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6日 星期五

The Revenant:《神鬼獵人》--美利堅文學史中的重商殖民主義

《神鬼獵人》由《鳥人》金獎導演Alejandro Conzález Iñárritu最新編導力作,《華爾街之狼》李奧納多狄卡皮歐、《瘋狂麥斯》湯姆哈迪兩大男星繼《全面啟動》後再度合作,改編自2003Michael Punke(現任為美國駐日內瓦世界貿易組織大使)講述傳奇獵人休格拉斯(Hugh Glass)野地求生的同名小說。

本片遠赴阿根廷與加拿大的荒野取景,延續《鳥人》著名的長鏡頭手法,搭配奧斯卡攝影大師艾曼努爾盧貝茲基的實境自然光拍攝,生猛冰寒,卻饒富詩意。本片入圍88奧斯卡12項提名,包括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男主角、最佳男配角、最佳音效、最佳混音、最佳攝影、最佳剪輯、最佳化妝、最佳服裝設計、最佳藝術設計、最佳視覺特效獎項。李奧納多從影以來最撼動人心的血淚之作,他那因身負重傷而動彈不得,奄奄一息,卻眼睜睜親見小兒淌血,那咬牙切齒,口吐黃沫、滿腔憤怒卻無能為力的複雜情緒,比起在《神鬼玩家》、《血鑽石》與《華爾街之狼雙眉深促,演技太過火,磕完藥的過度自嗨相較,《神鬼獵人》的修格拉斯更添加了父愛的深度與情感的衝擊。加諸李奧因為真實生吞牛心而噁心嘔吐,冰天雪地中半裸浴血馬革裹體的搏命演出,至今已囊括金球獎、英國影藝學院獎BAFTA25座最佳男主角之殊榮,考慮李奧於1991從影以來對於影藝電影之持續貢獻,2016年絕對可望笑傲奧斯卡,首度稱霸封帝。
影片起始由第一人稱的觀點切入狩獵者眼前低壓的灰茫、冷冽的溪水、空無一人的寧靜,卻因為當地原住民阿里卡拉的突襲而掀起波瀾,餘眾分別由陸路水運啟程,負載所剩的毛皮,返回營地。李奧所飾演的傳奇獵人修格拉斯生於1780年,因遭到北美灰熊重力攻擊而皮開肉綻,不省人事。帶隊的毛皮商安德魯亨利隊長(Ex Machina演出的Domhnall Gleeson)因不忍心手刃他所器重的修格拉斯,而懸賞獎金,使心懷不軌的費茲傑羅(演啥像啥的湯姆哈迪飾)與年輕稚嫩的吉姆自願留守。亨利隊長這一以金錢換取良心免責任的決定,也埋下了人性衝突的起點,復仇之旅的伏筆,也突顯了本片除了殘酷嚴寒的自然主義之外,與之更冷血無情的,是資本主義下的殖民文明衝突。
影片中歐洲白人與美國印地安人的雙方屠殺戰,導演運用近上半身攝影,亂箭刺身只以人物臉部痛楚表徵生命垂危。印地安人的經濟反掠奪(印地安人曾賴以為生的動物毛皮),其一主要目的是尋找失蹤的女(法國軍團偷拐搶騙的印地安女性們也是資產的象徵)。影片開場五分鐘,Alejandro Conzález Iñárritu運用近距跟拍與遠距模焦,點名了資本衝突所在,大自然的嚴苛更不時考驗著脆弱的人性。李奧所飾的修格拉斯驚擾幼熊,後與灰熊搏鬥,也是金錢與資源(熊皮熊肉)爭搶的隱喻。而毫無道德約束,嘴巴碎碎念的費茲傑羅不但謀殺修格拉斯最重要的血脈,也巧取豪奪了營地總部的錢財。再加上印第安瑞族首領與法國軍團的談判、毛皮商安德魯亨利與獵人們間的談話,本片主角們無一不是在資本金錢合約上打轉。歐洲白人的無本毛皮生意,其實即為十九世紀的新興化自由市場,其新秩序與新建設,必定使當地的傳統印地安文化,產生排擠效應,也勢必導致文明衝突。編導增加了修格拉斯原住民小兒的戲份,也在在暗示其被殖民者對自己的生活方式、記憶與語言,因為在殖民者(湯姆哈迪與法國軍團為代表)的屈辱支配關係中,因而對自己的膚色與文化表達,有了懷疑與否定,甚至在無意識的自卑情結下,採取暴力的手段表達心中的反權威、反殖民的思想,更而加深雙方的衝突與對立。殖民者多不屑熟悉當地語言,並認為被殖民者無法用正確語言(英法西葡語)來表達自我,繼而將歐洲中心主義的種族優越論貫徹於殖民地之上。這種自己為是的現代性,無非是政治、經濟、種族與心理的法西斯式壓迫。編導也運用本片點名,這種全球性的普同殖民主義,以資本主義包裝,將當地傳統的記憶與歷史消滅好之單一化(印第安族人的滅村與屠殺),將導致無以算計的人道災難(影片中戰火後的教堂廢墟)
導演以蹲低的遠射視角平視驚惶逃竄到渡河船的緊張節奏、成堆成疊的頭骨丘陵、復仇追逐於黃昏深林、蒼茫奔放的美國野牛群、淤泥狂濺的千馬奔騰、單槍獨鬥追墜至深坑雪谷直至徒手搏擊的滿腔仇恨,揉雜了求生的意志與急切的行動,卻在關鍵時刻讓可恨之人付諸了涓涓冽水,讓渡了素不相識的另一種野蠻,了結了心仇大恨。影片中表達父子情深、夫妻之情、友善之助(印第安波尼族人幫忙修格拉斯療傷擦藥,砍樹搭屋)與苦中作樂的橋段(印第安波尼族人與修格拉斯初嚐北美剉冰的滋味),導演只運用無聲的表情或是壯闊的景致,敘述人性點點的溫暖,那無聲勝有聲的運鏡,表達了信任無須語言(不信才需合約),手法極為高明。
李奧在阪本龍一的空靈配樂下,沈重的喘息聲與記憶中妻子的微笑,Alejandro Conzález Iñárritu揉雜了文明中的野蠻與環境的無情,以視覺驚奇,諷刺了美國的重商主義,讚嘆了自然界的威力與豐饒,講述了人性的黑暗與光明。

風蕭蕭兮頹牆殘,獵人回眸兮不復還。


At View Show, Taipei.
Special Thanks: Family Yuan 

Works Cited & Photography:
www.imdb.com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