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14日 星期一

Baby Driver:《玩命再劫》---你的名字,我的寶貝

No Music No Life
如果聊到寶貝,你會想起哪首歌?

一名以「博士」為首的犯罪集團,匿名為「寶貝」的年輕飆車手因過人的天賦,讓搶劫集團犯罪成功率達至完美百分百。但是面對真命天女與真摯親情的牽絆,他不得不面對自由、愛情與生計的人生交叉點。

英國鬼才導演Edgar Wright繼《血腥冰淇淋三部曲》之後,嘻哈卻不饒舌地完美譜出結合《快客殺手》的強力節奏,《玩命關頭》大呼過癮的街頭甩尾,以及1967年經典老片《我倆沒有明天》鴛鴦大盜的愛情故事(《玩命再劫》中飾演小親親的Eisa González和老哥Jon Hamm的命運如同Bonnie & Clyde),全新打造實景飆車拍攝的新興動作懸疑另類風。DJ藝名Ansølo,擁有身兼音樂製作人/演員/滑板客的超級新星Ansel Elgort,飾演娃娃臉baby face的高智慧犯罪青年「寶貝車手」,那深情款款的眼神,笑容迷人的帥氣,以及無需修飾的音樂天賦,幾近搶走金獎影帝凱文史貝西與葛萊美得主傑米福克斯的風采。硬底子凱文史貝西不苟言笑、看似霸氣強勢卻又小心翼翼的幕後主使,實在不免透露些許《紙牌屋》中陰險政客的況味,而搖頭晃腦又脾氣暴躁的傑米福克斯,說唱調調卻又逃脫不了《雷之心靈傳奇》和《邁阿密風雲》的跨界結合。有趣在於,葛萊美與奧斯卡雙料冠軍,本名Eric Marlon Bishop的傑米福克斯,20034月還曾因在賭場擾亂治安而被警方起訴,被判入獄六個月,緩刑兩年等刑責,與在《玩命再劫》片中憤世嫉俗的幫派角色,有著人生如戲,戲如人生的微妙巧合。再加上飾演寶貝車手母親的Sky Ferreira本身就是美國時尚模特兼Dance-pop歌手,以及片中參與銀行搶劫的小混混艾迪,是美國另類放客搖滾天團嗆紅辣椒Red Hot Chili Peppers的主力貝斯手「跳蚤」Flea客串,身兼編劇與導演的Edgar Wright不僅僅運用橫跨1950至千禧世代的音樂銜接全片劇情主線與主角心聲,其所參與的演員卡司的台前台後,更豐富了電影濃郁的真實厚度。《玩命再劫》簡直就是化身為DJ Edgar Wright混音接歌super remix的熱門單曲EDP
影片起始,Ansel Elgort飾演的寶貝車手的自信步伐、手持ipod,從容自在地進出咖啡廳。行人的腳步,沖泡的嘈雜,數鈔的規律,玩命地加速,刺耳的煞車摩擦,兩段急速180度大轉彎,聲聲落落都是一首接一首令影迷情緒嗨翻天的混音大帝國。寶貝歌手和餐廳服務生黛比在自助洗衣店分享旋律的美好時光,導演運用Ansel Elgort帥氣卻帶著男孩靦腆的臉龐,與莉莉詹姆斯甜美不做作的笑容(雖說本小姐不免覺得莉莉的大板牙些許過長),將美國青春世代的YA喜劇元素拿捏得迷人可愛。音樂無縫接軌的流暢自在也暗喻了主角寶貝車手人生的順遂不羈,甚至,在覆述博士的搶劫路線時間點,都帶有一絲絲美國西岸饒舌歌手的不可一世。

