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3月10日 星期四

Robert Pattinson ---亦正亦邪,卻又深情性感:從「花美吸血鬼」到「硬派蝙蝠俠」----初戀來自二次元的羅伯派汀森

焦點人物:羅伯派汀森


我們生活在暮光之界,垂幕無援」。We live in a twilight world. There are no friends at dusk. 

_____天能TENET

 

靈感擷取自美國無韻詩之父華特惠特曼(Walt Whitman 1819-92)《草葉集》Leaves of Grass的詩篇〈暮光之歌〉A Twilight Song2020年導演克里斯多夫·諾蘭(Christopher Nolan)《天能》開門見山的首發台詞即是:「我們生活在暮光之界---We all live in a twilight world」。導演以「暮光」同時象徵了時間與黑暗,但是「Twilight」一詞卻喚起影迷影癡猜想,大抵是諾蘭在《天能》中用文字遊戲來揶揄飾演救援者尼爾Neil,因《暮光之城》系列(Twilight Saga)在影壇爆棚,享譽全球的羅伯派汀森(Robert Pattinson!

 

1986年次,全名羅伯·道格拉斯·湯瑪士·派汀森(Robert Douglas Thomas Pattinson),父親為古董車商,母親任職於模特兒經紀公司,上有兩位姊姊,在12歲時便以本名羅伯·派汀森(Robert Thomas Pattinson)擔任時裝模特兒。他曾抱怨過當時自己趕流行走中性打扮,但是下頜輪廓分明、高挺鼻樑稍有歪斜的剛陽味外表,使其接案量停滯不前。


羅伯·派汀森銀幕處女作為2004年改編自北歐史詩《尼貝龍根之歌》Nibelungenlied的電視電影《黑暗王朝:魔域屠龍》Ring of the Nibelungs中的年輕版勃艮第國王Giselher。爾後,在《浮華新世界》戲份全數刪減,又遭英國皇家宮廷劇院無預警解僱後,羅伯·派汀森一度認為自己演藝生涯失敗,準備「啟動玩樂團後備計劃」。而在2005年在《哈利波特:火盃的考驗》中飾演三巫鬥法大賽的鬥士之一西追·迪哥里,雖然戲分不多且葬身在佛地魔手中,其矚目度也不如其他同劇演員來得高,但是俊美憂鬱、能文能武、以及優雅的倫敦腔調,被《時代雜誌》喻為「英國明日之星」。在《哈利波特:火盃的考驗》開場魁地奇世界盃一景,初次與巫師粉絲團見面的橋段,妙麗與金妮相互使了個俏皮的暗號,榮恩不用分說又翻了一次大白眼,就足以表述羅伯·派汀森的帥氣破表,魅力無限。

 

改編自史蒂芬妮·梅爾的小說《暮光之城》,羅伯派汀森從約五千位試鏡者脫穎而出,飾演擁有老成靈魂,卻行動迅速、琴棋書畫樣樣通、青春永駐的吸血鬼愛德華·庫倫。2008年聖誕檔期《暮光之城:無懼的愛》全球上映後,羅伯派汀森旋風式獲選為《時人雜誌》2008年全球最性感男士之一、《娛樂周刊》2008年最佳表現藝人、《滾石雜誌》2008年爆紅男演員以及《LA時代雜誌》2008年最突破明星等等殊榮。雖然在公開訪談中,羅伯派汀森不時戲謔他自己 「完全搞不懂《暮光之城》的世界觀」,也因為是正港英國倫敦出生,對美式棒球一竅不通,因此拍攝《暮光之城:無懼的愛》庫倫家族棒球比賽橋段時,在片場鬧出不少笑話。

 

隨著《暮光之城》系列全球大吸金,話題破表,雖然電影系列評價褒貶不一,但是羅伯·派汀森的舉手投足、一顰一笑,時而憂鬱神秘、時而口無遮攔,與清麗迷人的「暮光女」克莉絲汀·史都華在戲中微妙的合作默契延燒到戲外的天作之合,牽動全球影迷們亦步亦趨、狗仔兒們的緊追不捨、編導們的爭相合作。他在迷妹粉絲們尖叫分貝超標的紅毯首映會,總是神色自若,輕鬆幽默地與採訪者開玩笑,但是極度重視個人隱私的羅伯·派汀森,始終不願高調大談特談戀情生活,直到2009年八月小報狗仔一瞥金童玉女在Kings of Leon溫哥華演唱會座席上卿卿我我,又在巴西拍攝《暮光之城:破曉》時在里約熱內盧沙灘上激吻,驚聲尖叫的粉絲團們還結合才子佳人,取了個Robsten的暱稱,八卦報導銷售一飛沖天。

 

