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11日 星期二

The Beyond-L'aldilà---美國南方恐怖傳奇之第七封印

E Tu Vivrai Nel Terrore!

1927年位於路易斯安那州的七門旅店(Seven Doors Hotel),一位年輕的藝術家正在作畫,卻被當地暴民強制入侵,處以私刑:先施以鐵鍊捶打,雙腕再釘個九吋深,最後潑撒乳白色不明液體毀容致死。

事隔多年後,年輕貌美的紐約女郎萊莎(Catriona MacColl),繼承了七門旅店, 遂搬遷至美國南方。裝修旅店期間,她駕車外出時巧遇一位金髮白眼的盲女艾蜜莉(Sarah Keller飾,以車窗擋風玻璃視角直逼毫無動靜的直挺女性,是為導演攝影調度之驚喜視野),牽著德國牧羊犬,警告萊莎,事不遲疑,趕緊逃離七門旅店要緊。
一心一意只想經營旅店的萊莎與帥氣小鎮醫生約翰(David Warbeck)皆視盲女的警告為無稽之談。但隨著裝修油漆工失足跌死,戶政簿記員被毒蜘蛛群撕扯臉頰肌理,水電工檢查漏水後一去不復返,女管家瑪莎在殯儀館為前夫化妝時遭強酸毀容,其孤女被附身後,這對金童玉女無神論者才驚覺整座小鎮已遍佈行屍走肉……..

1981發片的<The Beyond>可算是義大利恐怖片先驅Lucio Fulci之於1980經典殭屍片<City of the Living Dead>之前傳。旅店名稱就已明示了本故事大量取自<聖經啟示錄>的七封印之說為藍本。1927年藝術家私刑案不過是因為一群藐視耶穌基督的暴徒(藝術家所遭的虐待類似耶穌基督的苦行,他的畫作顯示他曾從鬼門關走一遭,也好比耶穌基督復活前的經歷),不慎打開了其中一道地獄之門(大概往後的活死人來源皆由七門旅店所出)。導演Fulci表示:殭屍本屬陰間地獄,鬼門(第七封印)一開,與生人爭地盤的結果,不是你死我活,要不血流成河,橫屍遍野,無以共生共存(只有電影熱錢賺不完啦)
恐怖電影中鬧鬼的旅店並不在少數。除了史丹利庫伯力克家諭戶曉的經典<鬼店>外,Fulci的七門旅館36號房,呼應了以為象徵與倍數的基督教教義(比如三位一體或九層地獄,也影射了投宿此房號藝術家之命運象徵)。第七旅店則為Bleak House之借代:層層疊疊的螺旋梯、老舊漏水的瑕疵、緊挨相鄰的隔間與神祕難解的過往。狹窄陰溼的地下室更有美國恐怖小說大師愛倫坡(Edgar Allen Poe)短篇故事<The Cask of Amontilladio>不寒而慄之氛圍。再加上萊莎於36號房發現Eibon線裝古書,此書其為美國恐怖科幻小說家H.P.Lovecraft(1890-1937)所著的故事集。有趣在於,Lovecraft在作品Eibon各個篇章所下的的故事標題:’The Haunter of the Dark’(1927藝術家私刑案)’The Dreams of Witch House’(萊莎的奇遇)‘The Horror in the Museum’(博物館在本片中改為小鎮醫院)’The Shadow Out of Time’(本片結局),剛好可概述<The Beyond>的線性故事主軸。

第七旅店結合古蹟與凶宅之雙重身分,是通往地獄的入門,也是活屍的出口。片中人間煉獄倖存者,宛如古典希臘文學中之於知識先知的詛咒,必為盲者。片末既無出口也無入口褐砂滾滾、暗無天日的場景,搭以Fabio Frizzi優美動人卻飽含一絲絲哀淒蒼涼的小調配樂,Lucio Fulci打造了另一經典美國南方恐怖傳奇,開啟了活人生吃的血腥大門。


At Finnkino, Helsinki
Special Thanks: JMH
Works Cited & Photography:
SHARE:

