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0日 星期六

King Arthur: Legend of Sword---《亞瑟:王者之劍》偷拐搶騙的冰與火之歌

King Arthur’s life is a tantalizing puzzle. Nothing points conclusively to his region in the fifth and sixth centuries; there are no eye-witness accounts of his coronation…..—Pitkin Guides

「亞瑟王終其一生是個引人入勝的謎題。在第五和六世紀之間,沒有任何記載他統治地區的任何事蹟,更沒有任何正史紀錄,見證他的加冕大典... -

英國中世紀史學家兼牧師Geoffrey of Monmouth (1095-1155)以拉丁文撰寫的《不列顛諸王史》(Historia regum Britanniae),首度記載了亞瑟王事蹟,約稍早在同一時期,威爾斯地區的Glastonbury修道院僧侶宣稱發現了亞瑟王之墓,但是真正引發後世歷史家、藝術圈與文學界對於亞瑟傳奇高度關注的,是為Thomas Malory爵士於1485年結合英文及法文騎士文學版本所成的《亞瑟王之死》(Le Morte d’Arthur),通篇二十一卷敘述從亞瑟的父親烏瑟王的婚姻,直至圓桌武士的分崩離析,是近代亞瑟傳奇研究最主要的考據出處。也正因為一位默默無聞的少年,力拔石中劍即成為全英偶像的斷簡殘編,潛藏無比巨大的正史黑洞,因此幾世紀以降,無數的舞台劇作家,美國迪士尼以及英國廣播公司BBC,根據亞瑟王傳奇為主軸,重新詮釋解說,再創另類野史,樂此不疲。2017年,曾以執導《偷拐搶騙》打破英倫影史最高票房紀錄的蓋瑞奇,大抵以《亞瑟王之死》中的開頭通篇,運用多線敘事的結構,平視切換的運鏡,一秒為單位的快節奏剪接,獨特的暴力鏡頭與戲謔諷刺的幽默對白,不同以往著重騎士.國王.嬌妻的三角戀情節,反以最生猛陽剛的型男生活日誌,講述一介街頭小霸王,如何被動地成為全民英雄的奇幻傳說。
本片英文片名<King Arthur: Legend of Sword>,著重於「英雄」、「傳奇」與「寶劍」之間的相互影射。而能夠保存至今的英雄傳說,由於傳遞者對內容主觀的修改,或者傳遞著的知識記憶有限,其真實性難以考證,卻給予後世無限的詮釋空間。蓋瑞奇版本亞瑟王劇本主要按照Thomas Malory爵士的《亞瑟王之死》(Le Morte d’Arthur)第一部分故事「亞瑟的誕生與興起」,運用科技特效與主角間的大量對話,架構整整兩小時十分鐘的歷史傳奇。當然本片諸多橋段與歷史有極大出入的設計,好比史書記載爾後成為圓桌武士之一的Sir Bedivere,幾乎不可能為非洲裔(由吉蒙杭蘇飾演),或者是光頭華裔武術師入主英國宮廷。正史記錄亞瑟王是襁褓中由巫師梅林Merlin Ambrosius潛藏至森林中撫養長大,而非本片的城市妓院場景。大權在握的Vortigern也無法證實與亞瑟王有絕對的叔姪關係。而影片中許多超現實、超自然的格鬥場景與黑島之旅,或許是亞瑟的內心獨白,或許是編導的無邊幻想,或許真有超自然力量介入英格蘭開國史,我們不得而知,也無法確證據鑿批評歷代對於亞瑟王事蹟的描述是無稽之談。
影片中故事傳遞橋段,亞瑟童年(從妓女院到街頭偷拐搶騙的成長過程),尋找喬治(由港裔英籍武術家吳永志飾演喬治),露西何從(亞瑟養母失蹤記),體能訓練(黑島超自然場景的魔鬼訓練,編導甚至將英國巨石陣場景元素加進本片,甚為巧妙)以及計畫起義的討論過程,導演以各個角色間你一言我一語,夾雜桀驁不馴的街頭用語,撇個頭鏡頭就迅速切換場景、時空交錯卻又不時重疊的緊湊剪接,將「口傳歷史」的特色,巧妙生動,卻夾雜玩世不恭的瀟灑態度,口若懸河填補史料的空窗,打造後現代的逗趣註釋。也無怪乎不少影迷影評給予褒貶不一的評價,甚至呼出了「搞不清是歐美古裝片還是爆笑片」的疑慮。