一波波搶劫行動的轉捩點,在於寶貝車手先是自殺式撞擊,使得同夥人沾滿鮮血,抱頭鼠竄,隨即在公路上臨陣搶劫一位黑人老太太的亮紫色古董車。當他的抉擇不得不與平民的人身安全擦撞時,後有追兵之餘卻花了數分鐘在贓車主駕座位幾近崩潰邊緣般地切換自己心儀的音樂頻道,才肯加速逃亡,表示寶貝車手的完美共犯生涯已經瀕臨分崩混亂,他的人生節奏(也就是電影配樂)於此橋段軋然終止,失控慌亂(out of track),早已不復影片初始一般的意氣風發。不同於一般電影調度擅長運用燈光、色調甚至服飾隱喻主角們的情緒發展,Edgar Wright玩世不恭地運用嘻哈搖滾混搭曲目為主角群介紹,爾後中斷Remix配樂,只純粹以人車追逐的情境聲響表示主角生活已偏離理想(比如主角彼此叫囂嘶吼、輪胎尖銳的摩擦聲或是槍林彈雨的乒乒砰砰)。當寶貝車手受傷後,在與黛比偷偷前往亞特蘭大州際公路邊境的車程,寶貝車手或許是人生第一次,用心聽到母親的甜美歌聲,有點迷離、有些恍惚、又有些遙遠。這份平靜,是他不完美童年記憶的終結,是他對家人最深的思念,那是他試圖找回人生新方向,與社會(甜美的黛比是真善美的化身,他的服務生工作,代表現實社會的辛勤與勞動)建立真正的人際關係。
這絕對是Edgar Wright的刻意安排。酷愛音樂,成天ipod不離手的寶貝車手與黑人養父以手語交流,看似無聲卻更勝有聲。在充滿黑膠唱片與合成器的公寓內,養父無法感受到養子的音樂創作,卻仍對他信心滿載。飾演養父的聽障演員CJ Jones與Ansel Elgort其實在戲裡戲外,都是以手語溝通交流,也讓本片的親情戲份格外飽滿動容。而硬底子影帝凱文史貝西飾演的「博士」,雖然總是一副對寶貝車手半利誘半威脅的老大姿態,但是不時諮詢寶貝車手的意見而看出,博士把車手當成寶,儼然也是寶貝的導師身兼合夥人。當寶貝車手勢單力薄、幾乎被追緝到走投無路時,原本絕不沾鍋的博士破例挺身相救,不時還帶有一絲絲父親形象的影子。所以當黛比初次與對寶貝車手相遇時說:「以我的名字入歌的最多不過那兩三首,你的名字卻占盡流行音樂史上所有單曲歌詞中呀!」的這句玩笑話,其實是編導對於建立人際關係的一個小小寓言:我們為了識別彼此,都(被迫/被動式地)擁有名字,或者是字,也可能是號,甚至是小名、別名、譯名、筆名、佚名抑或是匿名。我們藉以名字賦予給我們的無形意義,以行動讓抽象的名字成為名副其實的符碼。每一個孩子,都是父母親的心肝寶貝,每一位有情之人,也都是彼此的親親寶貝,所以寶貝車手Baby,其實象徵了每一個擁有七情六慾、生活中夾雜快樂與牽絆的你與我與他。

《玩命再劫》中除了黛比之外,所有角色都以綽號相稱,不知本名,隱喻了社會邊緣人的不得已,也是編導暗示除了利益之外,他們無法建立真正溫暖友好的人際關係。那如果有一天,我們的名字不復存在了,我們還會是我們理想中的自我嗎?當黛比郵寄給寶貝車手多張明信片的字裡行間(編導再次以莉莉詹姆斯的清甜嗓音代替文字敘述),我們觀眾得知原來這位帥氣滿點的傳奇車手原名為Miles,與里程(英哩)計數同字,黛比的嗓音聽起來更有SMILES的想像。當然啦,Miles這個名兒也是本片大開飾演《王牌大間諜》Mike Myers與《月光光心慌慌》殺人魔主角Mike Myers的雙關語玩笑,而且MilesMyers若以英國腔調發音,同音相似更高達百分百,無怪乎嘻哈卻不饒舌的隱喻笑點,讓全球影評影迷拍案叫絕,笑場滿點。是的,這絕對是Edgar Wright刻意安排的。
Edgar Wright曾於訪談時透露,Baby Driver片名靈感來自於Simon & Garfunkel的同名單曲Baby Driver(當然也是本片配樂之一,而Simon & Garfunkel最有名的暢銷金曲之一便是<The Sound of Silence>了),劇情主線則與1978年的動作驚悚片《Driver》或是2011年雷恩葛斯林版本的《落日車神》相互呼應。我們在某人的心目中,都是最彌足珍貴的「我的寶貝」。


本片配樂唯一小小遺憾在於,電影中客串小混混的貝斯手跳蚤(本名Michael Peter Balzary),所屬樂團嗆辣紅椒於2006年發行的第九張錄音室專輯<星戰競技場>Stadium Arcadium)中的暢銷單曲<Tell Me Baby>,導演Edgar Wright不知是有意無意,刻意遺漏。因為歌詞恰恰道出寶貝車手v.s黛比v.s養父v.s之於人際關係的大哉問:
Tell me Baby, what’s your story?
Where you come from and where you wanna go this time?
Tell me Baby, are you lonely?
The thing we need is never all that hard to find.

