金屬資源,力道猛進。黑騎士以身著黑衣皮褲的暴風女為代表(《衝出康普頓》美國新生代演員Alexandra Shipp詮釋年輕版),使其氣候變劇,寸草不生,徒留荒原,人們因饑荒而痿靡;灰騎士為天啟的左右手,英國新進小生班哈迪飾演的折翼天使因被賜予的銀灰金屬甲冑而重生,尖銳迅速的自動鐮刀恰恰與《啟示錄》中的死亡武器相呼應。「天啟」從地底至地表的復甦(由《人造意識Oscar Issac飾演),實為FBI探員Moira (羅絲拜恩飾)在埃及出任務時不慎解除的封印。若說漫威世界的宇宙觀時時以古希臘羅馬或聖經故事為靈感發想,倒不如說是美利堅猶太人欲雄心勃勃以眾家英雄之行動,再創造人類發展文明史,翻轉既有史觀的論數,(比如本名En Sabah Nur 「天啟」出生於埃及第一王朝,襁褓時被游牧者收養,首次發威於漫威漫畫《X-Factor》第6-1986年八月號,正好與舊約《啟示錄》第六章的數字有預謀的巧合),深透了解人類潛藏的暴力基因,端出末世論中的正義邪惡兩方勢力的大對決,以英語為主軸的文化主權大小通吃全球觀眾視覺,將多神論(X戰警各懷絕技的眾家英雄為代表,其實就是活脫脫的半人半神semi-god)挑戰當今宗教文化的一神論述,打造強調團隊合作的無神論新世界秩序。
所以無人能敵、唯我獨尊的「天啟」從失望與失落直到怒不可遏,註定無法操控全球眾生。他的情緒轉折,來自遭受「剝奪」與「背叛」的歷史記憶,這與萬磁王艾瑞克的人生轉捩點不謀而合。《X戰警》中,留著猶太人血液的萬磁王,其漫威個人史即為近代以色列建國史:艾瑞克自小被迫與母親在猶太集中營生死永別(極富天賦的猶太人數千年來遭受不同國族的驅趕迫害,歐洲二戰時期又逢納粹大屠殺),二戰後逃脫納粹監控,欲在烏克蘭與波蘭建立小家庭,無奈因鋼鐵工廠救人一事,萬磁王身份被同事舉發,波蘭警察誤殺妻小,使得欲哭無淚的萬磁王大開殺戒(四處漂泊以為來到了應許之地,卻遭受背叛與血洗)。以漫威創作者史丹李與傑克柯比而言,受到詛咒、命運多舛的猶太人就是懷疑自我存在的變種人,「都是生活在邊緣,受到欺壓或排斥,卻極有能力的人。」也無怪乎萬磁王認為變種人/猶太人應該盡一切可能捍衛自身的權利,即使以武力統治世界也在所不惜(當今以色列政府以軍事手段與經濟封鎖嚴格控管加薩走廊與發動戰爭,強奪巴勒斯坦的土地)。他試圖主宰人類,認為人類已過時,沒有資格統治全世界。萬磁王的性格思想與猶太防禦聯盟創辦人Meir Kahane有高度相似之處,當然萬磁王掌控金屬的能力也呼應全球猶太民族自古便掌控金錢資源的隱喻(因為錢幣財富皆由金銀銅鐵打造),也無怪乎萬磁王極度不同意的X教授推動全公民權利和平主義。
「天啟」的復甦與萬磁王的發威,起因皆是芸芸眾生的背叛,他倆將自己的苦痛的記憶,形成某種單一的認同,宣洩到無數的新生命體,引發了末世大戰。他們是受難者、發難者,卻也是自戀者,他們只專注解決自己的自憐自艾,進而以「族裔」的概念來展現自我超能力的特殊性格,並藉由「結社」作為一種認同集結的呼籲,挑戰在主流文化下的的另一種政治立場,卻無視於同團的靈蝶、暴風女與天使的過往也都因為被迫剝奪而別無選擇。X教授成立的X學院也是一種「結社」,不同在於,下半身不遂的光頭教授也有自己的哀怨(James McAvoy真是越來越性感了),但是一直相信人本良善的立場,認為凡人變種人皆是自由的;即使在自欺中,仍有潛力與可能。

