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1日 星期六

The Beyond-L'aldilà---美國南方恐怖傳奇之第七封印

E Tu Vivrai Nel Terrore!

1927年位於路易斯安那州的七門旅店(Seven Doors Hotel),一位年輕的藝術家正在作畫,卻被當地暴民強制入侵,處以私刑:先施以鐵鍊捶打,雙腕再釘個九吋深,最後潑撒乳白色不明液體毀容致死。

事隔多年後,年輕貌美的紐約女郎萊莎(Catriona MacColl),繼承了七門旅店, 遂搬遷至美國南方。裝修旅店期間,她駕車外出時巧遇一位金髮白眼的盲女艾蜜莉(Sarah Keller飾,以車窗擋風玻璃視角直逼毫無動靜的直挺女性,是為導演攝影調度之驚喜視野),牽著德國牧羊犬,警告萊莎,事不遲疑,趕緊逃離七門旅店要緊。

一心一意只想經營旅店的萊莎與帥氣小鎮醫生約翰(David Warbeck)皆視盲女的警告為無稽之談。但隨著裝修油漆工失足跌死,戶政簿記員被毒蜘蛛群撕扯臉頰肌理,水電工檢查漏水後一去不復返,女管家瑪莎在殯儀館為前夫化妝時遭強酸毀容,其孤女被附身後,這對金童玉女無神論者才驚覺整座小鎮已遍佈行屍走肉……..

1981發片的<The Beyond>可算是義大利恐怖片先驅Lucio Fulci之於1980經典殭屍片<City of the Living Dead>之前傳。旅店名稱就已明示了本故事大量取自<聖經啟示錄>的七封印之說為藍本。1927年藝術家私刑案不過是因為一群藐視耶穌基督的暴徒(藝術家所遭的虐待類似耶穌基督的苦行,他的畫作顯示他曾從鬼門關走一遭,也好比耶穌基督復活前的經歷),不慎打開了其中一道地獄之門(大概往後的活死人來源皆由七門旅店所出)。導演Fulci表示:殭屍本屬陰間地獄,鬼門(第七封印)一開,與生人爭地盤的結果,不是你死我活,要不血流成河,橫屍遍野,無以共生共存(只有電影熱錢賺不完啦)
恐怖電影中鬧鬼的旅店並不在少數。除了史丹利庫伯力克家諭戶曉的經典<鬼店>外,Fulci的七門旅館36號房,呼應了以為象徵與倍數的基督教教義(比如三位一體或九層地獄,也影射了投宿此房號藝術家之命運象徵)。第七旅店則為Bleak House之借代:層層疊疊的螺旋梯、老舊漏水的瑕疵、緊挨相鄰的隔間與神祕難解的過往。狹窄陰溼的地下室更有美國恐怖小說大師愛倫坡(Edgar Allen Poe)短篇故事<The Cask of Amontilladio>不寒而慄之氛圍。再加上萊莎於36號房發現Eibon線裝古書,此書其為美國恐怖科幻小說家H.P.Lovecraft(1890-1937)所著的故事集。有趣在於,Lovecraft在作品Eibon各個篇章所下的的故事標題:’The Haunter of the Dark’(1927藝術家私刑案)’The Dreams of Witch House’(萊莎的奇遇)‘The Horror in the Museum’(博物館在本片中改為小鎮醫院)’The Shadow Out of Time’(本片結局),剛好可概述<The Beyond>的線性故事主軸。

第七旅店結合古蹟與凶宅之雙重身分,是通往地獄的入門,也是活屍的出口。片中人間煉獄倖存者,宛如古典希臘文學中之於知識先知的詛咒,必為盲者。片末既無出口也無入口褐砂滾滾、暗無天日的場景,搭以Fabio Frizzi優美動人卻飽含一絲絲哀淒蒼涼的小調配樂,Lucio Fulci打造了另一經典美國南方恐怖傳奇,開啟了活人生吃的血腥大門。
Works Cited & Photography:

At Finnkino, Helsinki
Special Thanks: JMH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