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6日 星期四

Bad Times at the El Royale:《壞事大飯店》---壞事接連三,惡人不單行

以《柯洛佛檔案》、《詭屋》開啟獨到黑色美學的鬼才編劇導演製作人Drew Goddard2018年再度自編自導,集結「雷神」克里斯漢斯沃、金獎影帝傑夫布里吉、東尼獎最佳女主角Cynthia Erivo、《玩命在劫》喬漢姆與「格雷夫人」達珂塔強生等硬底子眾星,各懷鬼胎、時有心事,分別進駐風光不再,橫跨兩大州的El Royale皇家大飯店。神父、歌手、業務員、無名女一一在黃昏時分先後Check-in,夜色低垂,雷電交加,他們你來我往,互不取信,卻也逐漸明白,黑暗過往的痛苦回憶即將一一浮現,直至一爆不可收拾。

1960年代末期為背景的《壞事大飯店》座落美國加州與內華達州交界。華麗水晶燈、粉鵝絨地毯、投幣點唱機、燈火通明的接待櫃檯,卻掩不住空空如也的內華達境內牌桌賭場(內華達州全境合法賭博)。美國1960年代國內正逢黑人民權運動興起、中美洲古巴導彈危機、美蘇冷戰頂峰以及東南亞越戰,是最愚蠢、懷疑、黑暗的壞時代。寂寥冷清的飯店裝潢場景凸顯了50年代後的美國人去樓空,熱鬧不復在;大雨滂沱的夜晚象徵美國60年代外交孤立冷峻的險狀惡況。孑然一身的神父(傑夫布里吉)象徵基督信仰的瓦解,憂鬱的黑人靈魂歌手達令(Cynthia Erivo)是搖滾與放克樂興起的失意,業務員(喬漢姆)挨家挨戶的手法是過時的市場行銷,帶槍荷彈的無名女達珂塔強生象徵1960年複合口服避孕藥合法後性解放的女權主義,她帶髒字的署名,暗示了傳統社會道德之於女性壓抑的宣洩,也開啟了《壞事大飯店》眾家角色之間的疑竇與猜忌。
靈魂歌手達令淺藍色轎車剛剛好行駛在兩大州交界,飯店停車場的鮮紅分隔線在影片初始將銀幕畫面對角線分半;歌手、神父與推銷員的check-in長型大理石櫃檯、達令晚間喝點小酒的芥末黃長沙發、克里斯漢斯沃性感半裸遊走於黃色花叢間,二分割場景拍攝的黃金比例,是編導Drew Goddard運用攝影學佈局,暗示劇中角色的雙重身份:展現於眾人前的表相與不為人知另一陰暗面。神父象徵基督教美利堅合眾國,歌手是美國音樂發展的投射,推銷業務與飯店門房代表美國的重商主義,遊手好閒的帥哥暗喻1960年嬉皮文化的盛行。過客一行人是美國文化組成的縮影,但他們也同時是超級大騙子、銀行搶劫犯、聯邦調查探員、越戰狙擊手,甚至是美國邪教教頭。他們表面光鮮亮麗,但是隱藏在神秘過往的回憶,皆是不堪回首的痛楚,敘事者不停來回轉換,一幕幕以跑馬燈手法倒敘的背景故事,就好似臨死一閃眼前的吉光片羽:痛失手足、迷失自我、人身威脅、甚至是難以言喻的退伍軍人創傷症候群。編導隱隱約約寓言美國國家機器光鮮亮麗、國力軍力強大所必須付出的精神代價:眾家角色分別極力隱藏壓抑的脆弱情緒,長年無以宣洩,最終圍在賭桌排排坐,以幾乎近似心理團體治療的場景,吐露真實的自我,卻導致心靈崩潰的邊緣,以致暴走濺血,竄逃潰散。
《壞事大飯店》與鬼才導演昆丁塔倫提諾2015年第八部長片作品《八惡人》雷同之處在於,兩部場景皆設定在過客短宿、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孤立飯店/驛站時間皆設在美國戰前/後詭譎的社會氛圍惡劣天候預示著人性陰暗面一觸即發眾角色相互猜疑、你來我往、各懷鬼胎,皆以倒敘手法補充角色過往故事其職業與衣著代表了美國社會上中下層的人民縮影,也代表人性傲慢、貪婪、嫉妒、憤怒、怠惰、色慾、暴力(食)等七原罪:個個打著如意算盤,卻無法得知自身危在旦夕。黑色美學的《壞事大飯店》與血腥暴力的八惡人》皆適合舞台劇改編演出,但是Drew Goddard稍稍與昆導不同在於,《壞事大飯店》中看似最柔弱膽小、手無寸鐵的靈魂歌手達令,是最了解人性、最堅毅不屈、最令觀者一亮的燦爛。

因為,音樂,療癒心靈音樂,打動人心音樂,傳達情感,沒有藩籬。

At Finnkino, Helsinki
Special Thanks: JMH
Works Cited & Photgraphy
www.imdb.com 


開眼週報第683期轉載(10/DEC/2018)
SHARE:

沒有留言

Blogger Template Created by pipd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