選擇是自由的,但對於選擇後的結果,每人都有無法逃避的責任。在選擇的過程中,面對最大問題就是他人的選擇,因為每人都有選擇的自由,但每個人的自由就可能影響他人的自由,在看似法力無邊的超能力背後,不論是「天啟」還是萬磁王,他們的自我存在,是自迫於圈限在無形的情結框架之下的,毫無選擇的自由。在影片初始,觀眾便可得知,「天啟」實為一意識形態,那嗜血、驕傲、狂妄的帝國主義思想,不會因宿主的軀殼老去而腐朽,反而會在不同國籍的統治者上重複輪迴,陰魂不散。萬磁王移動兩只笨重的鋼條在「天啟」跟前打了個金屬大叉叉,幽默的視覺特效其實暗示了漫威宇宙觀反單一、反霸權、反殖民、反屠殺的新左派政治立場。
X戰警:天啟》飽含各具特色的英雄特寫,與豐富歷史政治意涵。開片首週共計橫掃全球超越1330萬美元票房,並奪下71國票房冠軍寶座,當中包含菲律賓、印度、印尼、新加坡、泰國及哥倫比亞等6國亦創下福斯影片歷年最佳開片票房紀錄。雖然末世大對決總有史詩般壯闊號大的滄桑感,但是由彼得伊凡飾演討喜的快銀,在X學院爆炸事件一瞬間,只需數秒,導演卻以慢動作放大,整場足足近十分鐘,呈現快銀單人獨挑大樑的小細節:把帥臉尼可拉斯霍特尖叫歪臉擺正位、幫新同學抹個髮膠弄新造型、女士優先再救鬥牛犬與金魚、順便拉個窗簾床單當緩衝網,一堆小朋友往前一拋,救火英雄任務帥氣完成,眼尖的觀眾還可以看到快銀身穿「快跑」RUSH字樣的T-shirt,說話速度之快還不忘打打嘴砲,實為沈重氣氛的大戰前夕增添不少觀影樂趣。布萊恩辛格除了讓X戰警始祖金鋼狼現身,交代《X戰警:最後戰役》(2006)的緣由,也將新生代變種人的戲份平衡地拿捏有份。以《權力遊戲》竄升的蘇菲透納飾演的鳳凰女,氣質清新卻略帶憂鬱;人氣正旺的珍妮佛勞倫斯則為變形女,性感又感性;而飾演獨眼龍老哥的Lucas Till,只出前半場卻令人眼睛一亮,新世代馬蓋先影集也已宣布由Till擔任天才馬蓋先,後勢看漲。16年前昔日的《X戰警》迎接當今的新生代,《X戰警:天啟》橫跨古今,長江後浪,氣度恢宏,的確饒富戰爭史詩之滂礡況味。
At Finnkino, Sello
Special Thanks: JMH

Works Cited & Photography:
SHARE:

2016年5月15日 星期日

The Huntsman: Winter War--《狩獵者:凜冬之戰》:女權國家機制的終極拒抗

《狩獵者:凜冬之戰》改編自德國格林兄弟的童話角色,為2012年電影《公主與狩獵者》的前傳兼番外篇,《公主與狩獵者》特效總監Cedric Nicolas-Troyan執導。曾入圍奧斯卡最佳視覺特效的Nicolas-Troyan,此為首次挑戰大銀幕劇情片,攜手以魔境夢遊》《芝加哥藝伎回憶錄三度榮獲奧斯卡最佳服裝設計的柯琳艾特伍,打造華麗炫目,目不轉睛的仙境奇緣。

莎莉賽隆飾演的邪惡皇后Ravenna竄得王位後還心有不甘,召喚魔鏡問卜天下第一美女的結果後,教唆妹妹的情人火燒小倆口愛的結晶,只因為未來選美冠軍贏家是自己的姪女。英國氣質女星艾蜜莉布朗特飾演的芙蕾雅公主,眼見自己的親骨肉化為煙灰,瞬間釋放出潛藏已久的強大冰魔法,隨即倒地,不省人事。
服裝設計師艾特伍女士融合前衛材質與古典哥德風格,為邪惡皇后此次打造的黃金縷衣,從魔鏡出場的最終高潮,宛如融化的黃金緊貼著淡小麥色的肌膚,而獵鷹羽毛般的漸層長袍,卻又象徵了邪惡皇后那好勝、冷酷、快狠準的先發攻擊性。鏡頭直轉到明亮細緻的眼妝,飄飄金箔片片在眼窩上閃爍,本身為Christine Dior代言人的莎莉賽隆,將迪奧J’adore香氛的絕代風華與優雅孤傲,轉而在凜冬之戰間,詮釋得淋漓盡致。連艾特伍都說:「這件藝術品只有莎莉賽隆撐得起來」。 雖說本片片名與主角欲不在強調邪惡皇后Ravenna的內心轉折,但是與公主與狩獵者》恰有巧合之處,即莎莉賽隆風華絕代,搶戲十足,甚至超越狩獵者與其他主角間的點點鋒芒。