自幼學琴玩吉他的羅伯·派汀森,在《暮光之城:無懼的愛》原聲帶中甚至參與了《Never Think》與《Let Me Sign》的創作,《時人雜誌》201111月號還發行了《暮光之城》特刊,整整80頁從Robsten的拍攝劇照、人物報導、幕後花絮、劇組八卦、時尚穿搭等等鉅細彌遺,周邊商品大熱賣,《暮光之城》電影五部曲系列全球票房累計超過26億美元。羅伯·派汀森戲中閃閃發光、脣紅齒白,具有超能力,戲外才華洋溢、造型帥氣,加諸穩重優雅的英國紳士氣質,20092012年,《浮華世界》與《Glamour》雜誌總評羅伯·派汀森為「全球最性感男士」、20102012年,《GQ》及《Glamour》雜誌同時盛讚「年度最佳衣著男士」,BBC電台一連頒發2010「年度最佳衣著」及「年度最佳演員」獎項與羅伯·派汀森,如日中天的英倫才子,其俊俏挺拔、惟妙惟肖的蠟像甚至常設於倫敦和紐約市杜莎夫人蠟像館。

 

緊隨《暮光之城》的最終章,克莉絲汀·史都華在20127月首次正式公開承認跟羅伯·派汀森的情侶關係後不久,旋即被《Us Weekly》雜誌與《赫芬頓郵報》刊登了她與《白雪公主與獵人》導演Rupert Sanders的私情報導。即使當下克莉絲汀·史都華於《時人》雜誌向羅伯發表了公開道歉,但是極度沈默的羅伯·派汀森一直到20128月在美國《Life & Style Weekly》與英國《衛報》報導中,才稍稍提及原本打算向「暮光女」求婚的計畫已經中止,但是心碎的羅伯·派汀森只想迴避無謂的爭吵,「總覺得有人逼我搭上了失速列車」(I feel like someone has put me on a runway train)。

 

Robsten風暴橫掃兩年後,2014年羅伯·派汀森與牙買加裔英籍電子Hip-Hop歌手FKA Twigs約會交往,20154月,《時人》雜誌證實小倆口訂婚的消息。FKA Twigs總是在紅毯首映上大方支持帥氣男友,但是二人因緊湊的表演合約,聚少離多,以及金錢觀等而導致關係陷入長期僵持狀態,最終於201710月二人解除婚約,低調分手。FKA Twigs 2021 1月在音樂週報《NME》談及了與《倫敦晚間標準報》評點「2013年倫敦最具影響力」的羅伯·派汀森交往期間,她備受網路論壇上極度惡毒的種族主義和性別歧視霸凌。雖然羅伯·派汀森閃電式求婚,保守作風的家人一直不喜歡FKA Twigs,認為女方大膽、前衛、妖嬈的舞台表演風格與高調評論時事的作風「並不適合羅伯」。

 

二度解除婚約的羅伯·派汀森,情場並不志得意滿,但是塞翁失馬,焉知非福,除了2008年飾演西班牙超現實主義大師達利與2011年《大象的眼淚中》深情款款的馬戲班子外,2012年是英俊小生解除偶像負荷,探索多變戲路的大紀元:他是周旋在烏瑪舒曼、克莉絲汀史考特湯瑪士與克莉絲丁娜瑞奇的《色慾花美男》,大衛柯能堡《夢遊大都會》中冰冷無情的億萬富豪,也是反烏托邦主義The Rover中不諳世故的美國南方青年。2014年再度與大衛柯能堡合作的《寂寞星圖》,羅伯·派汀森飾演志不得意的泊車小弟,為了在好萊塢成名,甚至與茱莉安摩爾飾演的過氣女星搞了不倫戀情。羅伯派汀森在戲中開玩笑說他若要星運亨通,他應早早加入洛杉磯權大勢大的山達基教派。有趣在於,羅伯派丁森於《暮光之城》系列大鳴大噪以前,的確因乏人問津而一度想退出演藝圈。爾後真如願以償,卻又與自身低調行事的作風格格格不入,兩段無疾而終且狗仔不斷騷擾的戀情皆以悲劇黯然劃下句點,羅伯·派汀森在《君子雜誌》Esquire 20149月號接受專訪時,直說自己一度患有焦慮症,必須在走紅毯前服用鎮靜藥物贊安諾Xanax,結果在《暮光之城:破曉2》那次受訪前稍微過量,還被不安好心的媒體批為「藥物濫用者」。大明星的光環象徵著美國夢,看似人脈廣闊,實則在一封閉的生活圈中迷失了自我而原本手中緊握的追星索引地圖,卻指向孤寂與瘋狂的煉獄大門。

 