所以,談到寶貝,你會想起哪首歌?


後記:本小姐是另類搖滾天團嗆辣紅椒超級樂迷,2016九月與2017七月都參與了歐洲巡迴演唱會,所以看到貝斯手跳蚤在本片客串小混混艾迪時,真是樂不可支,笑到翻天啊!


延伸閱讀:Flea from Red Hot Chili Peppers<移除音樂教學簡直與虐童無異>


At Finnkino, Sello

Special Thanks: JMH

Works Cited & Photography

2017年7月31日 星期一

Dunkirk--《敦克爾克大行動》:三個謎題,二次大戰,一線希望

193991日凌晨德軍突擊波蘭,爆發第二次世界大戰。英法隨即對德宣戰。戰況持續至19405月,德軍越過馬其諾防線,以AB兩線包抄荷蘭、比利時、盧森堡、法國等西歐諸國。僅不過兩週間,德裝甲部隊就橫貫法國,直擊英吉利海峽岸邊,北部的英法比荷聯軍受困於法國北部法蘭德斯地區,527日比利時軍隊旋即投降。根據德國A軍團的官方戰爭日記指出,因希特勒在走訪A集軍團司令部後命令部隊暫緩,以阻擋敵軍突圍,另有史學家闡釋德軍此舉另有政治打算:使其部分英軍撤回英倫,有助於爾後希特勒與邱吉爾的外交議和。正因約有七天的停戰空窗,英國首相邱吉爾下達「發電機行動」,約四十萬英法聯軍集中至比法邊境海港小鎮敦克爾克撤退。霧氣迷濛,海沫綿密的淺灘面對西面的英倫大島,運輸車輛來來回回,遠方戰艦靠岸的身影,成為聯軍絕處逢生的唯一希望。

