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月31日 星期一

Succession:《繼承之戰》誰是接班人?紐約曼哈頓的權力遊戲---PART 2

女人爭寵〉 Women in War


來自澳洲的Sara Snook飾演Logan Roy的獨女Shiv,憑藉著故作姿態、不甚討喜卻又口若懸河、精明幹練的精湛演技,榮獲2022年第79屆金球獎電視劇情類最佳女配角。對於老父她時時阿諛諂媚,對於新婚丈夫湯姆(Matthew Macfadyen飾演)意圖隱瞞,恰恰好結合莎劇中李爾王中長女與次女的虛情與假意,也頗符合當今川普集團執行副總裁伊凡卡·川普(Ivanka Trump1981-)的政商名媛背景。因為Kendall於冰島勒戒療養而缺席,第二季Roy家族位於漢普頓莊園的繼承之戰,輪番獨女、前妻、現任、心腹、牽線人的女性主義大戰,既尖銳又荒謬。從匈牙利狩獵之旅中女性記者的大爆料、皮爾斯家族媒體收購案、牽線人(由奧斯卡影后荷莉杭特驚喜客串)的美人計、國際商業會議上女人間的流言蜚語、公司歡慶五十週年紀念會上密謀剷除繼承者、參議院聽證會後富家女與單親媽媽的公關戰,在在都顯現當今父權制霸商業娛樂圈的氛圍,所謂的「女強人」,不過都是強化「厭女文化」的犧牲者。《繼承之戰》當中,首當情慾橫流、自信過頭的第二順位繼承人Shiv,身邊圍繞著另有所圖的繼母Marcia、皮笑肉不笑的皮爾斯家族長女、毒癮纏身的皮爾斯家族表親、以性與謊言為交易手段的牽線人、甚至胸大無腦的親哥哥女友,那以光鮮亮麗的霓裳包覆著為了金錢的無恥、空虛的軀殼,全劇毫無女性溫柔與母性溫暖。 《繼承之戰》中稍稍令觀者安心討喜的角色,大抵就是Roy家族四位子女的生母卡洛琳了:一個母親最大的想望,無非是自己的骨肉可以年年回倫敦老家一起慶祝聖誕節。卡洛琳與前夫Logan總是有意無意擦身而過不同台,或許就是對立於殘暴、無禮、瘋狂卻又疾病纏身的對照組,遺憾在於,唯一的女兒Shiv卻繼承了前夫的雙重人格。梅開二度的卡洛琳在義大利托斯卡尼的暖風中,母女倆比鄰而坐在石牆的微妙距離,母親對女兒一句:「你就是我的洋蔥,總是逼我哭」,在在道盡了Shiv的張牙舞爪,與自己身為人母的無盡嘆息。

與二哥Kendell的激進性格如出一徹,Shiv自詡為Roy家族終極繼承者的口不擇言,使自家人在皮爾斯家族晚宴上顏面盡失,眾人不歡而散。《繼承之戰》女性接班人一一黯然謝幕的悲劇性轉折,又將唇槍舌戰的家族鬥爭推向另一高峰。次子Kendall祭出「殺手鐧」,在記者會上揭發指責家父Logan的殘暴無情,順便自立門戶,與自家人打對台。而漫不經心、嘴砲不斷、鬼點子特多的Roy家族么兒Roman(由麥考利克金的胞弟Kieran Culkin飾演)原本有望出線,但是色情自摸照惹惱了老父,踩爆了右翼保守派的大地雷;人高馬大的表親Greg Nicholas Joseph Braun飾演),忠心耿耿卻淪為同輩嘲弄貶抑的笑柄,宛如莎翁劇本中的愚人小丑(The Fool)。Greg俊俏有禮,不時出現在重要家族會議與商旅,雖然有時連劇中要角都會提出和觀眾相同的疑問:「Greg來這裡要幹嘛?」卻是全劇唯一豁免於邪惡大家長Logan冷嘲熱諷的晚輩角色,其編劇們隱藏的伏筆令人玩味。


 

