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5月10日 星期二

Doctor Strange in the Multiverse of Madness《奇異博士2:失控多重宇宙》:身份認同危機之命運交響曲

Doctor Strange in the Multiverse of Madness

 

除非我們能對人性尊嚴建構普遍的理解,否則注定承受接連不斷的衝突」。

—— 法蘭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

 

2021年《蜘蛛人3:無家日》Spiderman: No Way Home,來到至聖所向奇異博士史蒂芬·史傳奇求助的彼得帕克,因為他的三心二意,奇異博士施法「遺忘魔咒」時被迫連續六回修正,導致魔咒幾近失控而開啟多重宇宙。

 

2022年,在宇宙夾縫空間與迷懵夢寐之間,班尼迪克康柏拜區飾演的奇異博士史蒂芬史傳奇首度與Xochitl Gomez飾演的美國小姐(America Chavez /Ms. Marvel)聯手穿越多重、力抗失控世界。其富麗奪目的鮮明色彩、充滿生命力的場景倍數升級、瑰麗風格緊湊而強烈,更飽含身份認同與反戰宣言。


〈「多重宇宙V.S無窮宇宙」〉

由美國哲學家與心理學家威廉·詹姆士(William James18421910)於1895年所提出的「多重宇宙」論,與「無窮宇宙」,相互映照。根據麻省理工學院宇宙學家泰格馬克教授(Max Erik Tegmark1967-)的推論,以質子配置而可能的模式總數所算出的宇宙遠方,極大可能我們都在「另一個地球」時空中存有「另一個自己」。意即我們所認知的的「宇宙」,不過是整個宇宙中一小部份的可觀測區而已。

 

而當奇異博士與美國小姐穿越時空,來到光照會主導的紐約市時,即被奇異博士的前同事兼前女友克莉絲汀(瑞秋麥亞當斯 Rachel McAdams飾演)吿知:他們來自地球-616,而所處的世界是地球-838。而漫威系列一向設定地球-616為主世界觀,也就是漫畫正史。在失控多重宇宙之間,以地球-616神經外科醫生史蒂芬史傳奇的主要敘事,映照了「至尊史傳奇Supreme Strange(註一)、「捍衛史傳奇Defender Strange以及「邪惡史傳奇Sinister Strange的四個面向與無以逃避的宿命,平行穿插了由伊莉莎白歐森(Elizabeth Olsen)飾演的緋紅女巫汪達,因修練黑暗神書Darkhold中的魔法,遂施法召喚異次元生物綁架美國小姐,以便奪取其穿梭多重宇宙的超能力,好以與如夢似幻的兩夭兒「重逢」,冀望母親家庭的美夢成真。

 

身份認同與大戰起源

《奇異博士2:失控多重宇宙》中奇異博士的四面性格設定、汪達幻視的緋紅女巫與小鎮母親的雙重人格、克莉絲汀的新娘v.s科學家的現代女性主義,突顯各個角色在多重宇宙間的身份認同錯亂與領悟。他們在自己身上看到大量被社會與團體壓抑的情感與性格,早已失去聆聽內在聲音的能力。尤其奇異博士被多重宇宙中的自己不間斷地重複性題問:「你快樂嗎?」他深知的意識是孤獨、懊悔、黑暗的,與緋紅女巫痛失胞弟且被迫親弒愛人之後的痛苦、疏離與絕望相互對照,一位對結婚生子有莫名恐懼、具有上帝情結的反社會天才,卻不斷被小朋友們騷擾求助(蜘蛛人和美國小姐);而患有Baby Fever的超異能寡婦卻家破人亡、求子無門,得奮力擷取另一生命個體,爭取自己想望的「自由」,藉以擺脫孤家寡婦的命運。「多重宇宙」之於緋紅女巫汪達與奇異博士,簡直就是無底煉獄。而相互抵觸的最低限度的共同價值觀「人性尊嚴」無以達成共識,超級英雄們就不可能合作進行共同的任務,對何謂合理制度的看法分歧;甚至,缺乏彼此理解意義的共通語言,無論何等強大,根本無法相互溝通。這,就是戰爭的起源之一。