以《星際效應》、《全面啟動》與《黑暗騎士》系列驚豔全球的英國鬼才克里斯多福諾蘭,2017年再度與享譽全球的配樂大師漢斯季默攜手合作,開場渺無人煙的迷你小鎮,白紙紛飛,窗邊的殘煙一點,卻因一聲槍響劃破了詭譎的寂靜。新生代英倫男孩Fionn Whitehead飾演的英國二等兵湯米一路狂奔(深邃的五官與表情精湛的雙眉,惜字如金的沈默卻又爆發力十足,頗有影帝丹尼爾戴路易斯的架勢,後勢看漲),穿越槍林彈雨與重重高牆,豁然一見的海闊天空,只是,面無表情的人龍隊伍,伴隨永無止境的海浪滔滔,回家之路竟是長夜漫漫路迢迢。
在多佛小鎮居住的道森先生(由《間諜橋》榮獲奧斯卡最佳男配角的Mark Rylance飾演,除了諾蘭導演外,以舞台劇起家的硬底子Mark Rylance也是吸引本小姐買票入場的原因之二),與二兒子彼得還有鄰居小跟班喬治,趁海防巡邏官稍有閃失之時,逕自地、冷靜地、自持地、手無寸鐵地,駕駛自家小船開往法國敦克爾克。道森先生是英國「Keep Calm and Carry On」的精神象徵(英國首相邱吉爾於二戰期間對於全英民眾的精神喊話),他堅持營救的動機,直到影片終了才由二兒子解謎,這是諾蘭對於參與敦克爾克救援行動的平民之致敬。道森父子與鄰居男孩在半途中就順利營救了受困於戰鬥機殘骸中的英國飛行員(愛爾蘭憂鬱型男席尼墨菲也算是諾藍陣營的老班底,但是挺有趣的是,導演總是安排他飾演帶有神經質、冥頑卻又帶點悲劇性的角色,好如在《全面啟動》中那一心一意只想知道父親保險櫃秘密的失落兒子,或是《黑暗騎士》中心懷憤恨的「稻草人」),他先是不發一語爾後暴力相向的創傷壓力症候群,在稍嫌狹窄的四人小船艙,陷入了人道戰爭的危機。席尼墨菲陰晴不定、甚至懦弱膽怯、毫無感恩悔意的無名角色,象徵了大戰間接性地,好如傳染病似的,摧毀了平民百姓的希望與生活,也是諾蘭對於大戰之於人們精神與記憶的無情打擊,最擲地有聲的控訴。
英國變色龍湯姆哈迪也是諾蘭班底名單常客,這回雖然沒有像在《黑暗騎士》中增肥剃大光頭飾演大反派,卻也因為飾演皇家飛行員的角色因素,從片頭蒙面到最後片尾一刻,帥氣無敵的湯姆哈迪才因飛機燃料不足迫降而露臉解謎。與其他主要敘事者相較,湯姆哈迪與戰鬥飛行員間的對白,大抵是本片最多話的角色了。《敦克爾克大行動》首映後全球票房逼近五億美元,知名影評讚譽不斷,卻也有少許評論針對諾蘭導演向來一貫缺乏人物背景性格描述的劇本缺陷。是的,從早期的《頂尖對決》、《全面啟動》到今年的《敦克爾克大行動》中,角色間的情緒發展與行事動機並無脈絡可循,或許之於英國文學系出身的克里斯多福諾藍,這可讓許多影評大書特書一番。不過眼尖觀眾或許可以發覺,諾蘭善於運用「時間」為電影敘事主軸,他筆下的原創角色幾乎都沒有家族姓氏(《全面啟動》中湯姆哈迪的角色僅是Eames,本片是Farrier),席尼墨菲甚至只不過是一位「發抖的士兵」而已。身兼編劇的諾藍有意無意,尤其在歷史上死傷無數的二次大戰,表達之於無名英雄沈沒在史冊洪流中的小小諷刺。遍布世界各處的無名軍人公墓,我們如果有能造訪,身處其中,我們能得知那些先前先烈的家庭背景與個人情感麼?我們可以想像他或許自私自利、只想踩著別人的屍塊前進而贏得勝利,最後卻因一絲絲的良心發現而捨身救人麼?我們能描述空軍行員鳥瞰美麗的沙灘,卻眼見敵軍的空襲而同袍濺血處處的焦慮心情麼?若無歷史文學記載,我們能得知叫不出名的小老百姓之於戰爭的犧牲與貢獻麼?我們能深切體會前一秒還會說會笑的同儕,下一秒就身首異處,殘肢斷腿,瞬間無語、無聲無息的不可置信麼?
所以諾蘭不強調對話建構整體劇情與人物發展,而是運用攝影調度與畫面建構,將陸海空的角度,以一週、一天、一小時的交錯時間線,搭配三個謎題(隻字不提的吉布森與陸軍二等兵湯米完全不知對方背景卻能了然於心為謎題之一,道森父子自願救援的強烈動機謎題之二,湯姆哈迪的帥臉謎題之三),以類似身臨其境的拍攝角度(湯米躲避德軍埋伏時的平身背影,因跑動而在眼前模焦的軍服大衣宛如我們觀眾也是逃命的隊員之一; 湯姆哈迪俯瞰敦克爾克沙灘與後照鏡的角度視野放大聚焦,特別鮮明,好似我們是湯姆哈迪的副座駕駛般),以英國國民觀點,闡述大戰史上最驚險動人的戰略性大撤退。漢斯季默古典交響樂的滂礡配樂,以滴滴答答的時鐘為開端,是諾蘭時間線的提示聲,而令本小姐聽到心臟有感疼痛的轟炸機攻擊,以及在密閉船艙掙扎至最後一刻無力開閘的無聲痛楚,更是編導與配樂大師想力促過慣太平生活的觀眾們進入戰場,了解戰爭殘酷、陰暗本質的用心良苦。
與史蒂芬史匹伯《搶救雷恩大兵》的謎題敘事相較(湯姆漢克斯飾演的米勒上尉的本業、雷恩的帥臉以及米勒上尉的遺言為三大謎題),諾蘭的謎題以簡短接近無語的對話輕輕悄悄的帶過,也沒有安排下達「發電機行動」的邱吉爾首相露臉說話,毫無英雄大片煽情之感(不過,熟稔二次大戰史的人盡皆知,邱吉爾酷愛戰爭,他最終的目的是以擊垮希特勒為目標,也有不少史學家認為二次大戰若無英美的主導決策,戰事或許能提早結束。莫非,諾蘭也知邱吉爾人品本質,才以「文學的正義」硬不讓重要角色在片中露臉?又或是,敦克爾克大撤退本來就是泥菩薩過江,也根本不是勝利的凱旋)。以李安的《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相對照,諾蘭特寫的創傷壓力症候群軍人,毫無插科打諢與記憶交代(席尼墨菲這發抖的士兵到底受了什麼打擊我們無從得知,李安的比利之於戰事描述非常細膩詳盡,他同儕的對話也盡顯青春幽默),只能透過他獲救前的膽小如鼠、獲救後的歇斯底里與下船後的不道而別看到人性不由自主的陰暗表象。

