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5日 星期一

Mandy《曼蒂》誤入禁地之黑色安息日

伐木工人雷德米勒(尼可拉斯凱吉)與曼蒂(Andrea Riseborough)隱居山林,過著與世無爭的生活。曼蒂喜歡畫畫兒,穿著黑色安息日金屬樂團的T恤,心不在焉地顧著小小雜貨店,一頭栽在在哥德派恐怖小說的幻想世界裡。看似幸福愉快的日子,直到曼蒂遭到神秘邪教幫派綁架,不知去向,徒留骨灰,悲痛欲絕的雷德手持電鋸與十字弓,為愛走天涯,踏上血腥殘暴的復仇之路,形單影隻,與邪教幫派展開血腥復仇殺戮大戰。

 曼蒂》於日舞影展首映,驚艷全場,獲邀至五月法國坎城影展,七月蒙特婁奇幻影展,九月份赫爾辛基國際影展等各大影展展映。加拿大新銳導演Panos Cosmatos表示,影片主角雷德米勒的塑造是受到一位居住在墨西哥Guadalajara的緝毒警察為靈感,而製片人之一哈比人伊力亞伍德(伍德曾在Maniac一片精湛詮釋性功能障礙的變態殺人狂,擔當本片製作應相當有心得)大力推薦尼可拉斯凱吉詮釋「失神且焦慮不安」的伐木工人。演啥不像啥,總是一副愁眉苦瓜臉的凱吉哥,因為痛失愛人,他要哭不哭,穿著迷你小內褲,皮笑肉不笑,猛灌烈酒,醉倒浴室,爾後又豪爽一吸古柯鹼,精力體力戰鬥力大爆發的變態過程,可是從影以來最豪放不羈,高度犧牲演出呀!
美國血腥恐怖殺戮片劇情主線大抵都是以復仇為殺戮動機,《曼蒂》脫不了此陳腔老套。導演運用放大特寫女主角臉上不知緣由的疤痕,深邃空洞的眼神,瘦削蒼白的臉龐,時而失焦,時而晃動,與邪教「新黎明之子」頭兒對眼的停格一瞬間,使《曼蒂》在長達121分鐘的前半部,醞釀藝術電影的濃郁氛圍,帶著一絲絲奇幻金屬的夢境思想,步調緩慢離迷,神秘如詩。

美國十七世紀小說家霍桑(Nathaniel Hawthorne 1804-1864)的短篇小說Young Goodman Brown描述居住在新英格蘭地區的清教徒年輕人布朗,因誤入禁地,目睹異教而失魂落魄。同以陰森林為敘事背景的《曼蒂》,原本生活單純的伐木工人雷德米勒,與短篇小說中的布朗,有著異曲同工之妙:男性尾隨象徵生育力與感性的女性踏進深不可測的暗黑森林,即象徵進入超自然的疆界,內心漸漸緩緩,不知不覺地趨向黑暗暴力的本質;異教的邪典思想與組織強烈衝擊男性的主觀與感官,短篇小說中身穿黑西裝拿蛇頭權杖的神秘客,與本片中神似Iggy Pop的嘻皮頭兒,預言了「父權」對於全球女性的支配、霸權與剝削,是絕對的封建制度體系,而Young Goodman Brown以十七世紀美國麻州女巫審判案的獵巫背景又和以1983年邪教幫派獵殺女性的《曼蒂》不謀而合;而陰森林環遊後,男主角夾雜的失望、焦躁、不安、悔恨的複雜情緒,已將其靈魂強逼至破碎崩潰的邊緣。邪惡和墮落是人類的本性,《曼蒂》後半段狂躁如雷,血腥暴力,卻參雜了瘋狂喜感的復古邪典。 
曼蒂常常穿著金屬天團黑色安息日的T恤,而「安息」是希伯來語中休息/停止/終止之意,而在1968年成立於英國伯明罕的黑色安息日,音樂風格融合硬式搖滾、重金屬、前衛迷幻的風格,至1968-2017年以來已經發行19張錄音室專輯,2006年挺進美國搖滾名人堂。最有趣在於,黑色安息日其歷年來專輯作品名稱,與《曼蒂》片中許多橋段不謀而合:1970同名專輯《黑色安息日》是曼地的著裝風格,1970年《偏執狂》與1975年的《破壞狂》則是邪教「新黎明之子」的成員集體傾向,1980《天堂與地獄》恰恰形容尼可拉斯凱吉痛失曼蒂前後的心情寫照,1981的《暴民萬歲》與1983的《魔頭轉世》直指邪教活動,1992年發行的《人類終結者》是凱吉與邪教對峙屠殺,1995《惡靈禁忌》是市井小民凱吉與「新黎明之子」的終極對決。導演Cosmatos籌備影片時的靈感,就恰恰來自重金屬樂團、經典殺戮片《十三號星期五》或是美國哥德恐怖片,再透過尼可拉斯凱吉或許是自《絕地任務》(The Rock1996)以降,最能將平凡魯蛇搖身一變復仇英雄的最精湛演出,也無怪乎,原本瘋狂嗜血片能存活最終不用早早領便當的Final Girl,到了《曼蒂》,卻是Final Boy尼可拉斯凱吉呀!

At Finnkino, Helsinki 
Special Thanks: JMH
Works Cited & Photography:
www.imdb.com

開眼週報第680期轉載(12/NOV/2018) http://app2.atmovies.com.tw/eweekly/XE1811125259/
SHARE:

沒有留言

Blogger Template Created by pipd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