 

在日裔美籍政治經濟學者法蘭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 1952-)從尼采(Friedrich Wilhelm Nietzsche1844-1900)的著作《善惡的彼岸》(Beyond Good and Evil)延伸討論,指出雖說自由是「自己為各種概念下定義的權利,包括生存、意義、宇宙和人類生活奧祕等概念」,但是尼采忽略了此一問題:並非人人都是毫無瑕疵的超人。法蘭西斯福山在《身分政治》(註二)系列著作中認為,人類是高度社會性的生物,其情感傾向會驅使他們遵從周遭的規範,好如汪達自認為與幻視共同生活後就是佈置新居、擁有孩子。而當穩定共有的道德視域消失(奇異博士與緋紅女巫對於人權尊重的意見分歧),被相互較勁的價值系統或是自視甚高所取代,絕大多數人民,甚至超異能英雄們,不會因為有了新的選擇自由就歡欣鼓舞。反之,他們會萌生強烈的不安、焦慮和疏離感,因為他們不了解真正的自我。這種身份認同的危機對應表現型個人主義,尤其是在漫威一系列的角色塑造,實為背道而馳,為了尋找能使自我個體重新連結社會群體、重新建立明確道德視域的共同身份,這種心理事實為民族主義打下基礎,而當民族主義擴張至極端,比如緋紅女巫與黃凱旋Benedict Wong飾演的「王」,就是狹義基督教歐洲中心主義與東方佛理主義的種族與宗教角力,也就是戰爭的原因之二。


 

無論是凡夫俗子或是英雄英雌,「分離」是最原始的焦慮。而感受自己「不值得被愛」是最深層的恐懼。緋紅女巫深知自我與幻覺中的孩子們日夜分離、美國小姐自責自己的超能力被迫與家人漂泊離散、奇異博士面對苦戀多年的克莉絲汀,不知自己「值不值被深愛」……他們個個經歷著感情生活失序的困境,對於他們而言,愛一個人與被一個人所愛是如此困難重重。因此,他們只能用盡一切力量與知識,不讓社會世俗規則成形,甚至打破時空宇宙秩序,犧牲他者、建造甚至破壞現實世界,打造一個無需審視也不用思考的世界,這樣就可避免進入「不被愛」的深層恐懼裡。超級英雄個體的失序,其實是對現世失落的抵抗,拒絕任何提醒他們「不值得被愛」的所有可能。

 

驚悚大師希區考克於1939年於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演講時提及發展劇情技巧的MacGuffin,使其電影/文學的敘事線綿延不絕,迫使正邪人神主角們你追我跑,我爭你奪:「在驚悚間諜片中MacGuffin通常是書信文件」,而在戰爭片中通常是終極武器。山姆雷米執導的《奇異博士2:失控多重宇宙》中的MacGuffin,為知識象徵的黑暗神書Darkhold與維山地之書Book of Vishanti,以及以擁有穿梭多重宇宙的超能力的美國小姐。三項MacGuffin於此片中的糾纏循環,觸發了「宇宙撞擊」,間接屠殺了光照會成員,攪亂了宇宙世界秩序,甚至喚起了地獄亡魂。MacGuffin已成為無數電影文本的創作主軸,也是現今世界的資源爭奪的隱喻,為引爆戰爭的動機之三。

 

命運交響曲與母愛真偉大

張狂的多重宇宙大戰在史蒂芬史傳奇與「邪惡史傳奇」Sinister Strange於至聖所的音樂對決交鋒為本片最大亮點之一。一正一邪、一光明一黑闇的奇異博士,互相試探,交互確認對方身份,對於古典音樂頗有鑽研與喜愛的兩位博士,以金色單音符出擊,深紫段落回防,貝多芬第五號交響曲《命運》(《C小調第5號交響曲》,作品67)呼之欲出。尤以史蒂芬史傳奇以著名的第一樂章的前四個音符三短一長小節守攻(也就是我們熟知的「So-So-So—Mi」),恰恰好是摩斯電碼的V,而字母V在二戰期間直接代表著軍事勝利Victory,更為人類解放而戰的和平宣言。

 