諾蘭首度執導的二戰大片,畫面簡約、對白鮮少、色調單一、死亡無聲,卻在最後橋段的熊熊烈火中,暗示了無名英雄的共同努力與智慧,給予人們一線線無窮的希望曙光。

At Finnkino, Sello
Special Thanks: JMH, Prof. Stephen Ohlander 

Photography & Works Cited
https://en.wikipedia.org/wiki/Battle_of_Dunkirk
www.imdb.com


開眼週報第613期轉載(03/Aug/2017) http://app2.atmovies.com.tw/eweekly/XE1708036999/

2017年6月10日 星期六

Wonder Woman《神力女超人》---人間煉獄行的獨立宣言

於二戰期間首次於DC漫畫亮相的神力女超人,是美國心理學家兼作家William Moulton Marston與妻子Elizabeth Holloway Marston一起塑造發想,以希臘羅馬神話中月亮女神「黛安娜」為靈感,結合維納斯的美貌、雅典娜的智慧以及大力士神力的超級女英雄。漫畫角色設定最初是力抗軸心國軍隊的中堅力量,1960年後故事線更著重於英雄內心世界的刻畫,以及希臘神話中的諸神事蹟。1975-79年由琳達卡特主演的電視影集神力女超人,是首次將DC漫畫的女性主義力量大眾媒體化。直至華納兄弟在2013年宣布神秘角色加入《蝙蝠俠對超人:正義曙光》之前,神力女超人重返大螢幕的計畫總是雷聲大雨點小,不外乎是劇本的延宕以及選角的失格等等。2016年春季,影迷觀眾們終於一見由以色列裔的蓋兒加朵Gal Gadot周旋於男性英雄角色間,迷人亮眼,性感健美,女超人一出場,幾近奪走班艾佛列克與亨利卡維爾在全片的氣勢風采。

若說蝙蝠俠與超人是渾沌黎明前的正義曙光,那麼2017年初夏,千呼萬喚的《神力女超人》便是旭日東升的女神威力。另一讓影迷影評津津樂道的是,《神力女超人》是打破漫威宇宙與DC漫畫一貫的陽剛風格,第一部以女性導演Patty Jenkins執導的女神英雄電影。編導也以布魯斯韋恩/蝙蝠俠一件小禮物為倒敘手法,講述從天堂島出生長大的黛安娜公主,不期而遇空軍隊長史提夫崔佛(由帥氣可口的柯里斯潘恩Chris Pine飾演),進而對抗大戰焦灼局勢,保護人們免於毀滅性武器危害的前因後果。
原創者 Marston夫妻於1941年首刷的《神力女超人》系列,剛好正逢法國存在主義哲學家/女權運動者西蒙波娃(Simone de Beauvoir)與美國人類學家瑪格麗特米德(Margaret Mead)的發聲初期,大戰期間的人力資源後勤,也流動了19世紀以前女性的政治經濟地位。性別階級的轉變,剛好顯現《神力女超人》亞馬遜家鄉刀槍盔甲的斯巴達戰士裝束,與一戰期間仍身著蓬蓬裙戴高帽的倫敦上流淑女們格格不入。也就是因為現實v.s超時空的格格不入,讓原本過於天真的《神力女超人》更有人情溫暖,更令人玩味無窮。

開片第一場灘頭戰役,恰恰好對比了「男性霸權入侵」v.s「女性被動抵抗」的現況。雖說由羅蘋懷特飾演的女將領Antiope一箭三屍,騰空轉身的功夫了得,卻難抵槍砲火藥的射擊;亞馬遜女戰士馬術無敵,卻無法抗衡跨洋軍艦。第一場「現代」武器v.s「傳統」兵器的對峙橋段,隱喻了各個階層的女性.女人.女孩們,即使身懷絕技,卻幾世紀以降,因層層的保護主義(黛安娜家鄉天堂島就像是溫室,而且也是父權的象徵--宙斯,所一手打造的),被迫屈居於強力父權主義下的陰影與無助。

