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22日 星期五

Hansel and Gretel/《女巫獵人》:饑荒暗喻>小鎮傳說>黑白兩立>終場對決

好萊塢電影工業拜電腦科技之蓬勃,加諸已達江郎才盡警戒的劇本大饑荒,約自2010年始,改編格林童話為視覺特效之商業娛樂片隨年可見Catherine Hardwicke血紅帽》,Rupert Sanders公主與狩獵者》,至今年開春Tommy Wirkola女巫獵人已降,網路影評噓聲不斷若無視於好些不學無術的無病呻吟,以文學角度觀之,新銳導演與藝術指導們倒是運用電影運鏡,填補了中古世紀野史敘事漏洞
糖果屋中的漢斯與葛瑞特(Hansel and Gretel,德文: Hänsel und Gretel)約莫是文學史上最著名的受害兒童兄妹檔了格林兄弟在1812年出版之童話集中收錄了來自德北與波羅地海地區中世紀大饑荒(1315-1321)的小鎮傳說農作因當時春雨與涼夏欠收,而保存肉類食品的粗鹽缺乏日曬而減產,穀物因濕冷天候而飆漲了近320%於此,拋家棄子與人吃人之事件時有所聞暗黑森林中的彩色糖果屋明示超自然象徵與反諷當時食品缺乏之事實,居於其中的女巫以甜頭為鉺,卻不得而食,(或許年紀大吃多了會得糖尿病??所以此缺限只好使從小糖果吃多了的Jeremy Renner來承受,也恰好符合好萊塢自1980年代以來不再只製造超完美英雄的不成文規定??) 而女巫之烤箱活烤恰與漢斯與葛瑞特的(一說為母親)不明死因時間點重疊,許多符號學家指出,女巫與母於符徵與符旨而言,實為同一人電影的劇情時間線落於兄妹檔成功脫逃食人女巫(後母??)15年後,哥哥不但帥勁有型,肌肉發達(Jeremy Renner),妹妹亦性感可人,落落大方(Gemma Arterton)。其賞金獵人之打鬥架式早已翻轉無助哀淒的被虐型象,但於追尋童年創傷的內心掙扎,導演Wirkola草草處之,無法與兄妹檔俐落狠勁的形象取之平衡
而失蹤家長的因果於女巫首領Muriel (Famke Jassen)大解密後,恰恰填補/創造了兄妹檔母(白女巫)的文學史謎團,將黑女巫與白女巫的黑白不兩立,涇渭更分明,也呼應中古世紀非黑即白的人生宇宙觀。總是於Jeremy有難時伸出援手的白女巫Mina,由芬蘭演員Pihla Viitala飾。曾在芬蘭戰爭片<sky>(中文片名為四月之淚》,於2009年金馬影展北歐單元首映)有大膽赤裸的演出,Pihla女巫獵人》中的冰清成熟與幾乎無芬蘭腔的英語發音,倒使我驚喜片中多場殺戮場面血濺處處,還有五繩分屍之大絕招,直到野獸救美女妹妹,無辜無奈地衝口而出:我叫愛德華後,實在忍俊不住大抵是因Troll外型向來不討喜,只得藉由暮光之城新好吸血鬼之威名,表白可是我很溫柔之反差幽默,還挺討喜。片末正邪大戰之場景,其特效化妝,直為中世紀女巫Cosplay大車拼。首次執導好萊塢大成本製作的挪威導Tommy Wirkola之於感情戲橋段剪接突兀,也可惜了觀眾於終場各路人馬對決的廝殺期待,因為,實在挺想多看幾秒連體嬰女巫與鷹眼(Jeremy Renner)肉搏互毆啊!!!

Photography and Works Cited: 
At Finnkino, Helsinki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