貝多芬曾說過,那是「命運的敲門聲」,尤以幾近失聰的貝多芬在1801年寫給醫生的信內便表示:

我要向我的命運挑戰」。

 

「命運」之名便是由此而來,更幾乎成了貝多芬的代名詞。《命運》交響曲表現了強烈的情感掙扎,其強大的張力與綿密不透風的緊張節奏,凝練簡湊而又嚴峻凌厲,頗有概括貝多芬本人性格,甚至是奇異博士經歷的含義。前三個樂章深沈壓抑,到了第四樂章方見光明,在交響曲中飽含了多重奇異博士的個人感受與自我身份再確認,他長年自己隱蔽的痛苦、鬱積的憤怒,之於愛情的欲語還休,充滿傷心絕望的夢想以及壓抑沈重的夢魘,在「命運的大戰」中一觸即發,總結了兩位奇異博士命同途殊的命運。


 

導演山姆雷米加入黑暗驚悚元素,揶揄奇異博士,迫使緋紅女巫的單親媽媽身份為恐怖片的苦主專業戶,也是多重宇宙的瘋狂亮點之一。好如奇異博士利用黑暗神書附身了位於地球-616宇宙的捍衛史傳奇屍體,造型與情節頗有山姆雷米1981年《屍變》The Evil Dead的「死亡之書」以及2015電視劇《鬼玩人》的恐怖況味;而緋紅女巫於卡瑪泰姬追緝美國小姐時,從鏡像掙扎爬行的扭曲變異,又或者是長髮半遮單邊眼的血腥殺戮,與美國2002年翻拍版山姆雷米所監製的《咒怨》相呼應。緋紅女巫的執念與怨念,以「母愛」包裝,是2019《地面之洞》The Hole in the Ground甚至是2022《鬼雙胞》The Twins那堅持生活在自我世界,拒絕接受現實與他人建立信任關係的相呼應主題。尤其緋紅女巫執著於美國小姐的超異能,完全無視於人性尊嚴的理解與溝通,別人家的孩子即使草菅人命也無感,幾乎與人體器官私販無異,如果這不是驚悚恐怖,那何者才是?

 

然而,儘管導演山姆雷米在漫威版圖下為奇異博士續集注入了經典電影靈魂,但由於漫威的每一獨立電影都已不是自成一體的敘事,而是成為更宏觀、更開放宇宙的基石,因此,任何不熟悉復仇者聯盟系列的觀者們都可能感到觀影情感越來越疏遠。漫威如此公式化與商業化,不時抹滅好些驚喜,好在由《噤界》與《噤界II》導演約翰卡拉辛斯基、莎莉賽隆與X-教授派崔克史都華的驚鴻一瞥,倒是讓影迷們興奮期待。

 

At Finnkino, Helsinki


註一

至尊史傳奇Supreme Strange 為地球-838宇宙中的奇異博士,因在泰坦星戰役的過程中使用黑暗神書Darkhold,附身在不同宇宙中的自我以尋找對抗薩諾斯。雖然因而得勝,卻導致了宇宙撞擊(Incursion)的發生,因此被光照會處決。有趣在於,本片製作組部分橋段在中倫敦的共濟會教堂取景拍攝,而又稱為光明會的光照會(拉丁語:Illuminati)為177651日啟蒙運動時於巴伐利亞成立的秘密組織。該組織常被各種陰謀論指控參與控制全球的政經軍事事務。共濟會與光明會相互影響,成員之間往來頻繁。

 

註二

Fukuyama, Francis. Identity: The Demand for Dignity and the Politics of Resentment. Farrar, Straus and Giroux; 1st Edition, New York: 2018.

中文繁體版為時報出版:法蘭西斯福山《身分政治:民粹崛起、民主倒退,認同與尊嚴的鬥爭為何席捲當代世界?》。


感謝關鍵評論網影劇版2022/05/11刊登【影評】《奇異博士2:失控多重宇宙》:命運交響曲與母愛真偉大,導演山姆雷米巧思致敬驚悚名片

關鍵評論網電子報2022/05/11 ->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166624


 

SHARE:
Blogger Template Created by pipd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