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27日 星期六

Maniac’s Mannerism from Mannequin:剝頭煞星之性功能障礙砍人日誌

2013年赫爾辛基春季夜視影展(Night Vision)選片不如秋季檔來得數量龐大,卻放映了Franck Khalfoun重拍1980年的殺人狂嗜血片Maniac(中譯: 剝頭煞星,也為2013金馬奇幻影展非一般愛情故事單元選片據網路消息指出,台灣觀眾還因此片的超尺度而需簽名入場,而芬蘭本地觀眾大多是持網路列印券入場咧!!)此片於20125月坎城影展首映時即有在場觀眾嘔吐昏厥,映後卻讓不少專業影評人給予極佳的正向評價

萬惡城市(Sin City),娃娃臉Elijah Wood再度手刃剝皮除了一對水藍大眼釋放自認無辜無助的自白外,本片為集結精神官能分裂戀母情結自殘強迫症社交障礙幻聽幻覺的陽萎跟蹤狂之大成法籍導演Khalfoun更利用第一人稱的自述與視角,強迫觀者之眼體驗喪心病狂的一舉一動,使得黑髮女唇環妹長腿姐和經紀人的風姿綽約與美麗倩影,讓觀眾(我們)身歷約會,爾後卻又(俯視看著自己)重複使用鋼綿洗手的強烈實境感,好似還可聞得淡淡黏黏的血腥味兒Frank呼吸急促與蹣跚步行,鏡頭皆晃動起伏,使殺手Frank如影隨行,卻又難以捉摸整體形象,手法近似英國Rave電音團體Prodigy1997年的音樂錄影帶Smack My Bitch Up,只不過佛羅多這次不是Kill my Orc up,而是Peel the scalp up罷了,啊哈!!
大膽使用幾乎純粹主觀的攝影調度,使觀者(我們)追隨受害者身影街區景觀地鐵出口公園午餐和車禍現場,卻不時轉向旁觀者的鏡象,使觀眾與主角依序從車內照後鏡唇環女公寓天花板鏡模特兒藝術展場公廁鏡Frank自家洗手台鏡甚至是攝影師Anna的作品得知殺手的整體外在形象:害羞靦腆,蒼白清瘦而大量使用法國作曲家Rob尖銳高頻的打碟配樂,加諸公園鴨群的聒噪紛亂,再再影射Frank於病發時腦中的狂亂喧囂他無以療癒的性無能(Frank幻覺自己是遭去勢的塑膠模特兒),只有在剝削女人頭皮時,才有一瞬間射精的快感他的無以啟齒追朔至父親缺席的慘淡童年,母親或是為了生計,或是為了私慾,淪為毒蟲流鶯, Frank或許即為濫交後的意外(基因不良)產物為了懷念母親的濃密秀髮(為母親梳髮是Frank唯一能和血親接觸的時光),為了報復父母親的無故缺席,Frank持續特選落單女子下手,滿足自我之性高潮,直到攝影藝術家Anna發現了他,其選擇控制權稍稍翻轉,也讓Frank因兩人的藝術觀點相似而內心小鹿亂撞,卻更顯其社交與性功能障礙之無所適從


亦正亦邪的湛藍眼眸,實在不敢想像之後觀看哈比人續集時的觀感啊...........
當嗜血瘋子(Maniac)經營人體模特兒鋪子(mannequin store),不疾不徐地收集各色頭皮/毛髮的癖性(mannerism),彰顯語言與劇情的衝擊力,讓觀者的胃酸翻騰近90分鐘,可惜可愛迷人的Anna(Nora Arnezeder,預測應會為時尚媒體新寵兒)無法成為the Final girl,故事敘述功力甚顯薄弱,但全片黑色幽默之處,大抵就是Anna之同性戀友人Martin嘴巴被菜刀分成兩半還可彈跳起身,手持棒球棍,Frank痛打,這這這…….連精神官能分裂重度患者也自嘆弗如啊!!

Works Cited and Photography:
At BioRex, Helsinki.
Special Thanks: JMH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