文質彬彬,謙和有禮的涵養倒是羅伯·派汀森在五光十色的演藝圈子中站穩步調,逐步踏實的星路旅程。與大導Werner Herzog和影后妮可基嫚在半傳記式電影《燦爛女王:沙漠年代》攜手合作,飾演年輕版的阿拉伯的勞倫斯,《獨立報》評點「稍稍凸顯了彼得·奧圖的影子,他所詮釋的阿拉伯勞倫斯是個口齒尖銳的譏諷人物,能夠看穿他人的偽裝」。羅伯·派汀森與《失控》導演安東·寇班執導的《叛逆年代》中飾演《生活》雜誌的攝影師,涉及與演員詹姆斯·狄恩的堅定友誼。2015年末,於Brady Corbet銀幕處女作《一個領袖的童年》,羅伯·派汀森於電影中飾演雙重角色,為一戰時期的德國記者查爾斯·麥卡(Charles Marker)的成年人版本,因「優雅且優秀」的演技倍獲《衛報》影評肯定。

 

2016年,羅伯·派汀森於改編自詹姆士·葛雷的同名小說《失落之城》中飾演英國探險家亨利·海斯廷(Henry Costin)下士。他為了此留著一把大鬍子,他的角色獲得無數影評人的讚譽,他的演出「令人印象深刻,微妙而精彩」。

 

2017年,羅伯·派汀森在薩夫迪兄弟Benny & Josh Safdie驚悚片《失速夜狂奔》中飾演銀行劫匪,他稱此角色為「紐約皇后區認知障礙的精神病患者」。該片於坎城影展競賽中首映,而他的表現獲得評論家的一致讚揚。《綜藝雜誌》稱其失速且失落的角色為此片增強的張力,絕對為「事業高峰期」;而《好萊塢記者報》的影評人大衛·魯尼(David Rooney)將羅伯·派汀森與艾爾·帕西諾的《熱天午後》中的冷血搶匪相比較,盛讚羅伯·派汀森的演技大爆發,絕對是「出色之作」。

 

2018年,Zellner兄弟執導的西部喜劇Damsel,羅伯·派汀森與《寂寞星圖》的拍檔蜜雅·娃絲柯思卡再度合作,飾演一位癡心絕對的西部牛仔;在法國導演克萊兒丹尼斯的科幻電影《黑洞迷情》High Life中,飾演孤絕卻永不放棄的執勤太空人;與強尼戴普對手的Waiting for the Barbarians,又是英俊挺拔的年輕軍官。羅伯·派汀森毫不在意票房成績,只在意是否有挑戰性的角色、與Art House導演合作,令2018威尼斯影帝威廉達佛大感驚訝。因拍攝《燈塔》飾演守門人而羅伯·派汀森相知相惜,於《訪談》雜誌Interview 2018年十一月號中,威廉達佛直指羅伯派汀森根本沒排練就直接上戲,還不停抱怨「拍藝術片就是沒人愛」,怎知這位口無遮攔的英俊小生居然直言不諱:

 

我的確挺嗨的。我內心有一個小惡魔不停在我耳邊私語:「來一點駭人聽聞的‥.反正你只在這兒呆個幾分鐘,說些可怕的話來玩玩」。我從中得到了一種反常的快樂‥但我大概已經害我的公關心藏病發作無數次了」。

 

羅伯·派汀森繼續說道:在我完成的每一部電影中,我都有一種強迫症,那就是在第一天就告訴導演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我不認為我是一名專業演員,準備好了一套模式,就可以隨心所欲演繹這個劇本。我的意思是,拍片就如同下海,我只祈禱自己不會淹死,然後當我意識到何其有幸運還沒溺斃時,我能邊學邊游」。


大抵就是與俊美憂鬱外型有著極大反差的直爽幽默個性,羅伯·派汀森擔任迪奧男裝與香水代言人的自信優雅,以及持續挑戰全然不同職種的多變角色,就是這位倫敦紳士持續魅力滿點的秘密武器。2019年與The Rover導演David Michôd再度合作,「甜茶」提摩西夏勒梅(Timothée Chalamet)飾演年輕卻肩負重責大任的《國王》,羅伯·派汀森則是陰險狡詐的篡位者,這與2020年和「蜘蛛弟」湯姆荷蘭在安東尼奧·坎波斯Antonio Campos的犯罪驚悚電影《神棄之地》The Devil All the Time中那邪惡冷漠的邪教牧師,稜角分明卻出其不意的黑暗面,更令觀者不寒而慄。但是現實生活中,羅伯·派汀森的初戀不是暮光女,而是Final Fantasy中的二次元角色,但又是個不折不扣的IT智缺:喜歡HBO《冰與火之歌:權力遊戲》的他卻不知使用預錄功能,所以只好每週日排開所有邀約,宅在家裡看直播。

