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30日 星期三

Green Room:《納粹龐克》--無政府主義的行動宣言

無政府主義的行動宣言

瀕臨解散的青少年龐克樂團意外來到奧勒岡州的荒涼小鎮演出,意外發現酒吧經營者及不少樂迷都是新納粹主義份子,在樂團休息室目睹一具年輕女屍後,被新納粹光頭幫軟禁,因在必要之時…………

《納粹龐克》為美國獨立電影導演Jeremy Saulnier2015年最新作品,自1998年推出首部短片<Goldfarb>以來,投入影壇已達十五年之久,其間大多擔任攝影指導。2007Saulnier推出首部長片《謀殺派對》即受到矚目,2013年更以第二部長片《藍色是最該死的顏色》<Blue Ruin>揚名國際,作品風格優遊於前衛與商業風格。《納粹龐克》於坎城影展導演雙週單元、多倫多影展、赫爾辛基影展與高雄電影節爭議放送,挑戰隱隱埋伏歐洲戰後法西斯主義復辟的社會寓言。
英文片名Green Room,本為舞台表演者的後台休息室,此詞來源,據信是1599年倫敦Blackfriars劇院休息室皆為綠牆裝潢,劇組人員均暱稱為綠室。本片卻成為囚禁青少年龐克樂團的四位成員們的密室,但只有謎樣的少女屍體可成為密室殺人下的冤魂,其後追殺刺砍的過程,皆是以倖存者角度敘述。若以象徵符號學的角度而論,以光頭X教授(老牌中的大牌派屈克史都華飾)領軍的新納粹份子,則可視為二戰時期希特勒與德國納粹,鬥犬則是蓋世太保,光頭教授與黨羽所持有的槍械卡車,便為德意志的權力與軍火,而綠室裡無援無助的龐克青少年,就是毒氣室裡待宰的弱勢猶太人了。
龐克文化起源1970年代的英國,反對重金屬與前衛搖滾,極富顛覆性與叛逆性,就好如《納粹龐克》中青少年樂團以Dead Kennedys’ 1981年單曲納粹龐克滾蛋去”<Nazi Punks Fuck Off>所演唱的歌詞般,散發著無政府主義的強烈訊息。當極權主義至上的光頭納粹逮到毫無社會資源的甕中鱉時,人性的殺戮與嗜血由此開戒。因綠室空間狹小,主唱、吉他手、貝斯手和鼓手以及室內室外納粹保鑣的張力急劇,尤其密室內的發電系統時而中斷,觀眾臨場感受主角們因黑暗而腎上腺素激增的焦慮恐慌,更是導演精心設計的橋段之一。而當原本手無寸鐵的樂團團員們,被迫以綠室裡現有的資源強力反擊新納粹時,編導又以美國90年代西雅圖Grunge龐克天團超脫合唱團(Nirvana)暢銷專輯名稱Nevermind,當為主角們回應彼此狀況的台詞,結合龐克音樂史與密室驚悚題材,《納粹龐克》的確黑色幽默無所不在。
細而觀之,本片中樂團主角們因生死一線間的壓迫而採取的行動宣傳(此詞的原本涵義是指做出示範性的直接行動,以鼓舞群眾進行革命,暴力與非暴力行為都可稱為行動宣傳),倒是與歷史上無政府主義的進程相似。新生代女星Imogen Poots就好似激進派的左翼馬克思主義者,與無政府主義的龐克音樂團員Pat (安東葉爾欽飾,具有俄羅斯血統,也為星艦迷航記中俄語操控員契科夫一角,星運看好)攜手合作,以自身的力量與法西斯(代表社會種族至上的國家獨裁主義)對抗戰鬥,提倡個體之間的自助關係,關注個體的自由和平等;而非仰賴他方政府(警方)相救,政治上,其訴求是消除政府以及社會上或經濟上的任何獨裁統治關係;經濟上,則是反全球化的資源市場壟斷與貧富極度不均。當然,抗暴的過程不免也雙手沾血。但套句無政府主義代表,美國麻省理工學院語言學教授Noam Chomsky所說的:暴力和強權總的來說應受譴責,除非在某些情況下是為了避免更大的恐怖(或暴力及濫用強權)。如果非得以牙還牙,以暴制暴,我們就要捫心一問:若不使用殺戮的結果將會是什麼?

革命的進程,就是暴力的歷史。和平之路,近似眼前,實則天邊。

小記:演員片單跑完時,即有一連串啟發導演Jeremy Saulnier的龐克搖滾大團名單,The Clash, Sex Pistols等,族繁不及備載。但本小姐私心喜歡年輕歲月(Green Day)與後裔合唱團(The Offspring)
At Orion, Helsinki Film Festival 
Works Cited & Photography: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