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20日 星期一

Sicario: The Day of Soldado《怒火邊界:毒刑者》險路勿近,無聲無息

Soldado Caído y Soldado Raso?

美墨邊境議題自1848年即動蕩不安,危機四伏,毒品交易、非法偷渡、恐怖攻擊無以寧日。美國邊境三部曲知名編劇Taylor Sheridan操刀,擅長以黑幫暴力題材的義大利導演Stefano Sollima,延續加拿大導演Denis Villineuve前作的冷硬粗獷寫實主義,2018年《怒火邊界:毒刑者》以大量低音太鼓的配樂襯托出全片低壓的擴張氛圍,驚爆無以預警的火爆衝突,運用夜幕低垂的遼闊景緻,毫無矯情,幾近無情的敘事手法,嚴肅探討恐怖攻擊、傭兵警察、美墨年輕世代的矛盾與衝突。

坎城柏林雙冠影帝Benicio Del Toro與《險路勿近》硬底子喬許布洛林,暫時分別由漫威角色「收藏者」與「薩諾斯」歇息,再次以聯邦探員與神秘特工攜手合作,以毒攻毒,以暴制暴,揭發直搗墨西哥毒梟的秘密巢穴。手段作風兇狠迅速的麥特與亞歷山卓,精心策劃綁架墨西哥大毒梟之女伊莎貝兒,卻因為一場陰錯陽差而節外生枝。兩人被迫分頭進攻,而亞歷山卓與人質女孩兒(Isabela Moner飾演)的公路逃亡之旅,意外展開神秘特工不為人知的情感脈絡與天人交戰。
被迫逃亡的公路之旅,是離鄉背井、是冒險挑戰,也是放逐與疏離的過程,在亞歷山卓與伊莎貝兒於狹窄車廂的朝夕相處之下,產生性別、權力(男性主宰全程行動與路線,女性無法自由行動)、知識(男人與女孩資訊不對等的差異)以及身份認同(特工與人質相處後產生自我懷疑,引發不為人知的慈悲情懷與回憶,而人質則不經意察覺了男性霸權中的脆弱與焦慮)的塑造過程。編導運用遼闊蒼涼的沙漠景觀襯托主角們心中的孤寂與焦灼,特工與女孩在同一時空中,某些面向竟並無二致:他們喪失家人,形單影隻,他們都是孤兒,默默航向未知的困惑。他們在政治(恐怖攻擊)迫害下,非自願性地跨國流亡,而壯闊的攝影調度,釋放某一種距離的美感與惆悵,甚至是主角們之於當局政權(特工無以得到美墨兩方的後援)的無聲抗爭。
本片片名The Day of Soldado,即是聚焦在Benicio Del Toro飾演的特工之一日。西班牙語中之於士兵一詞Soldado,發展出soldado caído(陣亡/失落之兵)以及soldado raso(私人傭兵),在在精準地簡述特工亞歷山卓的真實身份。公路逃亡,不得不暫借陌生人家過夜歇息。觀眾透過伊莎貝兒的觀察與偷窺,一點一滴發掘特工亞歷山卓的過往:投靠陌生墨西哥家庭一橋段透露出特工的無助,使用手語溝通無聲無息地帶出男人,甚至是一位父親的遺憾,而冷血殺手之於人質的慈悲心顯示一絲絲人性的溫暖與脆弱。故事敘述由此從男性制霸的殺戮、權謀、參戰的運鏡,巧妙地轉移至女性的視覺角度。相較於2015年《怒火邊界》,艾蜜莉布朗特飾演的凱特清澈如空的雙眸與時而深鎖的眉梢,反應著她所能承受的任務極限,衝擊著她本原所相信的執法信念;2018年《怒火邊界:毒刑者》義大利導演Stefano Sollima的黑幫風格,冷靜寫實地刻劃出人質女孩伊莎貝兒由在原本在校的小霸主作風,因遭遇不可預期的公路逃亡與被迫流離,抗議的尖銳叫聲,隨著路況的燥熱與險惡,漸進式地成了壓力創傷症候群的「瘖啞」患者。而被亞歷山卓盯梢的墨西哥小混混,大抵與伊莎貝兒同年紀,卻因而得到一份具有挑戰性、冒險性的「任務」,或許也是無以寧日的美墨邊境之戰的續集伏筆。艾蜜莉布朗特未能回鍋本片(與Benicio Del Toro飾演的特工很有戲劇情愫發展呀)與伊莎貝兒終究只是證人保護計畫下的犧牲者:無論是聰慧勇敢的美國探員凱特,還是無辜無助的墨西哥人質伊莎貝兒,女性在恐怖主義下,永永遠遠屈就在男性的以暴制暴下無聲無息。編導不知有意無意,描述了真實世界的無情,引介出現今墨西哥青少年的受限的生存環境,世代間的失落,制裁了女性的發聲,壓抑了女性或許成為復仇者的可能。
怒火邊界》驚爆點在於影片起始的調查大爆破,凱特僥倖逃過死劫,而《怒火邊界:毒刑者》驚恐之於超商的恐怖份子炸彈客,念念有詞、似乎心不在焉,線頭一拉,連年輕母女都不放過。但是,影片最令人難忘之處,卻是伊莎貝兒那呆滯、驚嚇、麻木、死氣又無聲無語的濃眉雙眼呀!

At Finnkino, Helsinki
Special Thanks: JMH
Works Cited & Photography:
www.imdb.com
http://www.soldado.movie/discanddigital/

SHARE:
Blogger Template Created by pipd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