外戚奪權〉 Games of the Gang


《繼承之戰》第三季,Logan的尿道炎併發症、年度股東大會與併購案的敘事線平行進行,看似子女們聯合接掌公司生殺大權之際,Shiv的新婚丈夫湯姆,媚俗傲嬌,遊走在弄臣與娘炮兒之間,卻不聲不響地成為全劇最複雜、最惹人厭、也最難以捉摸的角色。隨著繼承之戰的版圖擴張,湯姆極有可能發展為李爾王中的謀財害命者Cornwall公爵(The Duke of Cornwall),也有可能因為不滿與妻子Shiv的性生活而成為李爾王中的反動者Albany公爵(The Duke of Albany)。如果Shiv影射政商名媛伊凡卡·川普,那麼以外戚身份干政的湯姆,越來越得Logan的信任與賞識,正就是當今伊凡卡的夫婿傑瑞德·庫許納(Jared Corey Kushner, 1981-)擔任前總統川普高級顧問的寫照了。

 

王子復仇記〉 Hamlet in NYC


《繼承之戰》2021的主發戰場,不啻視為「次子復仇記」:邪惡老父拒絕司法部的公司醜聞案調查,而次子Kendell 自組了強大的律師團。在第三季第三話〈會議中斷〉The DisruptionKendell甚至惡整了妹妹Shiv公司市政廳演講:以揚聲器強力播送90年代另類搖滾超脫樂團Nirvana的〈強姦我〉Rape Me單曲(註三)。這首直言不諱的主打收錄在1993年樂團最後一張錄音室專輯《母體》In Utero,由主唱寇特柯本Kurt Cobin填詞譜曲。〈強姦我〉實則為反強姦歌曲,從受害者的角度出發,也是主唱柯本控訴狗仔媒體對其家人與私生活的灑狗血「強姦」習性,其實就正是飽受家族與傳媒之害,次子Kendell的自我寫照。起始歌詞「強姦我,繼續吧,強姦我,打敗我」,一部分含有服從的指示,一部分卻是挑釁的嘲諷。絕對列為十八禁的敗俗歌詞與憂鬱的唱腔,毫無避諱,卻讓聽眾感到困惑、羞恥、不解與不安,大膽踩爆美國右翼保守派的政治正確地雷,而這正是Kendell想要對邪惡老父與分崩離析的手足的無言控訴:Logan真正的私慾,不是子女的繼承家業,他真正的貪婪,是一個永生的自己,一個完美、強大、霸氣、精明的複製品。目前為止,Logan的長子、獨女與么兒們與之對照,無一不是太愚蠢,要不太天真。而邪惡老父最喜歡的次子,太大意、太心軟,根本不配為呼風喚雨的殺手級killer接班人。極富人性弱點的Kendell與老父在義大利托斯卡尼的私人晚餐中攤牌,以20億美元的股份全數賣斷,退出集團,以期休戰,藉以以永久擺脫邪惡人事,卻遭拒絕。《繼承之戰起始矛盾都由Logan一手推動,老父出招,子女接招Logan其實根本不在乎公司,也不在乎家庭,雖說他總是口口聲聲說:這一切都是為了家庭。他真正想望的,即是可以親情綁架、玩弄、甚至強姦、謀害自家人,好以暫時擺脫自身的困境與孤獨。

 

隨著劇中的併購案來來去去,飾演Logan商業勁敵Matsson 的瑞典裔演員Alexander Skarsgård逐漸在公司與本劇中佔有重要席次,《繼承之戰》礙於於後現代的人權社會,無以匹敵《冰與火之歌:權力遊戲》中古世紀一言不合即嗜血殘暴的人海殺戮,卻讓紐約曼哈頓的家族商戰的惡虞我詐,推向心理驚悚的新高峰。

 

兵不厭詐,這是戰爭!

