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14日 星期一

The 88th Academy Award:第八十八屆奧斯卡金像獎頒獎典禮--何者太白,無關緊要

2016奧斯卡決戰洛杉磯杜比劇院!身穿白西裝的非裔喜劇演員克里斯洛克Chris Rock雖然音頻過高,與上一屆身兼演員、歌手與主持人多重身份的尼爾派翠克哈里斯(Neil Patrick Harris)相較,稍嫌幼齒,幽默感不足,但是開場的一句「我看在場還是有約十五位的非裔人士就座嘛!」讓原本飽受的「奧斯卡太白」情緒爭議的火熱議題瞬間緩和不少,爾後克里斯再放一槍,表示如果頒獎典禮主持人若是以提名方式選出,那大概他一輩子都得不到這份工作了。

好萊塢嘉賓們無不放聲大笑。或許是克里斯逐字背稿,抑或是他添加自我之見,的確,英語電影界最高殊榮的奧斯卡金像獎已連續兩屆無任何非裔演員獲得獎項提名。值得注意之處,在於美國大熔爐環境的激發碰撞下,工作人口也佔大宗的拉丁裔與亞裔演職人員也遭受同等的處境,卻只有非裔民眾的不滿與譏諷於典禮前、頒獎時、結束後放大呈現。《華盛頓郵報》點評,奧斯卡盛會在爭取多元性議題上,本身就缺乏了多元性。當克里斯介紹3名代表普華永道會計師事務所「最專心致志、最任勞任怨的亞裔孩童」的那一刻,更為諷刺尖銳。因為整場典禮上唯一提到亞洲人之處,就是再一次陳述「美國人」(黑白黃橄欖巧克力各種人種)對於亞裔人士的犧牲奉獻、無怨無悔,甚至是童工低薪等等傳統刻板印象。
若再回朔議題發起者,究竟是何方人士炒熱「太白」議題?非裔美人?美籍華人?還是盎格魯薩克遜英倫人,亦或是操縱全美政治經濟的美利堅猶太人?那麼美國原住民印地安人呢?原居人民可曾在奧斯卡確確實實地擲地有聲?眾所周知,奧斯卡評審委員即影藝學院會員資格的獲得,必須先經過所在分會兩名以上會員提名或學院邀請產生所有的學院會員都必須受到學院理事會的邀請,並代表學院執行委員會的一員。學院會員可以成為被提名競爭的入圍者,或是提名其他人在該領域的貢獻。學院本身並不公開學院會員名單,每年會固定邀請新的成員加入。根據Sandy Cohen的報導,截至2012年止,美國電影藝術與科學學院的會員人數共5783名。洛杉磯時報的研究報導顯示,2012年起,約有88 %的會員擁有投票資格。在5100位以上的投票會員中,約有94%是白人,77%是男性,54%超過60歲,14%曾為入圍者,以及19%曾獲殊榮。

大家可得知,英語電影最高殊榮的決定與否,竟是一大票年近一甲的白種男性,加諸許多製片加、導演與編劇多為美國猶太人所左右(最知名莫過於史蒂芬史匹伯),所以幾近寫實嘲弄美國牛仔文化的《斷背山》不可能奪得第78屆最佳影片獎,違法亂紀、偷拐搶騙的華爾街大色狼不可能奪得第86屆最佳男主角,而講述猶太人命運的《辛德勒的名單》、《戰地琴人》以及本屆匈牙利籍的《索爾之子》肯定抱走小金人。或許不少電影愛好者為非裔、亞裔與拉丁裔的電影工作人士抱不平,但這也顯示出文化單一殖民的後現代問題:在英語霸權的文化傳播下,眾家眼光只瞄準了奧斯卡,心頭只期待奧斯卡,論調只希望奧斯卡必須多元、必須繽紛、必須幽默。若真喜愛多語系、多口味的刺激,全年各地還有歐洲區的坎城、威尼斯、柏林三大影展頒獎與西班牙哥雅獎,北美區的多倫多影展與南美洲的拉美電影獎,亞太影展與華語屆電影殊榮金馬獎等等(怎麼君不見有人亂吼「金馬太黃」?當然金子本就是黃澄澄的啊哈),可供觀眾更多樣的選擇。如果近兩年來無有傑出西裔亞裔非裔演員在美國本土有突出表現,無需抱怨太白、太黃或太黑與否,因為,奧斯卡本來就是美利堅土生土長的小圈圈文化,實在不需要驚訝一群白種老男人為何不重視同志議題,為何不提名非白人演職員,為何好萊塢男女演員同工不同酬,因為奧斯卡就是美利堅盎格魯/猶太人菁英愛國主義。
有趣在於,原本向來不受好萊塢白種老男人青睞的科幻類劇情片《瘋狂麥斯:憤怒道》,卻在第88屆奧斯卡典禮上半場氣勢如虹,10項入圍憤怒一擊,囊括6大獎項,包括最佳音效剪輯、最佳混音、最佳剪輯、最佳妝髮、最佳服裝設計、最佳藝術指導,是本屆大贏家。年屆一甲子的硬底子導演喬治米勒未能一圓奧斯卡導演夢,(其實好萊塢出了名的敬老尊賢),只得觀望《瘋狂麥斯》續集的衝擊效應了。