黛安娜巧遇軍隊長史提夫崔佛,爾後決定離開家鄉天堂島,尋找戰神Ares的下落,便是女性之於保護主義的反抗發聲。當他們參與倫敦議會與計畫參戰,也就是象徵女性在投票權、參選權、與工作權上的歷史進程。當然觀眾們會察覺黛安娜有時不免過於天真無邪,尤其自始至終,她一直堅信,只要殺戮戰神一只,人間便會太平無戰事,能解決所有的問題紛爭。其實自信、美麗、大方、悲憫、聰慧過人的黛安娜,是在與史提夫參與戰事之時,見證了地表人們的悲苦、淒涼、痛楚與離散。與家鄉天堂島春暖花開相較,她隨處所見,便是人間煉獄。若說隊長史提夫崔佛是黛安娜認識現實世界的引路人,那麼黛安娜就好似在《神曲》中歷經煉獄.地獄行的但丁了。在文學中,維吉爾引領但丁,使其與之歷史人物交談;於大銀幕,身份成謎卻有實務經驗的空軍隊長,不經意引導天真小女孩蛻變為成熟穩重的女性,使她平衡了身體戰鬥與內在心靈的文化衝突(在天堂島的訓練都是虛擬的,首次的灘頭戰役是黛安娜生平第一次見證人類為何)。那是黛安娜認識人/男人(英語之於人與男人都可使用man/men)的刻骨銘心,那是成為一位真正英雌的必經之路。
神力女超人》系列首發之時,黛安娜的露肩馬甲裝束不免遭致些許衛道人士批評,但是大抵上天神幾乎都是「不怕冷、穿清涼」這個文學常識之外,《神力女超人》早早已經超脫時尚模特兒情節。無論是在漫畫系列或是大銀幕版本,黛安娜從來沒有為任何人/男人精裝打扮,美容瘦身,甚至她還帶有一些Tom Boy孩子氣,在倫敦高檔百貨試衣間的橋段,踢腿質問:「這大朵蓬蓬裙是要怎麼上戰場?」(隨後當然是布料喀喳撕裂聲)。所以黛安娜的格格不入,是因為她不需要遵從社會化的規則以及女性身體的審美標準。甚至在姓名上,即使他是天堂島王女,她不時還會用Diana Prince(王子),而非以Princess Diana(公主)稱之。相反的,欲言又止、不時紅著臉、內心常常小鹿亂撞的空軍隊長史提夫崔佛,倒是頗像情竇初開的花樣少女,還在關鍵時刻,將自己倚賴的隨身信物,交予給當下因爆破而暫時耳鳴的黛安娜,離情依依,情話綿綿,只希望自己能有「多一點時間」。當黛安娜得知史提夫的抉擇時,她仰天長嘯,欲哭卻無淚,人高馬大,黑髮飄飄,情緒滿點,體態健美,肌力爆發,高舉坦克,怒火紛飛,實為孤絕金鋼狼的女性版(出場配樂更是一絕,聽過難忘了!)。你說曾受過以色列軍事訓練足足兩年的蓋兒加朵,她格格不入的性感,她獨特渾厚的嗓音,孰能超乎之?
戰神Ares的現身,更將男性v.s女性,上級v.s下屬,霸權v.s反抗的對比更顯鮮明,有趣在於,有別於諸多英雄電影處理父子爭奪或兄弟鬨強的劇碼,戰神v.s女神的終極大對決是首度超級英雄系列的兄妹家庭劇。只可惜由英國David Thewlis飾演的大反派,他圓鼓鼓的臉蛋與大鼻子無論如何耍狠,都只有哈利波特中,那卑躬屈膝路平教授的影子。如果劇組能成功延攬當時也加入試鏡的西恩潘飾演此終極大反派,他的鷹勾鼻、尖下巴與低沈沙啞的嗓音,或許更深得本小姐之心。黛安娜在哀傷絕望之時,也終於了解,無論本身的角色為何,「每一個個體都有獨立的仗要打」。這不啻是本片只針對女性觀眾喊話,也是對所有跨性別、跨種族、跨文化的獨立宣言。

成為英雄的必經之路,身體、心靈、信念的平衡訓練之時,更重要的,是學會了如何道別。

凝視著蝙蝠俠一件小禮物,黛安娜決定留在地表協助大眾的主因,是因為這趟人間煉獄之旅,她明白到:
「我們彼此因時空交錯而遺憾,但我依然深愛著你」。

At Finnkino, Sello

Works Cited & Photography:
www.imdb.com
www.dccomics.com

開眼週報第606期轉載(14/June/2017) http://app2.atmovies.com.tw/eweekly/XE1706145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