 

註三:

超脫樂團Nirvana成立於1987年華盛頓州,1989年發行首張專輯Bleach與大獲白金唱片第二張專輯《從不介意》Nevermind後,即獲《滾石雜誌》高度盛讚。X世代的「旗艦樂團」主唱寇特柯本對於大量媒體狗仔關注深感不自在,認為樂團的藝術理念與所傳達的要旨遭到了大眾的誤解。柯本長年深受毒癮、胃病與抑鬱症所苦,與空洞樂團Hole主唱妻子寇特妮·洛芙相處的壓力壓得難以喘氣。199445日,柯本死於西雅圖的家中,官方裁定死因是飲彈自盡,但是髮妻謀害的陰謀論述從未停歇。超脫樂團於2014年入選搖滾名人堂,鼓手Dave Grohl爾後成立的幽浮一族樂團Foo Fighters現今仍在美國另類搖滾界大鳴大放。


感謝關鍵評論網影劇版2022/02/18刊登【劇評】HBO《繼承之戰》橫掃艾美獎:莎士比亞式豪門家族鬥爭,角色心境全解析

關鍵評論網電子報2022/02/18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162754/fullpage


SHARE:

2022年1月30日 星期日

Succession:《繼承之戰》誰是接班人?紐約曼哈頓的權力遊戲--- PART 1

You're Fired! 

兵不厭詐,這是戰爭!

 

HBO自製原創影集《繼承之戰》自2020年第72屆黃金時段艾美獎(Annual Primetime Emmy Awards)囊括最佳劇情類影集獎、最佳劇情類影集男主角、最佳劇情類編劇與最佳劇情類執導後,再於2022年第79屆金球獎橫掃電視劇情類最佳影集、最佳男主角以及最佳女配角三項大獎。《繼承之戰》快狠準寫實紐約曼哈頓媒體企業的豪門恩怨與家族鬥爭,人物龐雜,八卦不斷,商業遣詞時時堆砌,編劇傑西·阿姆斯壯揉雜高齡九十的新聞媒體巨擘魯伯·梅鐸(Rupert Murdoch1931-)(註一)的億萬富豪傳奇,大量假藉莎士比亞的悲劇素材,不時運用美國文化的重商主義,以及各懷鬼胎角色間的權謀互動,影射前美國總統兼房地產大亨川普(Donald Trump)政治正確的極右派傾向。


李爾王〉 King Lear


無獨有偶地,恰恰與川普年齡相仿,七十有五的英國老牌莎劇演員布萊恩·考克斯(Brian Cox)飾演Waystar Roy.co娛樂傳媒帝國那老奸巨猾、專制獨裁、「理性瘋癲」(註二)的父權至上的董事長兼大股東Logan Roy,不啻是為後現代版本的李爾王:顯然他並不打算授權他的媒體帝國予以任何具有潛力與能力的接班人,而是分化、分裂、分割他的四位親生骨肉2018年第一季首播〈生日慶典〉Celebration即開門見山端出當Roy家族成員盛大慶祝Logan的八十大壽之喜,壽星卻預告在場賓客,無限期擔當集團首席一職,將「延遲繼承權」的生日大禮留給傲慢、兇悍、老邁的自己。直到家族傳統壘球比賽,Logan與長子Connor,獨女Shiv與么兒Roman討論協議條款發生爭執後,突然因腦溢血中風昏倒,緊急送至醫院急救。看似接班在望的子女們,在年度基金晚會一觸即發的公司郵輪性侵案、家族感恩節聚會毆打兒童的意外、紐約曼哈頓遭受的恐怖威脅、墨西哥州牧場週末家庭治療的暴力爭吵、紐約秘密地下單身派對的毒癮與性交易、英國古堡婚禮的內爆婚外情與公司收購案、受迫性公路車禍謀殺案,同步頑固好勝的邪惡老父Logan逐步復原,延伸出2019年第二季與2021年第三季的高度莎士比亞悲劇性奪權風雲。失寵的原定接班人們在看似奢華鍍金的晚宴聚會啜飲香檳,把酒言歡,卻如同《冰與火之歌:權力遊戲》中身著華服珠寶的王公貴族們,個個無不為了自身的利益內心愁雲慘霧,步步驚心。

 