以角色詮釋而論,若與1995年史恩康納萊《第一武士》中高貴睿智的版本相較,英俊帥氣的查理漢納飾演的年輕版亞瑟,過於輕挑無厘頭卻更富有傳奇色彩,合體了《偷拐搶騙》中拳擊手與《俠盜羅賓漢》的性格。與克里夫歐文2004年深沈憂鬱的《亞瑟王》相比,金髮碧眼的查理漢納又顯太幼稚樂觀,卻更架勢十足,走路有風,吸睛破表。蓋瑞奇的亞瑟王史詩滂礡的氣震山河,大抵就是在開場由艾瑞克班納飾演父親烏瑟王大戰異族,亞瑟王被迫上黑島砍妖怪的奇幻之旅,在武館沙場一劍揮爆蒙面兵團,以及最終「叔姪冰火之歌大對決」的最後戰役了。其餘皆穿插角色們的插科打諢,間歇性的,高度蒙太奇式的,寄望再為這位英國國史上神秘卻知名的開山祖師,填補正規史料中的不足之處。
蓋瑞奇版本的《亞瑟:王者之劍》,令人耳目一新的驚喜詮釋,在於石中劍的「頑石」與「寶劍」的淵源:石化的軀殼已無法戰鬥,但是(尚方?)寶劍卻是不朽靈魂的傳承,掌心的血痕是親情的印記。亞瑟忽視深夜的夢魘,急欲擺脫重責大任,在魔法師梅林的傳承人的幫助下,才一步步真相大白。其中一幕橋段的定格比例,以畫面最右下方是精雕細琢的寶劍Excalibur,直落落倒插池畔邊,不知所措滿腹疑惑的亞瑟直挺挺地站在畫面正中央,而輕飄飄欲要過小吊橋的魔法師The Mage剛好在畫面最左上方。這以三個主點連成一對角線,將畫面斜切二分法的攝影調度,恰恰好用畫面帶出了歷史符號隱喻:寶劍Excalibur是王者的分身象徵,是統治階層的秘密武器,甚至,等同原子彈/魔戒終結世界中土大戰的意涵(但是本小姐總覺得,每當寶劍亮出藍光,就有半獸人來襲之感,或是《冰與火之歌》的主題旋律在心中響起)。而未來王者的完美意象,必須體格體拔,內心堅毅不屈,擁有過人的領悟力與膽識。在威爾斯語中,亞瑟Arthur其實是Arth Fawr的複合字,意即為Great Bear(大雄一隻啦)。而擁有預言與變形超能力的魔法師,是智慧與知識的集大成,是國家建設過程中的天降神兵Deus ex Machina,也點名了在尚未基督教化的英倫半島,對於大自然的崇拜與敬畏。(本片由西班牙新星Astrid Bergès-Frisbey飾演的版本融合巫師梅林Melin Ambrosius與《不列顛諸王史》中女巫Morgan Le Fay的形象,值得注意在於,巫師名字皆是字母M開頭,本片The Mage更是直接指名與Magic/Magician的字根關聯)
與傳奇英雄力抗山河,凸顯主角人物高貴善良的反派角色Vortigern,在亞瑟王研究文獻中指出,其實此名意思為Over-King,是一頭銜而非人名,代表當時統治英格蘭與威爾斯地區的羅馬帝國軍閥。髮線不斷往後跑的裘德洛確實在本片將權力薰心,殺人不眨眼的冷血貴族,高傲暴力的手勢與眼神,傳達的淋漓盡致。最後戰役的高潮,裘德洛殺紅了眼,是憤怒、驕縱、迫害與屠殺的化身,與一身淡色系裝束的查理漢納,象徵正直、善良、自信卻又自戀的王儲,隱含了英倫民族力克羅馬帝國統治的國族寓言。但無論是妓院出身不嫌棄的亞瑟,還是從小生活奢華的Vortigern,甚至是身負重任的父王烏瑟,抑或是遁入山林中的有如莎翁筆下摩爾人形象的Sir Bedivere (吉蒙杭蘇飾),蓋瑞奇高度陽剛風格的亞瑟王傳奇,都隱隱訴說男人們真實的情感與傷悲。大抵只有足球金童貝克漢客串的Trigger首領一角,他明星級的笑容,唐老鴨般的東倫敦腔,像極英超場邊教練指導查理漢納如何拔取石中劍的短短數分鐘,才真令影迷們triggering our laughter(觸到笑點地雷)

At Finnkino, Sello,

Works Cited & Photography:
Day, Malcolm. Amazing & Extraordinary Facts: Kings & Queens. Devon: David & Charles, 2011.
King Arthur. Norwich: Pitkin Guides, 2004.
https://en.wikipedia.org/wiki/Geoffrey_of_Monmouth
https://en.wikipedia.org/wiki/Le_Morte_d%27Arthur

開眼週報第603(22/May/2017)轉載: http://app2.atmovies.com.tw/eweekly/XE1705228954/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