因被至親背叛的冰雪女王芙蕾雅,建國北方,冷若冰霜,禁止任何感情的滋潤,她下令四處搜刮孩童以壯大自己的軍事力量,實則反映歐洲中古世紀村莊人口失蹤案件的影射。而芙蕾雅的服飾,掩蓋了他善良的本質,講述了她的內心世界:以白金色調為基本色的冑甲禮服,材質混搭了金屬、真絲與鳥羽,銀白的髮色、裸膚色的妝容與指甲,是冷靜自持,也是失去至親後的無情無義。芙蕾雅抵制了情感上的創傷,透過超能力、官檢與武力,實行了封建,強化國民間的同質性(戀愛是罪惡),進而抹除異端(傑西卡崔斯坦飾演的女獵人與克里斯漢斯沃飾演的狩獵者相愛),卻也間接引發了左右手的對於國家機器的頑強拒抗。
而影片的故事即是由一連串的「拒抗」而牽線:邪惡皇后之於壞消息的不信邪、冰雪女王之於真正情感的抵制、女獵人與狩獵者偷情說愛是基於國家禁令的消極反動,爾後聯合蹤橫,聲東擊西的作戰策略則是女獵人與狩獵者對於國家體制的積極拒抗。在冰宮大戰橋段,邪惡皇后站在冰雪女王身後,有垂簾聽政況味的權力爭奪,也顯示了妹妹芙蕾雅仍活在至親的陰影下,無法面對自己真正的七情六慾。女獵人與狩獵者登堂入室,在冰雪女王王座旁聯手力阻邪惡皇后的攻擊,也象徵下層與上層社會階級的流動與反動。
驚悚電影大師希區考克解釋得以讓電影或小說劇情延伸發展,引出各方角色的MacGuffin,在《驚魂記》中是殺人兇手,在《哈比人歷險記》中是紅寶石。而在《凜冬之戰》中,讓各家產生無法拒抗而引發的大戰關鍵,極為有機金屬寶物魔鏡是也。除了艾特伍女士藉由服飾反應主角間的個性,好比女獵人與狩獵者的衣著大都以皮革與棉麻材質等元素反應陽剛與矯健的性格,魔鏡就是反應人性精神官能潛意識中的焦慮與恐懼。邪惡皇后焦慮是否為天下第一美,冰雪女王恐懼自己永不得真愛,姐妹倆大抵在宮中嬌生慣養、不知人間疾苦慣了,一個為氣質出眾變種冰人,一為雍容華貴魔形女(大抵基因突變說在中古歐洲就是以魔法理論解釋),酸葡萄玻璃心一觸即發,非得燒殺擄掠,毀人幸福不可。魔鏡也激增了權力的垂涎,串起了各方人馬的短兵相接,引發軍隊互相殘殺。澳洲第一帥兼復仇者雷神的克里斯漢沃飾演的狩獵者,沒有超能力卻身懷絕技,坦率真誠愛開玩笑的性格,有時反而像個白雪公主,需要獵人同黨與小矮人的幫助與救援(為了獵人角色克里斯操澳洲腔講了好些個英國鄉土笑話,真是迷死人不償命,大概復仇獵人雷神就是本小姐的第一大魔鏡吧阿哈),卻像是哈比人佛羅多一般,是魔鏡搜尋者的最佳人選。魔鏡集結知識、權力、慾望與想像,是承載女性的四度空間容器,也是本片女性角色的心繫之所在。魔鏡引發的凡人變種人激戰,是平凡小倆口的喜劇,卻是超能力姐妹的家庭悲劇。當邪惡皇后與母體/MacGuffin分離的那瞬間,無異即為《魔鬼終結者》T-2000的中古哥德性感版啊!
At Finnkio, Sello

Photography & Works Cited:
Lowe, Nick. The Well-Tempered Plot Device. Ansible, Berkshire, England. July 1986, January 2, 2014. ISSN 0265-9816
SHARE:

2016年5月10日 星期二

Captain America: Civil War---《美國隊長:英雄內戰》舊愛新歡,南北內戰

舊愛新歡,南北內戰

漫威宇宙,無遠弗屆!延續《美國隊長:酷寒戰士》與《復仇者聯盟2:奧創紀元》的劇情線,編導羅素兄弟(Anthony Russo & Joseph Russo)此次回鍋改編馬克米勒2006年漫畫作品《美國內戰》的故事情節,場面浩大,衝突不斷,各路英雄好漢當仁不讓,出招過招又拆招,烽火相連到天邊。