女神卡卡於典禮表演為電影《The Hunting Ground》所創作的主題曲《Till It Happens to You》,希望世人注意到校園性侵嚴重性,並邀請性侵受害者上台表演。每位表演者手上分別舉著「It happened to me」、「Not Your Fault」等字句,曲罷,全場無不動容。女神卡卡的話題性總高於音樂造詣,今年因龐德電影《007:惡魔四伏》主題曲而榮獲最佳原創歌曲的山姆史密斯也同等,過於刺耳的假音與單調的音樂編制,本小姐認為是歷屆龐德電影主題曲最單調乏味者,旋律歌詞毫無辨識度可言。

頒獎典禮最高潮,則是三隻最萌黃色小小兵上台頒發最佳動畫短片時,以小小兵語對話,並大破壞麥克風等等,引人發笑。《玩具總動員》的胡迪探長與巴斯光年則是最佳動畫片頒獎人,還由三眼怪提供得獎信封,而得知小金人也由同門師兄《腦筋急轉彎》<Inside Out>獲得時,探長與光年手舞足蹈,拍手叫好,畫面逗趣可愛。而《星際大戰》中的C-3PO機器人在舞台現身,對著老伴兒R2D2與新朋友BB-8笑說自己長得就是不折不扣的小金人,幽默風趣,現場嘉賓與電視機前的本小姐無不開懷滿點。
最佳女配角由《丹麥女孩》與本屆最佳視覺特效《人造意識》的瑞典新星艾莉西雅薇坎德首度入圍,首度得獎。最佳男主角毫無意外,由神鬼獵人李奧納多五度提名,終在今年稱帝封王。細數李奧的奧斯卡之路,從19歲與強尼戴普合演《戀戀情深》中輕度智障胞弟一角,隔年(1994)提名奧斯卡最佳男配角以來,李奧之於奧斯卡的雄心從未停歇。李奧的外型與聲音無以活靈活現,肢體動作過於僵硬,角色大多限制在內心苦楚的現代英雄角色,好如《神鬼玩家》(The Aviator)中的霍華休斯或是《血鑽石》(Blood Diamond)的鑽石仲介等,但是或許此回厚重的熊皮掩蓋了神鬼獵人的肢體表現不足,李奧在冰天雪地的奔跑吶喊、生吞牛心(李奧可是素食主義者,但為了臨場感,他拒絕了工作人員提供的道具而真飲活血至嘔吐)、甚至馬革裹屍的橋段,實已超越了表演的階段,而將父親角色融入自己的思想,提升至另一藝術的層次。頒獎典禮未歇,曾有一匿名影藝學院成員批評李奧的辛苦犧牲不能算是獲得最佳男主角的原因,因為「哪位演員拍戲是輕輕鬆鬆的」。但是與本屆最佳男主角提名者的角色相較,明眼人一眼便可看出哪位拍戲拍得最「嘔心瀝血」,而奧斯卡成員們當然也考慮過李奧從影多年對於電影界的貢獻。苦盡甘來之餘,耳尖的觀眾甚至還可觀察到李奧得獎感言超過三分鐘時,管弦樂隊對他特別寬容,毫無趕人樂聲響起。此次封王,絕對是實至名歸大於同情加分。

打破奧斯卡得獎記錄的的Alejandro Conzález Iñárritu,是首位非美國籍導演連莊最佳導演(還說哩,咱們的李安叔可是柏林影展歷史上,唯一能夠兩次奪得最佳電影的導演,亦是歷史上唯一能於奧斯卡獎、英國電影學院獎以及金球獎三大世界性電影頒獎禮上奪得最佳導演的華人導演,那哪一膚色的人士要抗議導演太黃啊?)得獎感言發人深省,也暗暗地打了大聲嚷嚷「奧斯卡太白」一記巴掌:「我們這個時代正掌握大好契機,得以真正地將自己從偏見與傳統思維解放出來,並確保任何膚色就和頭髮長度一樣,再也無關緊要。」
延伸閱讀:
張永翰:我是一條在皮克斯工作的魯蛇
https://www.twreporter.org/a/opinion-pixar-loser

第87屆奧斯卡金想獎頒獎典禮:芬蘭轉播,驚喜不斷
Works Cited & Photography:

Washington Post:

Cohen, Sandy. ‘Academy Sets Oscars Contingency Plan’. AOL News. 30 January 2008 (19 March 2008).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