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8日 星期六

Ant-Man《蟻人》---見微知著,小蟻雄兵

本草綱目記載:「蟻力最大,能舉同身鐵」

2016年英雄內戰前夕,漫威影業主席Kevin Feige與原創作者Stan Lee(影片中還客串老酒保一角,令人莞爾),聯手美國喜劇導演Peyton Reed與影集常客保羅瑞德(Paul Rudd),改編1962同名漫畫,打造微觀世界,蟻人雄兵,螞蟻上樹,再為復仇者聯盟加盟生力軍鋪路。

《蟻人》一片,盡是「偷」字了得。原為職業騙子的史考特朗恩,在深夜豪宅竊盜案中,偷藏了一組酷似太空衣裝備,卻意外中了生化量子物理博士亨利皮姆的所設下的圈套。博士的監聽,Hope的臥底,史考特的偷情,都是無正當權利的佔有,也開啟了不打不相識的契機。麥可道格拉斯飾演的亨利皮姆博士,電腦特效年輕化時鏗鏘有力的一記右勾拳,20年後與史考特相遇的一句「不是為了拯救世界,而是為了拯救她們」,將漫威父權主義至上的保護主義文化,一語道盡。老牌中的大牌麥可道格拉斯身兼天才科學家、前神隊局特工與慈父難為的多重身份,卻堅毅不拔的智者形象,鋒芒風采大勝蟻人主角保羅瑞德,也隱隱透露現今美國帝國主義的終極秘密武器,除了兵種眾多(影片螞蟻兵團為象徵),偶爾天佑美國之外(雷神索爾),美國國防部(復仇者聯盟總部)的裏裏外外,智商高人一等的生化機械科學家們 (東尼史塔克、布魯斯浩克等)才是終極導師,是世界大戰致勝的絕對關鍵。

不同於鋼鐵人、雷神索爾、美國隊長與復仇者聯盟喜歡將銀幕所有建物街道炸光光清空空,蟻人的顯微鏡世界,頗有1989年《親愛的,我把孩子縮小了》(Honey, I Shrunk the Kids)的科學新知逗趣感。皮姆粒子可將正常人體縮至0,5英吋,所以浴缸裡的水珠滴落好如颱風蘇迪樂,迪斯可夜店辣妹們的厚底鞋是萬噸巨石,過街老鼠變成輻射哥吉拉,鏡頭從城市的地下水道移軸至土壤層的螞蟻王國,比喻蟻人的高科技裝備與大自然的力量通力合作,才能擊潰蠅攢蟻附、蜂營蟻隊的邪惡勢力,偷天任務才方以完成。以生物學而觀,螞蟻社會擁有群體分工、個體溝通、以及解決問題的組織能力,螞蟻亦是全世界力氣最大的昆蟲之一,其負重能力驚人,能拖動高於體重1400倍或背負52倍的物品,所以影片中蟻人與黃蜂人蟻鬥蝸爭,狂丟湯瑪士小火車頭的力大無窮橋段可是有生物學根據的哩。(湯馬士圓溜溜翻滾滾的眼珠頗有萬聖節恐怖片的主演潛力啊!)《蟻人》對於自然界的回歸與敬重之情,比其和以人機合體(cyborg)為主的英雄爽片更有獨到的寓言省思。
螞蟻群體和人類社會結構相似,影片中Michael Peña傳遞消息的有趣橋段便是影射蜂合蟻聚的社交連結模式,還有史考特朗恩與駭客三人組的鬥嘴台詞更添本片歡樂指數,尤其飾演操東歐口音的電腦工程師David Dastmalchian大開鐵達尼號與歐洲吉普賽人的文化笑話令在場觀眾爆笑不絕。爾後無厘頭的新手父親史考特朗恩更與螞蟻雄軍中的安東尼(英文原名Antony隱含螞蟻Ant一字,此名也豐富了影片的文本深度)並肩作戰,侵入電子儀器內部,無聲無息,偷偷摸摸,蟻聚之兵,蟻動泰山,以小搏大,Size really doesn’t matter.
漫威影業強調天賦異稟的英雄們發揮團隊精神外,近期特別著重人性親情的描繪,好如雷神索爾一家的宮廷鄉土劇,復仇者聯盟的個人過往,蟻人兩位父親兩樣情的老套劇碼,反映當代社會結構的難題,開啟英雄道路的源頭,凝聚全球觀眾的集體認同,再創視覺權力新巔峰。

At Finnkino, Espoo
Works Cited & Photography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