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30日 星期五

Fantastic Beasts: The Crimes of Grindelwald---怪獸與葛林戴華德的罪行:悲劇英雄,何罪之有?

1926年,英國奇獸飼育學家紐特Newt Scamander(金獎影帝艾迪瑞德曼飾),攜帶著其貌不揚的破皮箱,下榻紐約,因嗜錢如命的玻璃獸臨時逃脫,串起了與罐頭工人雅各(Dan Fogler)、魔法部正氣師蒂娜(Katherine Waterston)和胞妹奎妮(Alison Sudol)的大冒險,並協助美國魔法國會將法力強大的黑巫師葛林戴華德繩之以法。事隔一年,葛林戴華德越獄逃脫,並在巴黎召集追隨者,展開全面統治「莫魔」 (No-Maj,音似No Magic的縮寫,在英國稱為「麻瓜」,指無魔法能力之凡人)的野心大計。

繼《哈利波特:鳳凰會的密令》與2016年《怪獸與牠們的產地後,導演大衛葉慈再度回鍋執導,J.K.羅琳女士執行劇情監製。2018年《怪獸與葛林戴華德的罪行》的高速越獄開場銜接2016怪獸與牠們的產地》片尾強尼戴普的驚喜亮相,並加以紐特一行人追尋下落不明的魁登斯、魁登斯尋母記為敘事主線、再間接帶出麗塔雷斯壯的家族史與Scamander兄弟間的三角習題、以及年輕版鄧不利多的拜把情節之故事支線。眾角色齊聚一堂,編導如何將《怪獸與牠們的產地》中的四人行(紐特、雅各、蒂納與昆妮)焦點順暢轉移至葛林戴華德、鄧不利多、麗塔雷斯壯以及魁登斯的敘事觀點,如何平衡攝影場景與角色出場間流暢轉換,至關重要。
羅琳女士與大衛葉慈可沒忽略Fantastic Beasts的初衷:釋放珍奇異獸,銜接眾家角色。由一開場葛林戴華德駕馭只有見證過死亡才可眼見(比如哈利波特、奈威或露娜)的飛馬「夜騏」大逃殺,震驚魔法界,傳言滿天飛,此刻,葛林戴華德本身夾藏暫時性的MacGuffin作用,引誘當年與其義結金蘭的鄧不利多的好奇,指派紐特巴黎出任務。紐特在巴黎大街馴服從馬戲班逃脫的中國風神獸「騶吾」的那晚(靈感取自中國神話《山海經》),場景連結魁登斯與人蛇共生的血咒宿主的下落(由韓國女星金秀賢飾演),混亂之際引導紐特得知蒂納的去處。因為紐特的隨身跟班「小木精」(Bowtruckle)在巴黎魔法部圖書檔案室的不經意現身,使得紐特的曖昧對象麗塔雷斯壯與蒂納一年後正式面對面(在1926年蒂納見著照片後,紐特刻意迴避關於麗塔的問答)。而為了擺脫法國「黑貓魔」(Matagot)的追咬,紐特一行人與魔法部正氣師團、雅各、奎妮與長生不老的神秘魔法石製造者尼樂在巴黎東南邊拉雪茲神父墓園聚首,參與葛林戴華德的政見發表會,而魁登斯不僅僅是美法兩國魔法部的MacGuffin,更是黑巫師們急欲收編的不二人選The One。在雙重MacGuffin的交錯進行下,《怪獸與葛林戴華德的罪行》支線龐雜,或許不少影評批評編導太過著重在於往後續集的鋪陳而縮減了本片人物故事的深度性,但是華麗複雜的魔法世界就是我們現實生活的意若思鏡,看似行雲流水疾如風,細節卻秘密隱藏在不能言說裡。
2016年《怪獸與牠們的產地》中,羅琳女士將奇獸飼育學家紐特與遭受雙重暴力的魁登斯,隨同劇情線使被壓抑在社會框架之下卻極具天賦的年輕世代交錯對比,輕輕悄悄地反諷了紐特與魁登斯因為教育環境的差異,呈現了截然不同的個性與命運。有趣在於,紐特是因為逮補黑巫師行動中,魁登斯化為闇黑怨靈之時才不打不相識。而本劇延伸紐特與胞兄Theseus的兄弟情結(既血濃於水卻也是競爭對手,由其是分別為麗塔雷斯壯的前任與未婚夫),恰洽可對比鄧不利多與葛林戴華德的愛恨情仇。

而本片裘得洛加持飾演年輕、有為、風趣、嚴謹,學問滿載的英國紳士鄧不利多教授,與嬉皮、豪放、瘋狂、白髮且聰明過人的強大黑魔法巫師葛林戴華德的糾葛情節,羅琳透露出即使同校同窗多年,個人的自我抉擇,才是命運的最終關鍵。高度社會化的葛林戴華德,強勢的父權主義促使他極富掌權野心,大力推銷魔法界人士選邊站,一昧的黑白大對抗、光明與黑暗的傳統二元對立劇本,稍稍泯滅了故事底蘊的樂趣,但是豐富龐雜的角色過往與令觀眾驚奇連連的珍奇異獸,才是《怪獸與葛林戴華德的罪行》最有趣多變之處。而鄧不利多在葛倫戴華德越獄後,非親自出馬,而是指派紐特出征搜尋,好似他昔日的血盟兄弟是某種珍奇異獸,但也因此輕輕奠定轉換了鄧不利多此後劇情主線的重要性。最讓影迷津津樂道的是,當鄧不利多對著意若思鏡念念不忘血盟兄弟時,曾在《哈利波特:死神的聖物I》飾演青少年版鄧不利多的Toby Regbo和葛林戴華德的Jamie Campbell Bower皆在本片中亮相,劇組的巧思苦心,也是哈利波特迷的一大福音。
紐特與魁登斯,靦腆、壓抑、總是低頭若有所思;相對於口若懸河、自信滿滿的鄧不利多與葛林戴華德,他們的真實個性,分別在於紐特墨綠色調的穿搭,象徵他對大自然的愛護與知識鄧不利多的灰咖啡色的呢格紋西裝,是大英帝國的歷史傳承,而魁登斯的全黑清教徒宗教服與葛林戴華德的哥德金屬風,其高度不穩定性的邊緣性格,早已不言而喻。

而葛林戴華德何罪之有?屏除叛逃越獄、將怪獸寵物棄之如敝屣之外,不是他的憤怒、野心、復仇或毀滅,而是任由黨羽謀殺手無寸鐵的平民幼兒。他的姓氏Grindelwald似乎就是取自古英史詩Beowulf中大反派/野獸Grandel的諧音。而在巴黎東南邊墓園的政見發表會舞台,無非也是編導在在暗示眾家角色的悲劇英雄命運:「政治已死,人殊同途」。

開眼週報第682期轉載(30/NOV/2018) http://app2.atmovies.com.tw/eweekly/XE1811306438/


At Finnkino, Helsinki
Works Cited & Photography:
SHARE:

沒有留言

Blogger Template Created by pipd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