在奧創紀元:蘇科維亞戰役過後,美國隊長繼續帶領新復仇者聯盟捍衛世界。但在奈及利亞拉哥斯造成的平民死傷以及奧地利維也納的蓄意爆炸事件,復仇者成員們也面臨著如何處理連帶損害、傷及無辜的難題。而世界各國政府都企圖分一杯羹,欲立法管制復仇者聯盟。
英雄拯救世界的普世價值,實則建立在歐洲/美帝文化霸權的思維之下。當全球天災人禍在漫威世界裡,都須仰賴神祇機器人超能力者出手相救時,國與國間的疆界與民主文化實踐,逐漸喪失封閉性的力量,邁向單一全球化體系。相較我們現今社會中的聯合國、世界貿易組織與跨國公司的蓬勃興盛,漫威宇宙中的復仇者基地與超級人類法案的簽署,其實即為國家傳統文化與疆界逐漸消弭的國族寓言。馬克思主義學者阿圖賽(Louis Althusser,1918-90)在意識形態的國家機制外,提出國家透過軍隊、警察與官檢等機制,進行政治統治,鞏固中央的權力,進而強化國民的同質化(好如漫威宇宙中的各國機構指揮官強迫復仇者成員簽署蘇科維亞協議/超級人類法案,使其超能力行使範圍接受管束,進一步壓抑異己,也就是所謂的超能人神,彌補因凡人自身能力不足的自卑情結)。此壓抑性國家機制往往更加暴力、短視、冷血、迅速,且與國家的法律刑罰、政治迫害(比如軟禁緋紅女巫與囚禁獵鷹等)以及商業壟斷密切配合(比如誘使鋼鐵人配合簽署超級人類法案,好確保復仇者基地仍有資金運作)。鋼鐵人東尼史塔克向來代表花花公子,科技至上的美國式資本主義,隨即答應簽署,但是象徵美國精神的美國隊長,之於民權與公民的效忠,認為中央權力違反民主精神,起而帶頭反對政府,誓死保護復仇者成員的獨立自主性與昔日老戰友巴奇的人身性命。
於是眾家英雄好漢一分為二:以鋼鐵人為首的團隊成員包括羅德斯中校、黑豹、黑寡婦、幻視與蜘蛛人;而以美國隊長為主的超人名單,則有酷寒戰士、獵鷹、鷹眼、蟻人、緋紅女巫以及特工13(Emilie Van Camp飾,加上與黑寡婦的情愫,果然美國隊長還是比較有女人緣)。眾家英雄相互較勁,渾身解數大打出手,卡司之強,場面出奇制勝,爆破場面當然不足奧創紀元,但是看著蟻人急速縮小鑽進鋼鐵人盔甲大搞機械破壞,親愛的我放大了之後卻又被嘴巴碎碎念的蜘蛛人吐絲糾結,動彈不得的模樣,讓觀看得眾英雄們超能力頓時相互制約、難分軒輊,一物剋一物的矛盾情結,不得不大呼過癮。編導羅素兄弟令觀者眼亮之處之一,即為能在150分鐘內,使其中英雄角色出場時間平均分配,短兵相接還能彰顯自身超能力的驚喜與不足,並概括了全新角色黑豹與蜘蛛人的登場小故事(由Chadwick Boseman飾演的黑豹一角,傳將會有獨立電影計畫。而年僅十九歲的新生代蜘蛛人湯姆荷蘭從出場到戰鬥,嘴炮又討喜的青春模樣,令原本大戰一觸即發的高度緊張感添加些許幽默基調,真有初生之犢不畏虎的新興潛力)。而編導弟弟喬羅素也指出,本片亮點在於,《美國隊長:英雄內戰》的掙扎與行動,不啻就是圍繞在美國隊長、鋼鐵人與酷寒戰士三者間難分難解的三角習題上。
《美國隊長》第一集中,若不是巴奇激勵史提夫羅傑,一起參觀未來世界博覽會,也不會有機會加入超級士兵重生計畫,試驗成功蛻變為美國隊長。爾後命運多舛的巴奇,因被九頭蛇洗腦,變成殺人不眨眼的酷寒戰士(酷寒戰士一角暗示了美利堅反諷競爭對手俄羅斯盡撿現成的武力加以改造,再回攻美國國土造成傷亡),成了復仇者成員的眾之矢的,尤其鋼鐵人父母親生死之謎,巴奇是關鍵人物,更促使鋼鐵人毫不留情,發動制裁。但是回顧歷史,史提夫與巴奇嚴格說來,都是二戰時期的老兵榮民啊,他們秉持著舊時代的思維,在全球化的資本主義世界裡努力地活著。加諸美國隊長的舊情人佩姬卡特高齡驟逝,美國隊長昔日一起出生入死的同鄉,如今就只剩下巴奇了,所以重情感、講義氣的美國隊長,無論如何也要挺身護老友舊愛,相信巴奇的善良正直的本性仍在,也不惜與友齡較短的新歡鋼鐵人暫時為敵,這個舊愛還是最美的決定使得鋼鐵人心碎不已(他的人工心臟反應爐爾後確實被美國隊長的盾牌敲一敲爛了沒錯)。美國隊長念舊為懷、隱藏事實真相的特質、酷寒戰士之於老友情誼與酷寒戰士時期的折磨陣痛期、鋼鐵人父母親雙亡以及奧創的創造導致無數死傷,黑暗的記憶陰影在三者間糾纏不散,也促使了雙方陣營的對陣,雪上加霜再來個蘇科維亞遺孤齊莫博士的攪局,啟動了英雄內鬨,毫不手軟。