 

抱怨哭夭無數次「拍藝術片就是沒人愛」或是「這回再不賣座,我就下海去拍情色片,但是要Art House那種」的whining baby2020年導演克里斯多夫·諾蘭Christopher Nolan天能》那位身懷絕技、義不容辭的救援者尼爾Neil,讓影迷影癡們又見證了羅伯·派汀森正義、無畏、聰慧的英雄形象,觀眾們在「主角探員」的淚眼裡,見證了人性邪惡的本質與友情的無限溫暖。在沙漠告別一橋段,那天真無悔的招牌笑容,得知羅伯·派汀森入選《時代雜誌》與《富比士》「世界百大名人權力榜」中,卻低調於重症兒、孤兒與弱勢兒的慈善事業不遺餘力,擔任GO運動的第一任大使爾後又加入國際醫療組織「國際醫療隊」,又掀起影評影迷們的讚譽有加。

 

2022年引領全球媒體觀眾高度關注,Matt Reeves執導的《蝙蝠俠》The Batman,取自《蝙蝠俠:元年》的敘事線,將執勤高譚市第二年,洞察力過人、年輕失怙的布魯斯韋恩的憤怒、絕望、焦慮、不解,與羅伯·派汀森刻意模仿影帝威廉達佛《燈塔》那低沈孤絕的聲線巧妙結合,加諸黑髮凌亂、憂鬱哀傷、虛無飄渺卻氣勢壓制全場的人高馬大,蝙蝠面罩下的深情無以言喻,宛如吸血鬼的冷峻驚鴻一瞥,性感的嘴角掩藏不住深情款款,卻在與謎語人對峙下嘶吼宛如金剛狼,令原本DC宇宙重複開拍的老英雄改頭換面。高譚市因氣爆而水患一景,《蝙蝠俠》高舉嫣紅信號彈,引領眾人涉水脫困,畫面以蝙蝠俠拖曳的三角線為延伸,意諭宛如舊約聖經中摩西分離紅海,直達應許之地。《蝙蝠俠》布魯斯韋恩與羅伯·派汀森戲外的慈善之舉,甚或是《暮光之城》系列中無所不能,可單手擋車,也可以安靜卻熾烈的凝視著,默默著、保護著,為了所愛不顧一切,相互呼應。

 

羅伯·派汀森與飾演貓女的Zoë Kravitz是多年好友,日前在接受影片宣傳的訪談中,強調傑克·尼克遜是他戲劇表演上的標竿,希望自己也能成為全方位演技派演員,而非靠著俊俏臉龐而僅僅擄獲少女觀眾的世代偶像:

 

但是,如果你製作的東西非常個人化、具體化和與眾不同,那麼即使僅僅只剩一位觀眾說:「我真的很喜歡這部電影」,也會在更深的層次上與之產生無形的聯繫。這比大同小異的盛讚:「你的賣作電影真好看」來得更真切」。

 

但是話鋒一轉,當記者問及羅伯·派汀森「是否知道自己連年獲選為全球最性感男人的殊榮」後,他居然嘻嘻哈哈地無厘頭蹦出:

我早知道了,因為那是事實嘛!

Well I know, because it’s a fact!

 

他是魔法師、吸血鬼、名畫家、勞倫斯、探險者、攝影師、年輕軍官、馬戲班子、泊車小弟、西部牛仔、持槍搶匪、邪惡牧師、太空人、守門員、篡位者、救援隊、蝙蝠俠‥..他亦正亦邪,卻又深情性感,悠遊於商業與獨立製片,游刃有餘....

羅伯·派汀森的魅力風暴,仍會持續橫掃全球,就如同2020年導演諾蘭Christopher Nolan在《天能》開門見山的首發台詞:「我們生活在暮光之界---We all live in a twilight world----我們都受惠於羅伯·派汀森那充滿機智幽默,卻不失溫暖的閃耀星光。 


參考連結:

https://www.nme.com/news/music/fka-twigs-opens-up-on-horrific-racial-abuse-she-faced-while-dating-robert-pattinson-2865154

 

https://www.esquire.com/uk/culture/film/news/a6735/robert-pattinson-interview-esquire-cover-star/

 

https://www.interviewmagazine.com/film/high-life-star-robert-pattinson-tells-willem-dafoe-what-hes-terrified-of


感謝關鍵評論網影劇版2022/03/11刊登: 從「花美吸血鬼」到「硬派蝙蝠俠」,活在暮光世界的羅伯派汀森有什麼獨特魅力?

關鍵評論網電子報2022/03/11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163863/fullpage


SHARE:

沒有留言

Blogger Template Created by pipdig