掄元2020年第72屆黃金時段艾美獎最佳劇情類影集男主角與2022年第79屆金球獎電視劇情類最佳男主角的Jeremy Strong,出演媒體巨擘次子Kendall Roy,原本頭號繼承人的志得意滿,執掌集團在全球的收購與開發項目,卻與髮妻子女疏離的關係,形象神似當今川普集團副董兼電視名人小川普(Donald John Trump Jr.1977-)。野心勃勃、善於謀略的冷面笑將Kendall,首季甚有「弒父篡位」的陰險,卻在竭盡與時間賽跑,於董事會秘謀倒戈身心微恙的老父,卻出其不意被老謀深算的Logan一舉殲滅後,氣勢大減,空虛無力。此第一季第六話的劇名〈選邊站?〉Which Side Are You On? 收尾令人心碎,不少觀眾都會同情選錯邊站的繼承者,卻是《繼承之戰》進程的至要轉折點:如果精通組織謀動的次子Kendall象徵家族企業的未來與革新,那麼當Logan開除並封鎖兒子時,可以解釋為父親拒絕隨之而來的繼承與死亡議題;就如莎劇中的李爾王,兩位呼風喚雨的父親霸權都不願意接受自我存在的局限性。


父與子〉 Fathers and Sons


無預警地被老父打入冷宮、心有不甘、說話不時支支吾吾的Kendell只好藉由派對、酒精與毒品麻痺自己,氣若游絲在婚禮晚宴後目睹無以回天的公路車禍,一切的忍辱負重一夕之間即化為行屍走肉。飾演KendellJeremy Strong與飾演Roy的布萊恩·考克斯恰恰強烈的角色對比:身材結實的兒子心靈受創,病痛纏身的老父卻中氣十足、制霸全場。父子倆那既愛又恨、亦敵亦友的糾纏關係,不但隱藏了希臘羅馬神話中Icarus超越父權」的古典悲劇元素,甚至融合了俄國小說家伊凡·屠格涅夫(Ivan Sergeyevich Turgenev1818 –1883)發表於1862年的長篇小說《父與子》(Fathers and Sons)中犯罪與救贖的議題。小說與《繼承之戰》中,父與子代表著兩代之間日益增長的代溝——兒子角色代表崇尚虛無主義與自由機制的「首號激進份子」,拒絕老舊的思維規則;父親角色則是凸顯父權政治正確的右翼傾向,其專制保守、金錢至上、極度精英化的民粹主義,甚至可以左右美國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出線,在在就是譏諷美國福斯電視網FOX TV的當今現實。《繼承之戰》中老父的商業謀叛視為道德犯罪,次子Kendall的車禍意外為過失殺人刑事案件,父子雙方都曾尋求彼此的原諒與救贖,但是由於性格過於相近,進入詛咒謾罵、威脅侮辱的比狠模式迴圈,結果仍是徒勞。除了權勢和金錢之外,四位子女們從父親那裡,繼承了更難以磨滅的雙重人格、處事選擇與行爲模式。繼承者們自喜以為金錢權力可以權衡自我缺陷的救贖,緩解個人在生活中的貧窮恐懼,卻不知個個都已深陷金錢煉獄,身心囚禁而無法自拔。

 

註一:

魯伯·梅鐸Rupert Murdoch1931年生於澳洲墨爾本,現居美國,為全球首屈一指的新聞媒體大亨,持有美國新聞集團(News Corp)股份與投票權,亦身兼福斯娛樂集團(Fox Entertainment Group)公司董事長與最大股東。福斯新聞的右翼傾向無非為前美國共和黨總統川普提供絕對的政治曝光與同情選票。已為老年人口的梅鐸與川普在世界舞台的制霸數十載,周旋在諸多子女的龐大家族,其中的繼承之戰無不引人發想。

 

註二:

莎士比亞學者約翰·丹比(John F. Danby)在他的著作《莎士比亞的自然教條—對李爾王的研究》(Shakespeare’s Doctrine of Nature–A Study of King Lear 1949)中指出,私生子愛德蒙和王儲的理性思維對於現代觀眾們並不陌生,但是在政治角力上走了極端,以致行為瘋癲,成為李爾王「理性瘋癲」(IV.6.190)和弄臣大智若愚的反襯。https://en.wikipedia.org/wiki/King_Lear


感謝關鍵評論網影劇版2022/02/18刊登【劇評】HBO《繼承之戰》橫掃艾美獎:莎士比亞式豪門家族鬥爭,角色心境全解析

關鍵評論網電子報2022/02/18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162754/fullpage


SHARE:
Blogger Template Created by pipd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