英文片名Civil War,除了直指英雄內戰,也是現實美利堅國史中最大規模的南北內戰(1861-65),參戰雙方為北方的美利堅合眾國(簡稱聯邦)和南方的美利堅聯盟國(簡稱邦聯)。戰爭的起因為經濟與人權的各持己見(美國南方各州因蓄黑奴而生產農產品致富,卻因為1828年與1832,國會通過了提高對歐洲工業產品的關稅以利反對蓄奴的北方各州工業,而此項關稅政策將對倚重向歐洲大量外銷農產品的南方各州造成經濟上之衝擊,因此強烈反彈),其實與本片眾家英雄內戰頗有相互呼應之處。重視人權,反抗壓抑的美國隊長挺像是共和黨溫和派的林肯,而以經濟為指標的鋼鐵人,就好比是支持資本主義的傑佛遜戴維森了(1808-89,因於南北戰爭期間擔任美利堅聯盟國首任,也是唯一一任總統)。不論是美國隊長、鋼鐵人、酷寒戰士或是兩方陣營之間的奮鬥,都是某種型式的拒抗,用意在於挑戰改變或保護特殊的社會關係(比如美國隊長之於法案簽署的不服從與對巴奇的相救),乃至於利益與價值的保有(比如鋼鐵人一心想維護復仇者基地的運作與免於無辜百姓的傷亡),但卻是針鋒相對,互不相讓的。在黨爭衝突難分難捨之際,同樣也高齡八十有七的黑寡婦,有著與史提夫羅傑同樣的歷史背景,雖沒選擇與美國隊長同一陣營,卻在關鍵時刻悄悄幫了隊長一臂之力,讓戰事局面翻盤(果然豐唇性感是陽剛男性爭奪中的關鍵轉折點)鋼鐵人爾後揶揄黑寡婦重操雙面間諜的舊業,但心事重重的發明家眼見好友羅德斯中校重傷,也不禁一直捫心自問他自己最擔心的事實,「我們是否製造了自己的惡敵?
惡敵永存,但是卻能因寬恕而釋懷。黑豹的憤慨,並沒有因為敵人的眼淚而失手殺人,他的失親、悲傷、困惑、仇恨、行動直至放下屠刀,其情緒轉折起伏,與齊莫博士的遭遇如出一徹,是那三角習題主角們之外的第三大亮點(繼《再見列寧》與《惡棍特工》後,歐洲電影獎影帝Daniel Brühl著實令人驚艷)。眾英雄們看似歡暢淋漓的拳拳到肉,全力出擊的自由流暢,其實在選邊站的框架下,沒有一獨立個體是絕對自由的。編導羅素兄弟透析了內戰的複雜迂迴與後國家想像(Post-nationalism)的擴張,緊接著《復仇者聯盟3:無限之戰1》與《復仇者聯盟3:無限之戰2》的發展,除了哈比人馬丁費里曼是否仍出任反恐指揮官,漫威英雄原創者史丹李(Stan Lee)當過聯邦快遞的員工後的新職業,以及漫威宇宙的超級人類們的內心糾葛與外在行動,仍讓全球無數影迷影痴,掏心掏金,引領期盼。


At Finnkino, Espoo
Works Cited & Photography:

開演週報第539期轉載(11/05/2016):http://app2.atmovies.com.tw/eweekly/XE1605113699/
SHARE:
Blogger Template Created by pipd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