2014年11月9日 星期日

Interstellar:《星際效應》---橫跨一世紀的父女情科幻微鬼片



橫跨一世紀的父女情科幻微鬼片

龐大寒冷虛無…..這是我們身處的宇宙,也正是英國鬼才導演克里斯多福·諾蘭繼全面啟動之後,探討時間差移的另一詮釋。全面啟動》中諾蘭劇本設定的時間比為1:12進入到越深層的夢境,時間過得越緩慢,夢境下層時間為上層時間的12倍慢。2014星際效應》則運用了愛因斯坦廣義相對論中,時間為非絕對的膨脹概念,因龐大的重力或引力影響(比如黑洞),導致時空扭曲力擴張。影片中,馬修麥康納飾演的庫柏隊長,率領安海瑟薇所飾演的科學家與小組隊員,於米勒行星執行一小時的探勘任務,就相當地球七年的光陰。再加諸如夢似幻的記憶,諾蘭導演的170分鐘,運用視覺調度、實力派演員、優美配樂,敘述了橫跨一世紀的父女情科幻微鬼片。


影片時空設定於不久的未來,地球農作物因氣候轉變和疾病而經常欠收,為解決糧食危機,全美由工業時代而轉型成農業社會,可耕土地只種植單一經濟價值最高的玉米。象徵美利堅文化與家庭核心價值的棒球比賽,也因為無預警的沙塵爆而不歡而散。灰灰土土的場景,不啻為艾略(T.S. Eliot)所描述的<荒原>:宣示著戰後(本片的糧食危機可比喻為人類的生存保衛戰),西方文明的危機和傳統價值觀念的失落,反映了整整一代人理想的幻滅和絕望。惡劣的氣候也明示了水源的枯竭,也呼應了庫柏一家孕育生命力的象徵角色--母親---的缺席。年邁的老父,無助的子女與喪妻的男主角,在黃沙滾滾中矗立的單薄木屋的餐食中,毫無新鮮的蔬果開胃,其環境的艱困與心理上的孤寂,與世界末日無異。


馬修麥康納所飾的庫柏,開車橫直撞象徵農業時代的玉米田,而尋得太空總署基地,倏地將守成不易的傳統思維推向至更積極的格局。庫柏在玉米田工作身著的沙土色羊絨工作外套,是為總部位於密西根州的經典工妝品牌Carhartt。創辦人Hamilton Carhartt1889成立此品牌以來,由丹寧布工作褲起家,爾後並推出休閒居家款式。此品牌設計強調適應各種挑戰的工作環境,以舒適耐用風靡北美與澳洲等地。庫柏於太空漫遊後,沙土色Carhartt外套意有所指地身披在已亭亭玉立的女兒墨菲身上(潔西卡·崔斯坦飾),父女之情與思想體系的傳承意味,不言而喻。庫柏在險峻的外星球打拚,困在蟲洞裡的過程,卻冥冥註定似的,間接幫助了墨菲於地球上解出移居太空站的方程式數據。諾蘭運用了近代物理學,闡述小女孩口中念念不忘的鬼魂概念。而也因為方程式數據的應用,庫柏才得以在名為庫柏的太空站獲救。與91年後的墨菲再次相遇,已是子孫滿堂的安寧病房。原本缺水不孕的地球場景,在影片後段的太空站,已有最佳的解答。反而女兒身的墨菲,好像似母親般地鼓勵淚流滿面的庫柏,溫柔地說:去吧!追求你的幸福,找布蘭德博士去(安海瑟薇飾,其實庫柏與布蘭德的情愫,很類似地心引力中,珊卓布拉克與喬治克隆尼的角色關係)。而這男主外(太空)女主內(地球)通力合作的溝通方式,大抵是當今影壇最另類科幻,卻也最細膩感人的父女之情了。(2000Dennis QuaidJim Caviezel合演父子檔的黑洞頻率<Frequency>也有相同功效)

英國文學系畢業的諾蘭,影片中總是引經據典,資訊豐富:在影片開端,老先生老太太們回憶的訪談片段,實為美國1930年代Dust Bowl的倖存者,諾蘭導演以古鑑今之後,再以馬修麥康納飾演的庫柏一角,是對曾於美國NASA服役參與雙子星5號等任務的的太空人Gordon Cooper(1927-2004)上校致敬;再揉雜如同史丹利庫柏力克的2100太空漫遊中開放式結局,令觀者各自表述。(還好星際效應》中的TARS人工智慧,既貼心又專業,背叛者反而是在宣傳海報上尋遍不著的神秘大咖)。許多觀眾皆知星際效應》是導演諾蘭以父親的身份,運用影像,寫給女兒Flora的情書無論幻化為鬼魂時空兩隔《全面啟動》中遭逢喪妻之痛的李奧納多,還是《星際效應》下犧牲小我的馬修麥康納,諾蘭運用冷調的運鏡,考究的劇本,超脫了傳統,娓娓道盡父親對子女無盡的愛。 

At Finnkino, Espoo
Special Thanks: JMH
Works Cited & Photography:

SHARE:
Blogger Template Created by pipd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