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2日 星期五

Jason Bourne:《神鬼認證:傑森包恩》創傷失序後的解構新秩序

CIA最頂尖探員傑森包恩的生存遊戲自2002年開打,經典的近距拍攝手法、拳拳到肉的貼身搏擊、驚心設計的飛車橋段、出人意料的劇情轉折,2016年導演Paul Greengrass再度攜手麥特戴蒙與茱莉亞史提爾重出江湖,劇情接續2007年《神鬼認證:最後通牒》,失蹤多年後,絆腳石計畫頂頭上司易主,神秘狙擊手現身,威脅逼迫,傑森包恩再度亡命天涯。

麥特戴蒙的經典角色的失憶與記憶,從靦腆憂鬱到哀傷滄桑,是故事劇情主線,而銀幕硬漢湯米李瓊斯與丹麥女孩艾莉西亞坎維德的師徒互鬥,外勤拼生死,內勤暗較勁,卻讓兩大演技派配角直接晉身主角對決,老少之間的政治手腕,直接間接影響傑森包恩的行動路線。導演轉化14年前的戰場格鬥,巧妙銜接今日職場的殺戮,以資訊科技為基點,掌握第一手情報的艾莉西亞坎維德,以內勤主管積極爭取外勤指揮權,說明了她強烈的野心,挑戰前人所不能,意圖打造她個人的權力版圖。CIA中情局主管們樂得事倍功半之餘,也不免起了疑竇。劇情的偏向點一度令觀眾們鎖定傑森包恩或許能得CIA內部一臂之力,使其逃亡生涯能有個水落石出,就如同茱莉亞史提爾的盟友情誼般,讓膽戰驚心、暗盤不斷的諜報還存有一絲絲人性的真誠與溫暖。無奈當艾莉西亞坎維德的談話內容被傑森包恩錄下的那一瞬間,在密閉的車廂空間內,那失落驚訝的眼神,猛然回神卻是來車不耐煩的喇叭鳴叫時,令觀者不寒而慄的伏筆才正要起始……..
麥特戴蒙的悲劇英雄論在於,身懷絕技、絕頂聰明,只不過是美帝情資頭子利用下的屠夫罷了。主使者可以不用滿手濺血,不需親自上陣,便可恣意教唆殺人,而執行者卻自始至終自認是為愛國者。湯米李瓊斯與Deep Dream創辦人不歡而散的談話內容,不啻影射了當今的谷歌與臉書所提供的服務:表面看似串連大眾情感,表達自我的社交工具,實則為美國情資與國土安全局收集潛在恐怖威脅的方便手段。政府不需費一兵一卒,一槍一彈,全球成千上億的使用者便自投羅網,從生日、國籍、性別、喜好、家人、信仰、傾向甚至裸露照片,林林總總,無限上綱。美立堅的龐大複雜,正恰恰符合了馬克思主義學者阿圖賽(Louis Althusser 1918-1990)提出的壓抑性國家機制,說明政府透過軍隊、警察與關檢等常設而又據威嚇作用的手段,強化國民的同質性,進行壓抑、抹除異端、抗拒勢力以及其論述實踐,已達統治之便利。或許十幾年來,積極尋求自我自由的傑森包恩,會如此受無數觀者注目喜愛的原因,在於我們將自己在工作場合的憂鬱(傑森包恩之於中情局)與對社會不滿壓抑情緒(傑森包恩之於殺手文森卡索),投射在銀幕英雄身上,冀望自己的知識經歷,能頑強抵抗壓抑性國家/公司機制的暴力、陽剛、冷血與無情。
傑森包恩Jason Bourne是虛構的名字,是英文Just Born的雙押頭韻的近似同聲詞,是中情局步步驚心的棋子,也是被主流勢力放逐的邊緣人。導演之於他的公開拒抗,透過令人拍案叫絕的武術拳腳與驚險緊湊的飛車追逐,用電影文本的方式,對臉書主流文化,或是自曝的表達方式,以扭轉或協商的拍攝手法,產生對觀者的思考與轉變。導演時時強調傑森包恩的記憶碎片,其實也是對於主流知識與權力的質疑與翻轉,間接強調官方說法的模糊性與不可信,只有真正的面對自我的過往與弱點,才能將掌權者的貪生怕死(比如湯米李瓊斯飾演的中情局頭子)、僵化的思維與秩序觀念予以解構(比如中情局灌輸傑森包恩所作所為都是為了美利堅政府的新秩序),於創傷之後的失序重新找到真正的自我與自由。

At Finnkino, Sello
Works Cited & Photography
www.imdb.com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